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生活大爆炸

手机搜狐

SOHU.COM

退伍季 | 北京密云火场“逆行者”泪别警营

当红花再次佩戴在胸前,当驼铃再次弥漫在警营,这一刻,他们知道,军旅生涯真的要结束了,多少次心里默默希望这一刻来得迟一些,再迟一些,泪水在眼眶直打转,转身,泪已滂沱。

营盘铁打,兵似流水。9月1日,对于密云消防支队的官兵来说,是个特殊的日子,红门锤炼,寒暑两载,13名火场“逆行者”将离开这个一起战斗的集体,那情,那景,串串记忆,火红滚烫的年华,随着笔尖,撩动着离别的情思。

指导员最后一次矫正我的军姿

8月30日,离脱下军装不到24小时,中队队列训练一如往常,队伍中,3名老兵格外显眼,步伐矫健整齐,但每一步都显得异常沉重。“刘旭,站直了”、“回到地方上,也不能忘了军姿,要堂堂正正,挺起胸膛做人”、“刘旭,注意下颌微收,两眼向前平视”、“以后的工作中,要脚踏实地,既不能目光短浅,也不能好高骛远”……面对指导员的严厉呵斥,老兵刘旭心照不宣,因为他知道自己早已不是那个队列出错的新兵蛋子,这是指导员的用心良苦,给我上离队前的最后一课,军旅第一粒纽扣,指导员系,军旅最后一粒纽扣,指导员也未缺席。“指导员,我走了,您还会记得我这个站不好军姿的兵吗?”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却道只是未到伤心处,欢送会上,刘旭不顾一切,抱着指导员留下眼泪。

一个人的中队之旅好好留住警营的美

一段岁月,如诗;一方热土,情深。再看一眼这不舍的中队,再戴一回这金黄的头盔,再摸一下这火红的肩章……还有我这无声的战友啊,此一别,再见就难了。夜深了,薛昌瑞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他说警营的每一个地方都要再走一遍,用心回忆在每一个地方的点点滴滴,要用自己的方式来表达对这“第二故乡”的眷恋之情,他去了车库、学习室、荣誉室…….亲吻了冲锋陷阵的战车、盔甲以作告别。 11时许,薛昌瑞又回到了通讯室,发现桌上的被子被压瘪了一些,他想军被要整整齐齐陪我一起坚守到最后一秒,开始了抠角、捏边……当他忙完这一切,他又想起了他的“徒弟”电话员,想把工作交接的仔细一点,再仔细一点,他扭头一看不禁苦笑,午夜的钟声都敲响了,“徒弟”早该进入了梦乡,眼中闪烁着军旅生涯的美,回忆着平日里和战友们摸爬滚打、欢声笑语的点点滴滴,他告诉自己:老兵们常说的当兵后悔两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可能就是这个心情吧。

让不轻

弹的泪在这一刻放肆一回

行李不多,但是一张车票、一张合影和一些零食却显得弥足珍贵,战友们给准备的“零嘴”,说回去的路太长,路上可以填一下肚子。马林圣告诉笔者,零食吃不下,只因太暖心。9月1日一大早,官兵们在早早地列队在营区门口,临行的官兵与中队官兵想拥送别,此时的空气似乎凝固了,透过摄像机的镜头,只有笔者看到老兵们的眼睛已经红了,但是他们强忍着没有哭,不想让退伍的战友再一次伤情。“班长,我退伍了,一定不要忘记经常和我联系”、“记得常回家看看”……几多嘱咐,几多叮嘱后,汽车缓缓启动,远去的身影渐渐模糊。“送战友,踏征程,默默无语两眼泪……”在来不及停止的熟悉旋律中,老兵们留下了眼泪,我的战友,让不轻弹的泪在这一刻放肆一回吧,让我们一起祝退伍老兵们:征途远方,岁月如歌。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