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科技 宫主大人2

手机搜狐

SOHU.COM

决定专车们生死的这两周 背后暗流涌动

搜狐科技文/崔鹏

10月8日下午,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四个城市公布了关于网约车经营服务管理的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一直到14日都“敞开听取社会各界意见”。几天后天津、杭州、重庆和苏州等城市也开始跟进,本来趋于平静的网约车市场又掀起了不小波澜。

在各地方的细则中,大多对平台、司机、车牌和车辆配置等提出了不同要求,尤其是北京上海等地区限制车主户口和车牌的规定,更是引发各方巨大争论。

在本轮北上广深新规向社会征求意见的时间窗口关闭之时,搜狐科技采访了多位政府官员、专家学者和网约车从业公司,为您还原这接近两周时间内的各方态度、背后故事和博弈。

合并了对手 却没搞定战争

8月1日滴滴吃下Uber中国之后,滴滴是否会垄断出行市场的担忧开始出现,滴滴也一直在忙于整合消化Uber中国区的团队、继续扩充出行业务。

随之而来的各地方网约车征求意见稿终结了滴滴垄断的话题,甚至神州和易到的内部人员也私下向搜狐科技表示,新政策对滴滴打击很大,“到底谁赢还不好说,有的投资人要哭了”。

随后反对声音愈来愈大,对滴滴限制最严重的驾驶员本地户籍、本地车牌、排量和轴距等要求,都成为了各路专家批判的核心问题。

周其仁放话称“这次地方出台了这么多法规,看来魔鬼还是不少,都在细节之中;很多城市市长都不是本地户口,为什么要求网约车是呢?” 。张维迎则更直接的把北京、上海和深圳三地的征求意见稿称作“和中央对抗”。

持不同意见的声音也有。公开资料显示,北京平均月薪高于四千元的白领中,只有银行业是京籍人口高于非京籍人口,其他19个行业都是非京籍人口高于京籍人口。所以简单地将新政弊端归结于户籍歧视并不公允。

神州专车CEO陆正耀认为,这并非很多舆论上说的“地方对抗中央”,而是中央这套政策在7月28日出台的时候,就已经设计好了顶层部分,所以各地方细则出台后,都差不太多,网约车和出租车纳入同样的管理体系很正常。

上海市金融与法律研究院助理院长聂日明认为,网约车限牌照和户籍的规定有可取之处,但反对的声音不能仅集中于征求意见稿本身,而应该提升到大城市人口控制的高度去考虑现有的牌照政策,这是一整套成体系的政策,单单反对网约车这块的规定是不够的。

问题不仅是户口和牌照,如果按照现有的车辆轴距和排放要求,车辆都是中型以上的豪车,每天的订单量会锐减,网约车市场最终会被压缩成一个零头。这对于流量最大,家轿车型最多的滴滴来说,伤害无疑也是最大的。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