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宫主大人2

手机搜狐

SOHU.COM

团委和学生会:高校的藏污纳垢之地?(图)

粤澳高校学生会主席进行圆桌讨论。 新快报记者张恩杰

上月,人民大学政治系副教授陈伟在微博上称,“大学的团委和学生会,早已成为高校的藏污纳垢之地。”一时间,从网络到现实社会,一片哗然。本月19日,华南理工大学、华南师范大学、深圳大学、中山大学珠海校区、暨南大学珠海校区及澳门大学等11所高校学生会主席齐聚北师大珠海学院,就学生会到底掌握多少话语权,能不能当好大学生的“娘家人”,为其解决一些实际困难等进行了讨论。

话语权PK

内地高校学生会:“不敢说帮学生维权只能说协助”

在分组讨论会上,北师大珠海分校学生会主席曹源河在开场白上坦承,高校学生会确实存在着一些问题。

“在内地,学生会是属于校党委领导、在校团委指导下开展的群众性组织,在这样一种体制下,我不敢说是在帮学生维权,只能说是协助,将他们的诉求及学生会的建议反映给学校,学校采取措施后,再传达给学生。”曹源河说。

他举例说,每到暑假,学校水电费就异常,学生吵得沸沸扬扬。学生会通过查线路、水电表及发放调查问卷,发现男生宿舍用电量要比女生宿舍高,另外,两大片区所属物业不同,收费也不一样。对此,学生们强烈要求安装智能卡电表,学生会将这一调查结果交给学校后勤管理处,最终问题得以解决。

澳门大学学生会:“学生会是独立法人,可直接与学校对话”

“澳大学生会跟内地不太一样,它有独立的法人地位,学生们可以很民主地表达自己的权利,而学生会也可以直接和学校对话。”澳门大学内地学生会主席余安枝说。

她说,去年学校扩招,致使部分两人宿舍变成了三人间,为公平起见,学生会就让学生们抽签选宿舍,抽到好的就住,抽不到好的,学校就给补贴,让其在外面租房住。

探讨

“正负激励”化解难题

当天的讨论会上,广东众高校学生会负责人表示,他们比较容易接受学生们较为理性的诉求,这样跟学校会很好沟通,而一些缺乏理性的诉求则让他们深感困惑。

中山大学珠海校区学生会助理主席陈靖文则向大家传授了一种“正负激励”的方法。她举例说,在学校饭堂有一个黑板,学生们会将饭菜的可口度及餐饮服务人员的态度好坏等写在上面,由于大家总写不好的,餐饮服务人员看多了懒得去改进。就此,学生会经过分析研究,让大家在饭堂里贴出几个字,“饭堂的叔叔、阿姨,你们辛苦了!”此举一出,感动了饭堂的餐饮服务人员,他们觉得自己的劳动被尊重和认可,于是提高了工作积极性,慢慢地,饭菜质量也跟着上来了!

观察

演讲稿成“公文”官腔重

“学生会干部,官腔连篇,言不由衷,败坏了人大学生的形象。”这是人大副教授陈伟在博客文章《学生会:大学最阴暗的一角》里的一段话。在他看来,高校的团委、学生会,某种意义上是中国官场丑陋生态的缩影。

在11月19日的粤澳高校学生会主席讨论会上,深圳大学、华南理工大学、北师大珠海校区学生会负责人所演讲的稿件,从开头尊敬的某某书记到正文学生会的宗旨、成长历程、经验分享等环节,无不用很官腔和程式化的内容来承上启下。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