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娱乐 宫主大人2

手机搜狐

SOHU.COM

周立波妻子发文:我们无欲无求我们唯有心碎

搜狐娱乐讯北京时间1月27日,在周立波经历“美国被捕”事件后,其妻子胡洁在微博发布长文“我们是谁”,讲述了自己与周立波去西印度群岛中的一个小岛上居住经历以及感悟,还谈到自己曾经被恶意诽谤一事,称“我们学会永远不被哪一方的言论影响,也学习着以愈加宽容和开放的心态面对一切。”文风十分清新。

 全文如下:

我们是谁

2016年年初,我和先生去西印度群岛中的一个小岛上居住。

为什么是居住,而不是旅行?因为我们在这个近乎与世隔绝的岛屿上停留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

其实,更严谨的说辞是旅居。

旅居是我们喜欢的方式。在这个移动媒体盛行的时代,我们也以移动的方式生活着。在小岛上我们自休自足,无欲无求,几乎完全遵从着祖先定义的自然节奏——饥吃困眠。

先生除了每天陪我在海边散步,却从来不忘记每天例行的健身。出汗,不断地出汗,是他抵抗时间的手段,更是消解疲倦,激活创意的方式。

看着先生的背影,我常常有瞬间的恍惚:那个可以在万人体育场的舞台上纵横捭阖的男人,那个可以连续24小时承受演播室灯火炙烤的男人,是我眼前的这个男人吗?那个舞台,我只是登上去数分钟,就已经被惊到晕眩,甚至颤抖;那个演播室,灯光虽然光彩炫目,但连续经受它的照耀,简直就会被它烧掉!而先生却能掌控这一切,忍耐这一切,坚守这一切,将自己对艺术的追求带到人迹罕至的非常地带。

这个地带,真得形同孤岛。在世界的尽头,在思想的尽头,提供我们一个相对独立的空间,一起去面对那些无比重要,却从未顾及的终极命题。

我是谁?我们是谁?

这个问题由许多人提出,提问的地点也颇具意味。现代派画家高更在远离现代文明的塔希提岛上自问“我从哪里来?我是谁?我要到哪里去?”并创作了一幅同名绘画作品,奠定了他在绘画史上的地位,更引起人们对这一问题的无限思索。

提问者,回答者,在这个问题中间勇敢穿行之后,仿若都肩荷着伟大的疲倦。在这个时代保持独立的行为与安静的思考,是奢侈的。因为我与先生,已然在红尘中突兀太久。

上世纪90年代末,我走上自主创业道路,成为改革开放后第一代温州女商人。

当我们与财富、胜利、婚姻并行或博弈的时代,是中国的商业文明逐渐发育,传统文化趋于没落的时代。按照上个世纪的标准,我们也许算不上完美版本的好孩子,但我们努力在一个没有秩序的世界里制造着规则,在一个应该奋斗的年龄将血与汗倾力奉献。

作为经历过沦落的天才,先生需要理性的支持;作为婚姻失败的女性,我需要情感的抚慰。两个有故事的成年人实现了勇敢的跨界:跨越对婚姻的畏惧;跨越对金钱的质疑;跨越对未来的犹豫。十年相守,灵魂联袂,从此再无命运的轻慢与调侃。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