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关注】杨凡天:商品现货市场产品研发、构建扼要

商品现货市场的交易产品、服务产品及其产品体系的研发和构建,是商品现货市场从理论到实践建设发展的基础性工程。这项工程,过于教条化地延习计划经济的理论与实践,不行;过于投机性地照搬市场经济的理论与实践,也不行。抱残守缺于传统商品批发市场、而生搬硬套电子商务,不行;“活灵活现”于商品期货市场、而“瞒天过海”电子交易,也不行。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什么能行呢?想来只有自己基于商品生产流通的基本规律,以及其产业与市场的实际需求,在新技术条件和新市场环境下,来发展出属于自己的、集传统与现代和集电子商务与电子交易于一身的商品现货市场。

要从理论与实践上建设发展这样的商品现货市场,以笔者愚见,至少要在其市场所服务的商品生产流通的体系化需求上下功夫;要在包括商品在内的价值生产流通的需求上下功夫。而这样的产品体系化及其市场服务,不仅包括交易产品、服务产品的研发,更包括商品现货市场的产品体系的构建。

文 | 杨凡天 凡天学苑(ID:yztft63)

编辑 | 渤商

商品现货市场的产品体系化需求

商品现货市场要比其期货市场,更加讲究产品的体系化建设与发展。其中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商品期货市场的标准化产品,是后置于市场产品体系化建设发展之后,而商品现货市场的差异化产品,则是前置于市场产品体系化建设发展之前。由此可以说,商品期货市场的标准化产品,要基于商品生产流通的体系化,而体系化则要基于商品现货市场产品体系的差异化。由此也可以说,商品现货市场的交易产品、服务产品的研发,以及其产品体系的构建,要比商品期货市场的诸多产品,更接商品生产流通领域及其实体企业、产业的地气,以及更符合实体经济建设发展需求的实际。因此也可以说,商品现货市场的产品及其体系的研发、构建,更加复杂、丰富而宏伟。

比如,在笔者草拟的商品现货市场产品体系中,就构建出五大主干体系——如基础产品体系、订单与仓单体系、货物权凭证体系、评价奖励体系和运营体系等。并基于这五大主干体系,架构起如基础产品体系中的交易体系、交收体系、第三方运营及综合保障体系;如订单与仓单体系中的复合订单体系、单一订单体系等十多项重要分支体系。

在上述五大主干体系,十多项重要分支体系的商品现货市场的产品体系化构想、架构中,首先要基于不同的市场参与主体的市场产品需求,来给予研发和构建。这其中如主要倾向于交易或交收、以及二者兼济的市场参与主体的市场产品需求;如主要倾向于电子商务或电子交易、以及二者兼为的市场参与主体的市场产品需求;还如主要从事商品生产流通或贸易流通、以及二者兼通,抑或是主要从事采购或销售、以及二者兼营的市场参与主体的市场产品需求。而这些市场产品,不仅包括交易产品,还包括服务产品——当然,也包括其各自内在及相互关联的产品体系的研发和构建。

其次,是有关各类市场参与主体的市场需求的体系化构建,对其企业及产业、市场经营方向和方法等需求的满足。如不同市场参与主体对成本与利润的要求;如不同市场参与主体对高库存与低库存的把握;如不同市场参与主体对自身商品生产流通的预期价格与现实价格的判断;如不同市场参与主体对商品市场的价格发现与价格实现的侧重,以及其所追求的更丰富、更安全及更为灵活的市场套利机制的需求。如此等等,不仅构成了商品现货市场的交易产品、服务产品及其产品体系的多样性,也因此在满足了市场各参与主体的不同的市场需求的同时,给予了诸市场参与主体更为丰富的市场经营空间,并也因此达人利己或利己达人地做大、做强自身的商品现货市场,以及其企业和产业、行业。

商品现货市场的基础产品要更切合价值生产流通的需求

对于商品现货市场来讲,其所有的市场交易产品、服务产品,以及其产品体系的研发、构建,都应当积极、全面而直接地为商品价值的生产流通服务。在此前提或基础上,才是积极、全面而间接地为商品价值生产流通所需要的、如金融等其他第三方服务,提供市场便利和平台服务。

首先,从商品现货市场一直还陷入“类期货”泥淖来讲,商品现货市场——尤其是其中的大宗类现货市场,其所有交易产品、服务产品及其产品体系的研发及架构,都应当围绕商品价值的生产流通展开,并通过促进商品价值生产、有利商品价值交换和保障商品价值消费,来充分发挥、彰显商品现货市场巨大、真实的价格实现功能。在此之中,商品现货市场对商品生产流通中的生产领域的促进作用,是其市场诸功能、诸产品研发及其体系架构的首要任务;商品现货市场对商品生产流通中的交换领域的有利作用,无疑是其市场的“本职”工作;对于商品现货市场对消费领域的作用而言,基本点就是发挥商品现货市场,自商品批发市场传承以来的、商品基础价格形成和实现的重要市场职能。

因此,对于商品现货市场来讲,避免被诸多市场参与者、或诸如政策监管者和市场投资交易者冠以“类期货”,就必须从商品的价值生产流通,以及基于服务这个商品价值生产流通,所建立起来的一系列商品价格实现机制,来保证自身市场姓“现”、不姓“期”,以及姓“商”、不姓“资”或不姓“金”。而这样的市场机制,以及商品现货市场的“行不改名、坐不改姓”,都落在了商品现货市场从交易产品、到服务产品,以及其产品体系的研发及构建上。而这,也恰恰是商品现货市场自身产品研发团队、部门,以及涉及这一市场的服务机构,所必须精练及擅长的基本技能及职责所在。

其次,从商品现货市场长期就掉入“类证券”泥潭来讲,现货市场——尤其是其中的权益类现货市场,其所有交易产品、服务产品及其产品体系的研发及架构,除了都应当围绕商品价值的生产流动展开,并通过促进商品价值生产、有利商品价值交换和保障商品价值消费,来充分发挥、彰显商品现货市场巨大、真实的价格实现功能之外,还应当使自身的市场,成为资本权益直接转换成为商品权益,以及商品权益间接转换成为资本权益的市场转换器——甚至是商品价值与资本价值的价值转换中枢。在此之中,最值得商品现货市场产品研发者,以及其产品体系的架构者注意的,是商品现货市场的诸资本投入——包括其投资、投机,都要有利于商品生产流通,并在有利于商品生产流通的前提或基础上,有利于资本的投资回报——包括基于大宗类商品生产流通的、以不变资本投入为主的投资回报,和基于权益类商品生产流通的、以可变资本投入为主的投资回报。

也正是因为如此,商品现货市场的产品研发及产品体系的架构团队,要从理论上对商品价值流动与资本价值流通的异同,有一个最为基本的理论认识与实践把握。其次,再从政策领域、法律领域等行业及市场、社会领域,去厘清、厘定商品现货市场自身的诸多产品属性,以及其产品体系架构、市场机制建立的合规性和合法性。从而,从系统上避免、防止商品现货市场,长期以来一再地“误入”诸如“类证券”的歧途,而不断地受到“标准化”的、主要服务于证券和金融领域的政策与行政部门的市场监管,而非归口于主要服务于不同产业或行业领域的政策与行政部门的、“差异化”的市场监管。

第三,从商品现货市场至今都跌入“类金融”陷阱来讲,包括大宗类、权益类在内的现货市场,其所有交易产品、服务产品及其产品体系的研发及架构,除了都应当围绕商品价值的生产流动展开,并通过促进商品价值生产、有利商品价值交换和保障商品价值消费,来充分发挥、彰显商品现货市场巨大、真实的价格实现功能之外,还应当充分发挥自身的、第三方的市场服务功能或其平台功能,通过其市场的价格实现功能,以及一系列务实、配套的服务产品及相应的产品体系架构,来为同样属于第三方服务的金融机构等,提供其投资便利服务。

在此之中,最需要商品现货市场产品研发,以及其产品体系架构团队注意的,是面对具有很强、且极为广泛流动性的金融资产,在进入商品现货市场之时,能否利用商品现货市场从交易产品、到服务产品,以及其产品体系和市场机制的研发、构建,让这些流动性金融资产,能够从商品价值生产流通中找到自己投资的家;能够让商品价值生产流通的生产者,因此而从“知本家”、“实干家”成为“资本家”。并最终让商品现货市场所需要的、金融资产流动性的提供者,通过对商品价值生产流通的可变资本和不变资本——尤其是前者的投资,分享并获得其应得而可观的“资产性收入”——即投资利润。

版权说明:感谢原作者的辛苦创作,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