首页

文化

台湾同性恋合法!这算是台湾法院“最有勇气”的一次跨越...

大家好我是窗窗。

先跟大家说一则最近的消息:

前几天,台湾行政院同婚专法草案正式出炉,

草案名称为“司法院释字第748号解释施行法”,

看起来,这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司法解释,

可它的内容,却让中国数千万的同性恋人群,看到了希望,因为——

同性恋在台湾合法了!

其实台湾在很早之前就已经确定同性恋合法了。

2017年5月24日经大法官释宪第748号,宣告同性婚姻合法化,且须在2年内完成修法或制定法令,只是一直都不知道具体的制定草案的提出时间。

而就在2月20日,晚间政院版专法草案终于尘埃落定,

为了避开有关于同性恋的一些敏感的词汇,

本草案被更名为《司法院释字第748号解释施行法》,

同性伴侣将可准用《民法》婚姻章规定结婚,

另可继承财产并继亲收养,其他法律有关夫妻、配偶的权利义务也可一并准用。条

文明定,此法自2019年5月24日施行。

说起来,台湾省关于同性恋是否合法的问题历年来一直都在被争论,

早在1985年,台湾省就将同性性行为免罪。

然而在1986年,台湾第一位公开出柜的同性恋者祁家威在申请和伴侣请求结婚遭拒。

随后,他向立法院请愿,得到的答复是:

“同性恋者为少数之变态,纯为满足情欲者,违背社会善良风俗”。

祁家威曾说:“我相信这是上帝的旨意,让我爱其所爱,虽然他的名字叫男人。”

在一次接受采访“为何有结婚念头”时,

他说:因为和对方吵架要离婚,结果被怼回一句“那你得先证明我们有结婚”。

因为这句话,祁家威走上了争取同婚的漫漫长路。

事实上,这33年来,一直在争取同婚的,不仅仅只有祁家威。

1994年,台湾宜兰两名女中学生相约在宾馆烧炭自杀。

用自己的生命,给社会上了一课!

1996年,台北福华饭店,

男同志作家许佑生与乌拉圭籍的葛瑞公开举行台湾首场同性婚礼。

1997年6月29日,台北公园,同性恋者带着面具跳舞。

当时同性恋上街参加小型抗议,大多会戴上面具。

2000年,台湾屏东15岁的初中生叶永志上厕所时被发现倒卧在血泊中,最后不治身亡。

尸检时,法务部认定他是后脑撞击地面致颅内出血。

叶永志母亲说,叶永志从小因“太女性化”经常遭到同学霸凌,

甚至曾被强行脱裤子“验明正身”。

而为记录叶永志事件并探讨性别教育的意义,

台湾教育部2007年拍摄纪录片《玫瑰少年》。

片中,陈君汝告诉校园中受到霸凌的孩子们,

“要勇敢,要做自己,不要害怕,要迎着太阳的曙光去争取自己的权益。”

但这并不是简单的校园霸凌事件而已。

2003年11月1日,大约300名同性恋者戴面罩走在台北街头。

这是中国第一场同性恋游行。

这一年,距同婚合法,还差16年。

2006年,民进党立委萧美琴提出《同性婚姻法》草案,遭到立委联署反对。

不过好在事情总有转机出现。

自此之后,明星等公众人物逐渐加入争取同婚权的抗争中。

2007年10月13日,张惠妹在游行中演唱。

2006年3月6日,导演李安凭靠电影《断背山》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

越多人出柜,柜子就越不容易存在。”这是蔡康永出柜时讲的一句话。

2001年,在一档节目的录制过程中,李敖突然问“蔡康永,你是不是gay?”

蔡笑着说:“对啊,你要介绍人给我认识吗?”,就此正式宣布出柜。

此后的十四年中,蔡康永几乎成为了娱乐圈中的“出柜导师”。

没人知道的是,从1994年与男友在京都大雪中相恋到如今在节目中提及过往仍会潸然泪下,拥有同性恋和明星双重身份的他在二十年里经历了怎样的黑暗和折磨。

他说,

“我们总得给那些爸爸妈妈看,你出了柜不会死掉。不是每一个出柜的人,都被社会逼到阴暗的角落去,最后没有路可以走。”

同年9月,时任台北市长的马英九在同性恋游行上挥手示意。

2012年,一场以“革命婚姻、婚姻平权、伴侣多元”为主题的游行示威举行。

2012年8月11日,释昭慧法师在桃园县观音乡弘誓学院为两位女居士主持婚礼,这是台湾首个佛化同志婚礼。

2014年,台湾法院首次排定审查婚姻平权草案。

这是台湾史上首次审议婚姻平权法案。但最后会议没有具体结论。

每一个人都在争取,争取这场战斗的胜利。

游行示威中,伴侣盟排出“婚姻平权”四字,呼吁社会正视婚姻平权草案。

2016年10月,身为同志的台大法籍讲师毕安生坠楼过世。

各界再次关注同志婚姻权益。

毕安生曾在《刺客聂隐娘》电影中饰演“空空儿”一角。

他与曾敬超相伴35年后,却因台湾未保障婚姻平等,

在曾敬超去世后失去房屋产权,无依无靠。

2016年,第14届台湾同志游行,超过8万2千人参加,创历史新高。

2017年3月24日,同婚“释宪”申请案开庭。

2017年5月24日,台湾地区法官“释宪”宣布禁止同性结婚“违反宪法”。

台湾成为亚洲第一个同婚合法地区。

24日当天,集结在司法院大门数十名反同婚团体成员听到消息后无法接受,

有人哽咽哭泣。

对于同性恋,或许有很多人(包括窗窗)都有些许不适,

但想起蔡依林的一首歌,歌词是这样的:

是什么样,就怎么办
非一般,又怎么样
还不是照样,寻找最爱是谁的答案
庸俗地海枯石烂,世俗又凭什么为难

在大众的认知里,性取向不是异性恋就是同性恋。

但实际上,性取向并不止这两种。

虽然生理性别是天生无法更改的,但心理性别却不是一定的。

与大众眼里的主流性向不同,这不是病,更不是心理变态。

根据权威性学专家金赛的研究,人类的性取向实际上是一个连续的谱系。

谱系分为左右两级:

最左是100%同性恋,只对同性产生性欲望;

最右是100%异性恋,只对异性产生性欲望;

中间是100%的双性恋,对同性和异性都能让其产生性欲望,且强烈程度完全相同。

人群在上述三个位置的人数非常少,也就是绝对的异性恋、同性恋和双性恋并不是主流。

大部分人的实情是,即爱同性也爱异性,只是所占比例不同。

我们熟悉的明星张国荣,就曾向女星毛舜筠求婚被拒,与同性恋人唐鹤德相依相守;

国内知名作家王小波的遗孀,性学家李银河教授,和跨性别爱人大侠相爱十几年;

少数≠不正常,即使不是大众眼里的主流性向,

依然是可以拥有幸福的人生,亲密关系的权利;

或许,

爱情是种自然而然发生的情感,就像有人喜欢红色,你喜欢蓝色,仅此而已。

而一个人的性取向通常也是很难被改变的。

一个异性恋并不能被“掰弯”,只能说原本就具备两种性取向的倾向,而是在异性感情遭受挫折时,或者缺乏异性交往条件时,才投入到同性情感中的。

同样道理,同性恋也不可能通过所谓的治疗被“掰直”。

所以,无论是何种性别喜欢哪种性别的人,都应该得到祝福。

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咪蒙被注销账号时,有人说这是一个言论不自由的时代。

然而,这又是算得上是一个好时代:

人性自由。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