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宫主大人2

手机搜狐

SOHU.COM

云南退休领导揭冲突始末:强占农田为导火索

10月14日,在云南晋宁县富有村,暴发了一次因强占基本农田导致的流血冲突,造成8人死亡,18人受伤。冲突背后,是云南近年来的土地问题。尽管云南省委提出了“守住红线、统筹城乡、城镇上山、农民进城”的土地政策,但强占基本农田事件时有发生。

前云南省政协副主席杨维骏,长期关注云南省基本农田被强占事件。从10月14日下午开始,杨维骏多次至电新任省委书记李纪恒。李书记则向杨维骏先生回应:非常关注此次事件,已委派昆明市委市政府尽快解决。

10月14日,昆明市晋宁县县委宣传部消息:当天该县“晋城泛亚工业品商贸物流中心”在建项目施工过程中,企业的施工人员与本地富有村的部分村民发生冲突。此次冲突共造成8人死亡,其中:企业施工方6人,村民2人,18人受伤,其中:重伤1人,轻伤7人,轻微伤已出院10人,受伤人员已送往医院接受救治。

据当地村民张武(化名)回忆,10月14日上午11点左右,在昆明晋宁县富有村村口的“保土地值勤点”,二十多辆卡车开始集结。卡车上运着上千名身着制服、避弹衣,头戴钢盔的打手。他们一手提着钢盾,一手提着长刀或长棍,身上挂着装满石头的挂包。

发现村口被占,富有村村民也纷纷跑回家,提起铁叉、木棍甚至锅铲来自卫。中午12点左右,两千多名富有村村民及邻村赶来帮忙的村民,在村口“保土值勤点”处,与一千多名打手开始对峙。

中午时候,打手一方看到村民人数众多,便派了八个全副武装的打手进村里查看底细。村民抓获这八名打手后,以他们为人质,隔空喊话,要求对方进村谈判,未获回应。

对峙持续到下午两点左右,冲突开始。一方,是一千多名全副武装的打手;另一方,是两千多名手提农具的村民。打手从三条路包抄,向村庄发起进攻。

张武回忆,打手们向村民投掷催泪瓦斯,“灰色的气体一冒出来,我们就开始止不住的流泪”。因为打手们人手一面盾牌,富有村村民把家里的汽油灌进啤酒瓶内,制作了很多燃烧瓶,向他们投掷。燃烧瓶用完了,便拎起地上的石头砸。

一场激烈的打斗过后,最终富有村村民阻止了打手进村,双方各有伤亡。张武回忆,打手一方至少死了五人,村民这边当场死亡一人,伤十几人。

村民从抓获的打手口中得知:这次冲突的背后是一位当地知名的石矿老板,姓杨,绰号为“贼老五”,有黑社会背景。这些打手一部分是贼老五矿里的工人,贼老五告诉他们,必须要来,不来就开除。另一部分是从当地混混里召集的人手,每个人的费用是300元每天。为了购买这些装备,“贼老五”这次投入了100多万元,满载打手的二十多辆卡车则是从晋宁县的驾校开来的。“‘贼老五’告诉他们,白天打完人,晚上回去就给钱。”当地村民说。

这已经不是晋宁县因基本农田问题引发的第一次流血事件了。

前云南省政协副主席杨维骏,长期关注昆明市基本农田被强占事件。他告诉记者,晋宁县位于滇池南岸,土地肥沃,大部分是基本农田,受国家法律保护,不得强征。当地村民靠种植大棚为生,平均生活水平已经基本达到了小康的水准。然而,过去几年,云南大搞土地开发,地方政府强占基本农田的情况时有发生。

杨维骏说,他长期向各级领导、纪委写信,反映情况:在晋宁县,当地官员未经任何报批手续,强征农民基本农田一万四千多亩,强拆民房,官商勾结,攫取惊人暴利;农民若不同意这种强征、强拆,就遭到掌握公权力的官员动用警力殴打,乃至拘捕关押。正是这位92岁的老人长期坚持写信举报,主政云南10年的前省委书记白恩培落马。

富有村村民称,“贼老五”就是一个长期靠武力强拆的社会人士。今年6月3日,“贼老五”带着几百名手持武器的打手,已经在富有村打伤了数十人。杨维骏回忆称,去年4月29日和10月22日,晋宁县分别组织当地消防城管和数千特警,对富有村进行强拆。几次事件都造成了当地村民受伤。

阻力来自各个方面。杨维骏和张武回忆称,10月14日的冲突事件后,富有村村民不敢把重伤的村民送到县医院治疗,因为此前因土地问题发生的冲突中,当地县医院声称接到指示,不敢接收受伤村民。他们开车把伤员送到邻县呈贡县医院,医院同样声称接到指令,不敢接收。富有村村民只得将伤员再送至昆明市的医院治疗。张武称,这番曲折导致一位重伤村民的死亡。

从10月14日冲突暴发开始,杨维骏便多次拔打新任省委书记李纪恒的电话。刚刚接替秦光荣,就任云南省委书记的李纪恒向杨维骏回应说:非常关注此次事件,已委派昆明市委市政府尽快解决。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