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娱乐

原创 后疫情时代,综艺节目这样复工

疫情期间,大量综艺节目录制因“无法聚集”而全面停滞,这对于储备量通常只有两三期的综艺节目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打击。漫长的春节假期过后,疫情蔓延又导致全国复工难,部分节目早已提前采取了应对措施,开启了云录制;但对于部分节目来说,云录制并不能保证节目效果,尽管采取了重播、延长更新周期等措施,仍面临着断档危机。

随着国内疫情的好转,“缺货”的综艺节目也逐渐开始恢复现场录制。既要保证节目录制的安全,又要保留节目呈现出最佳效果,各大综艺都是如何平衡的呢?

一、无观众录制成标配。

疫情虽逐渐好转,但仍不能放松警惕,国外疫情的爆发使得境外输入案例增加,仍不容掉以轻心,综艺节目录制要彻底回归正常轨道仍需要一段时间。

目前已经开始现场录制的综艺,基本上都采取嘉宾到场、但现场无观众的录制模式,尽可能的减少人员聚集。在3月13日播出的《王牌对王牌》中,为了保证节目效果,虽取消了观众席位,但现场连线了百位“云观众”,播出反响不错。

这种“云观众”的模式基本覆盖了已经复工的各大卫视综艺。目前,已经得到消息同样采取无观众模式恢复现场录制的节目还有浙江卫视的《王牌对王牌》、《天赐的声音》、湖南卫视《快乐大本营》、江苏卫视的《一站到底》、《非诚勿扰》、《新相亲大会》等。

为了在复工的安全性和录制的效果中追求平衡,就连非常追求“剧场效果”、“互动效果”的《欢乐喜剧人》也不得不采取“云观众”方式复工。春节期间录制了三期《云端喜剧人》的《欢乐喜剧人》在3月中下旬恢复了现场录制,以“静场录制”的方式开启了正常舞台表演的节目形态。

对于喜剧表演这一非常需要观众反馈的表演形式来说,没有观众或多或少会对节目效果产生影响。喜剧人的总导演施嘉宁也也表示,“无观众录制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毕竟喜剧节目还是需要一个剧场感的,现在演员表演时候的兴奋度、节奏肯定会打折扣。”

为此,节目采用“云评选”的方式,将观众以视频连线的方式接入现场并观看直播,主持人郭德纲也是通过连线的方式工作。“现在连线观众可以通过弹幕的方式跟演员互动,原本剧场里千人一面,只有笑或者鼓掌,但现在这种互动会更个体化、互联网感,也是一个意外的收获。”施嘉宁说道。

从恢复录制的下期节目预告来看,效果似乎尚可,云端的观众依旧很“嗨”,飞速滚动的弹幕充分展现了观众的积极性、录制的互动性并未受到太大影响。

可以预见到,在取消观众席位的情况下,“云观众”或许是复工初期保持节目互动性的最佳方式。

从网上各大节目招募观众的信息来看,综艺正式恢复观众席位可能要到4月底五月初。

二、灵活调整节目内容形式,规避疫情风险。

综艺恢复录制是“断档”危机下的无奈之举,也是复工大潮下各卫视占据Q2综艺先机的必然手段之一。但风险防控依旧是关键,一旦录制中不小心产生病例,整个节目组的人员都将被隔离,后果不堪设想。

针对不得不到场录制的嘉宾,各大节目组也有一套风险控制方式。

一是嘉宾的选择极为慎重,尽可能选择行动轨迹清晰的人员来作为嘉宾。甚至为了避免从嘉宾住所地到节目录制城市的路途的风险,《新相亲大会》、《非诚勿扰》只选择招募身处南京、上海两地的嘉宾。

二是嘉宾提前隔离,为录制做好万全准备。

《欢乐喜剧人》的预告播出之前,就已经有网友发现嘉宾提前到录制城市上海接受隔离。

《创造营2020》在2月中旬就已开始云端筛选选手,选手们抵达拍摄场地深圳后,节目组严格按照当地政府的防疫要求,对她们进行了为期两周单人单间的隔离,选手们在隔离期间还拍摄了“自我隔离日记”,为节目预热。

此外,《创造营2020》在深圳东部华侨城录制,位于城郊,录制场地仿若一座大城堡。和以往《创造营》男生们住的大通铺形成鲜明反差,可以合理推断,这样的改变不仅仅是因为节目组“穷养儿子富养女”,更有可能是出于隔离需要。

三是做好现场防护。场地定时定点的消毒自然是现场录制的标配,个人防护方面,有节目独辟蹊径,如浙江卫视《天赐的声音》的录制现场照显示,各大导师带上“食堂大妈”透明口罩来作为防护。

四是适当调整节目形式,避免人员聚集。如《非诚勿扰》减少了嘉宾人数,由原来的24位女嘉宾变成12位,并且隔开站位,确保女嘉宾间有1-2米的间距。受疫情影响不能及时到场的嘉宾,则采取线上连线的方式互动。

三、户外综艺录制暂缓,预计4月底陆续复工。

目前开始录制的都是棚内综艺,且数量也不多。更多的是传闻有复工录制消息,但尚在筹备活动中,暂未开始正式录制,如前不久已正式官宣的《创造营2020》等,豪华的导师阵容和录制场地引发热议,但目前并无正式录制的消息露出。

至于一些户外综艺,如往年在三四月份已经播出《奔跑吧,兄弟》、《极限挑战》等,目前并未传出已经开始录制的消息,网络上发酵的话题大多与新一季mc的阵容有关,网上爆料的预期开始录制的时间真假也未可知。

户外综艺的场地开放,相较之棚内综艺的把控难度更高,人员的不确定性导致风险更大,尤其是像《极限挑战》这种追求自然真实、大量NPC实际为真路人的节目,风险控制的难度更是极大,因此预计这些户外综艺预计真正开始录制最早也要到四月底底。

四、综艺复工面面观,有人欢喜有人忧。

疫情之下,断录的综艺节目储量告急,各节目采取了不同应对方式,或云录制,或更改排播时间,或放缓节目节奏,把原本的一期节目扩剪为多期。这些方式虽是情急之下的无奈之举,到也或多或少对观众的体验产生了影响。

如今国内疫情好转的情况下,复工已成必然趋势,目前已经开启录制的综艺,虽采取了各种防护方式以保证效果,有些受到了观众的肯定,有些却备受吐槽。

《王牌对王牌》最新录制的一期播出后,创口碑新高,为一线抗疫人员制作的特别节目让人感动,既保证了安全,又结合时事照顾了观众们的情感。

《新相亲大会》疫情期间选择重播,但这种本身需要一些悬念的节目,重播对于已经看过的观众来说效果不佳,观众迫切希望新节目的播出,呼声极高。

《歌手》采取云录制的方式,却因比赛公正性受到观众质疑,同类节目《天赐的声音》为避免这一情况选择3月8日现场录制,但当时国内疫情还处于一个风险较高的时期,节目组给嘉宾带上了不能起到防护效果的透明口罩,形式主义大于实用性的做法一时间备受吐槽。

疫情好转的情况下,各大综艺抢占复工先机,为Q2季度的综艺大战做准备本无可厚非。但疫情之下,一方面观众已然培养了较强的防护意识,把娱乐放在安全之前的做法反而会被观众质疑;另一方面,各地都出台了相关防疫政策,做好安全防护也是出于政策法规的要求。这一点,从春节期间更新的节目“求生欲极强”地在侧面加上“春节前录制”这一标示即可证明。

因此,综艺复工路上,防护也不可落下,这不仅是为节目组及嘉宾的安全着想,也是为了保证节目口碑、避免不必要的争议。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