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重明卫

手机搜狐

SOHU.COM

善化棠坡清代民居——朱镕基家族旧居游记

前些日子去安沙镇访友从和平村经过时又关注到了这座雕梁画栋十分扎眼的门楼。遂决定进去探访一下。

从树立于107国道旁的牌楼进去,沿路行不过1.5公里即到了。善化棠坡清代民居由棠坡、恬园、朱氏宗祠三部分组成,主体建筑具有典型长沙地区传统民居的特色。

棠坡大屋由前厅、轿厅、戏台、正房、偏房、书屋、杂屋、储藏间组成,其卧室的防潮系统布置得井然有序,且当时在防火、防盗上尤为突出,它在清代民居的建筑史上体现了古代建筑专家的独特构思,也为后人对清代建筑的了解提供了实物见证。

资料展览室的这张老照片记载着这个大家族曾经不同寻常的荣耀与高光时刻。

而这个世系族谱图则记载着这个家族的繁衍传承脉络。史载: 长沙棠坡多福堂朱氏 明洪武二十四年(1391)夏,太祖立皇十八子楩为岷王,景泰元年,岷王薨于位,谥庄,是为岷庄王。其后历经变乱,传至八世孙小鲁,韬晦转徙,历宝庆、南陵,而定居长沙县东麻林市,既而迁省城。十三世祖玉堂公徙居东乡。十四世祖雨田、岳舲创业长沙。岳舲子荷生,讳访绪,其孙朱镕基,字长庚,曾任国务院总理。家谱始修于1924年,1995年续修。岷府派序:徽音膺彦誉,定斡企禋雍,崇理原谘访,宽镕喜贲从。增派:祈京犹愈叔,珮守则微墉,亮秦贞年宅,亨含契化秾。

在民居左侧的向阳山坡上安葬着这栋大宅的创建者--光禄大夫朱玉棠 。

怡园里有这是民居中少见的戏台。 这栋始建于清咸丰四年(1854年)的庄园原占地6000余平方米,建筑面积2400多平方米。当地老人对于这栋建筑曾经的恢宏大气至今仍咋舌不已。

朱玉棠之子朱昌琳善经商曾为清末湖南首富,大慈善家,著名的民族资本家。 清末时,棠坡恬园曾是湖南的“名人会所”,郭嵩焘、 陈宝箴、郭昆焘、龙汝霖、张笠臣、曹镜初等达官及文豪曾相邀来此品茶、赏花、游览。清同治十二年(1873年),清著名文学家吴南屏曾受邀到此做客,挥毫写就《棠坡恬园记》,盛赞叹棠坡恬园之美。展览室中展览有这些达官名流唱酬的诗文字画。

1938年,朱家将棠坡祖屋花园的部分改成家族学校,后又扩建为“时中学校”。棠坡恬园原前的清代建筑已于上世纪60年代拆除。据善谈的守园老人介绍。我们目前所看到的建筑其实都是后来新建的。真正的民居老物除了左侧的一溜青石封火墙。仅剩一口锈迹斑驳的百年老井 。讲述着他曾经的烟雨沧桑,繁华往事。

而我们今天还有幸能参观到棠坡怡园。追溯一个家族在长沙历史中的繁华往事。全赖于朱氏族谱中的那句:“岳舲创业长沙。岳舲子荷生,讳访绪,其孙朱镕基,字长庚,曾任国务院总理”。 据乡民讲,棠坡清代民居复原始于偶然。起初是某旅游开发公司提出的构想,后来因无利可图还是其他原因中途而废不了了之。之后才由地方政府接管完成善后。如今却歪打正着成了带动本地乡村旅游的一处知名景点。 参观棠坡清代民居目前不收门票,也不对外正示开放。据守园老者讲:虽然朱镕基总理只在这里度过了童年,整个园区文字图片也谨遵其嘱,对其生平不着一字。但慕其名而来掠奇参观者仍是络绎不绝。其中外地游客中以北京,上海两地为最多。通总都是旅游大巴整车整车的组团而来。原因不言自明。质朴的人民就是用这样的方式表达着一份对前国家总理由衷的崇敬与关爱。 乡人健谈:我忍不住问了两个风闻多年的问题进行求证:“ 朱家的祖坟真的被盗过吗”?朱家祖坟被盗10多年我就听乡邻讲过。说是朱镕基当总理不久曾有着迷彩服全副武装的一队不速之客来棠坡盗了朱家祖坟。言之凿凿不由不信。老者讲盗墓之事确实有,当时简直是明火执仗是进行的,周围居民有夜里打麻将的全被堵在家里,来人买了好吃好喝招待,用枪逼着就是不准出去。所幸的事,当时的朱玉棠墓(现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因为失于保护周围建有牛棚,墓地被喂牛的草料覆盖掩埋未被发现躲过一劫。来人错将宅子后面一座大坟给炸了。那是朱家祖上一未出嫁的姑娘的坟,叫“四姑娘墓”。这个案子后来不了了之未闻有续。 第二个问题其实是乡民的揣测:风传因为祖坟被盗愧对先人,朱镕基总理拒回棠坡是不是真的? 乡邻却给出了另外一套说法。称朱总理当年被打为右派时曾回棠坡探亲。族兄怕被连累拒绝收留,被迫含泪连夜离开棠坡从此发誓再不回来。据称后来在外做官后其族兄曾求见过七八次,一次也未成功,其他乡邻族人却都得过接见。看守宅院的老人讲:自文革中那次后,朱镕基总理确实再未回过老家。整个旧居也不允许打他的牌子造势。家里的人只有儿子前年带着孩子回来过一次,称是为寻奶奶的坟。此外就是朱总理昔日的工作人员(疑为秘书)曾以私人身份来参观访问。因为他听到来客下车后在宅前打电话称:“我在您老家故居参观”。 郑重声明: 以上文字图片系本人实地拍摄访谈。仅代表本人游历感想与友人分享。未经本人同意谢绝转载传播。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