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宫主大人2

手机搜狐

SOHU.COM

除了德先生赛先生,还有马先生、劳先生

【导读】

“市场先生”关系到财富增长与经济繁荣,“法治先生”关系到约束政府和社会规则,“民主先生”关系到公共部门治理的有效性,“科学先生”则关系到知识创新与科技进步。

如果向俄罗斯文豪托尔斯泰先生请教这个问题,他或许会这样说:“现代国家都是相似的,而落后国家各有各的不同。”

文|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政治经济学系博士包刚升

“德先生”与“赛先生”大概要算中国最著名的两位“先生”了。1919年1月15日,新文化运动的旗手、中共主要创始人陈独秀先生在《新青年》杂志撰文称要“拥护那德莫克拉西(Democracy)和赛因斯(Science)两位先生”。他认为,对西洋国家,正是德、赛两先生“从黑暗中把他们救出,引到光明世界”;对当时中国,“只有这两位先生,可以救治中国政治上道德学术上思想上一切的黑暗”。在当时的陈独秀先生看来,中国的救亡图存、国家自强都离不开德、赛两位先生。

但若以今日眼光来看,德、赛两位先生固然还很重要,但尚嫌不够。还有两位先生也有着旗鼓相当的分量,一位是“马先生”(Market),一位是“劳先生”(Law)——前者是“市场先生”,后者是“法治先生”。如果把今天全球所有国家按照人均GDP水平排排队,再把若干富有的石油国家排除掉,就会发现:几乎所有排名最靠前的国家都有市场、法治、民主、科学四位“先生”。反之,凡是这四位“先生”不太像样的国家,几乎都是最落后的国家。至于那些处于中等发展水平的国家,可能有着这样的一两位或两三位“先生”,却缺少那样的两三位或一两位“先生”。因此,要说现代化离不开这四位“先生”,应该是有相当把握的。

对今日中国来说,实行“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证明我们是欢迎“市场先生”的,“民主”与“法治”成为核心价值观证明我们是欢迎“民主先生”与“法治先生”的,“科教兴国战略”证明我们是欢迎“科学先生”的。尽管如此,时至今日,仍然有不少人试图要否定这四位“先生”的价值,甚至不惜主张要走回头路,这确实令人不安。笔者试图借助此文,把这四位“先生”的要义与逻辑讲清楚,并粗略探讨中国当下面临的关键问题与下一步的选择。

“市场先生”——市场制度是经济增长的引擎

财富增长当然离不开市场,没有哪一个市场不发达的国家实现过长久的繁荣。从历史经验来看,几乎哪里都有市场,但这不意味着哪里都有市场经济。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以十分精妙的笔法勾勒出北宋汴京(今开封)商业发达与经济繁荣的景象。可以说,北宋开封就有着相对发达的市场,但这并不意味着北宋就有发达的市场经济。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