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原创 施一公造富记:科学家变18亿富豪,只需要一场港股上市

3月23日,诺诚健华-B(09969.HK)在港交所挂牌上市了。

最近因为疫情的原因,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生物医药类的上市公司,比如“中国药神家族”孙飘扬、钟慧娟实控的恒瑞医药、瀚森制药,比如因为莲花清瘟胶囊火起来的以岭药业,再比如研发新冠疫苗的康希诺生物。

在这种背景下挂牌上市,诺诚健华可以说是占据了天时地利,不出意外的引发了广泛关注,上市首日逆市高开,收盘时涨9.61%,报价9.81港元,总市值达到了122.7亿港元。

当然,除了“借势”借的好,诺诚健华此次上市,本身也带有诸多看点:

1、“云敲锣”,上市变远程敲钟了;
2、2020年,第一支登陆港交所的生物医药科技股;
3、造富神话的对象是科学家。

大家都知道,当一家公司上市了,持股的股东里总会造就出一批新富豪。

而这次诺诚健华的上市,造富对象则是两位著名的科学家:施一公、赵仁滨夫妇。

01、施一公是谁?

说到施一公,其实是一个带有很多标签的传奇人物。

早年,施一公是一个典型的应试教育学霸,一直在勤勤恳恳读书。

因为综合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再加上1984年全国高中数学联赛河南赛区第一名的荣誉,施一公被直接保送进了清华大学。大学期间他继续走学霸路线,综合成绩全班第一,提前一年毕业。

但大学毕业的施一公并不打算从事科学研究,在一次演讲中,他称当时:

“一心一意想下海经商”

这或许也是他后来创业、变身资本家的一个伏笔。

事与愿违,一心想从商的施一公踏上了赴美留学之路,并于1995年在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获博士学位。

1998年到2008年,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任职期间,施一公历任职位有:分子生物学系助理教授、副教授、终身教授、Warner-Lambert/Parke-Davis讲席教授,妥妥的学术大佬。

2008年,施一公博士宣布放弃1000万美元的科研资助,并辞去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终身教授的职位回国。

归国后,施一公在清华大学先后担任生命科学学院院长、清华大学副校长等职位,并组建了生命科学研究团队。

其实关于施一公回国的故事,网络上也流传着好几个版本的故事。

2011年时《财经》记者曾报道称,施一公评选院士落榜,是因为“当初申报院士的时侯,还没有证明己从美国获得取消美国国籍的证明”。

对此,知乎网友评论称“可以看出施教授是个谨慎的人,没有确定更大的好处,不会放弃已有的好处”,认为他是在申请院士评选时才火速换国籍。

而这也和当初施一公“放弃美国国籍回来建设祖国的科学家”的人设相悖。

当然,还有另一种完全相反的说法称,归国后的施一公一直忙于研究,每天十几个小时扎在实验室,才没有顾及到更换国籍一事。

“更换国籍争议”是个不愉快的插曲,但要肯定的是,作为国际知名的生物学家,施一公的回国确实带动了国内生物系的发展。

知乎上号称“清华内部人士”的某网友称,“施一公之所以牛,不仅仅在于其自己牛,而在于他的到来撑起了清华生物系的大半边天,带来了项目、资源、人才、人脉,使清华生物系由原先的国内二流水准,在某个具体领域一跃成为世界级研究机构。”

2017年,施一公获得未来科学大奖生命科学奖,奖金高达100万美元,表彰他在解析真核信使RNA剪接体这一关键复合物的结构,揭示活性部位及分子层面机理的重大贡献。

2018年,施一公辞去清华大学副校长职务,创立西湖大学并任首任校长。

另外,在清华大学和西湖大学期间,施一公培养出了多位出色的学生,包括颜宁、万蕊雪、白蕊、柴继杰、闫创业等。

02、身家超18亿港元,科学家变成资本家

在科研领域,施一公多年来累计发表的的论文多达200多篇,被引用45733次,其中不乏《Nature》、《Science》、《Cell》、《PNAS》和《Nature子刊》等全球最顶尖期刊,毋庸置疑是世界级别的生物学家。

而在创业领域,“网红生物学家”这一身份,也给施一公带来了不少助力。

在此次诺诚健华上市之际,有不少投资者曾表示,正是因为施一公,才关注到了诺诚健华这家新的生物医药公司。

那施一公既是联合创始人、又是免费的品牌代言人,他在诺诚健华中占有多少股份呢?

从招股说明书中可以看到,在持股股东中,并没有直接看到施一公的身影,但施一公的妻子赵仁滨博士赫然在列。

图片来源:诺诚健华官网

在股东持股比例中,赵仁滨博士及家庭成员的股份高达15.34%,是诺诚健华的第三大股东。

另外,据招股书显示,诺诚健华执行董事崔霁松博士、赵仁滨博士及施一公博士分别透过Sunland及Sunny View持有的该公司股份权益。

那随着诺诚健华的上市,施一公、赵仁滨夫妇所持的股份到底值多少钱呢?

截止3月25日午间收盘,诺诚健华的总市值为120亿港元,按15.34%的持股比例来估算,价值为18.408亿港元,且随着股价的波动或许会进一步升值。

前文提到,22岁大学毕业时的施一公,曾有过“一心一意想下海经商”的想法。

现在创业4年,不仅诺诚健华在港交所成功登陆,施一公夫妇的身家也水涨船高,从科学家摇身一变成了资本家。

03、对施一公的评价

按理来说,在学术界战功赫赫,又在商界展露头角,施一公已经是妥妥的人生赢家。

但事实上,坊间对于他的评价,出现了两级分化的情况。甚至在知乎上最不受人待见的三个人里,就有施一公。

那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其实,问题主要是出现在大部分“施黑”认为他表里不一,而论证点主要有两件事。

作为我国生物学家里的“网红”,施一公凭借着自身影响力,曾经大声疾呼:

“21世纪是生命科学的世纪”。

这句热血沸腾的话,让很多优秀的高考生在选志愿时一头扎进了生物坑。

但扎进去以后会发现,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施一公一样,在科研领域一条道走到黑并且功成名就。

对于绝大部分人而言,无论学生时代的成绩多优异,最后还是会变成一个普通的上班族。

问题在于,在真实的就业情况上,生物专业并不吃香。全世界的名校生都面临毕业即失业的难题,更不用说普通大学的生物学学子。据说,大部分生物专业的学生最后都选择了转行,其中有很多人去做了医药公司的销售。

那当初号称“21世纪是生命科学的世纪”的施一公,又怎么看待生物专业就业难的问题呢?对此,在一次公开演讲中,他的答案为:

研究型大学从来不以就业为导向,从来不该在大学里谈就业。就业只是一个出口,大学办好了自然会就业,怎么能以就业为目的来办大学。

这种言论自然激起了不少学生的吐槽,认为施教授这是“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久而久之,这也成了施一公最受争议的黑点之一。

施一公和我;图片来源:中知专家头条

其次,在“科学家创业”的问题上,施一公也曾有过一番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言论: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什么呢?是鼓励科学家创办企业。
术业有专攻,我只懂我的基础研究,懂一点教育,你让我去做经营管理,办公司、当总裁,这是把我的才华和智慧用到了错误的地方。
人不可能一边做大学教授,一边做公司的管理人员,一边还要管金融。

然而施一公嘴上说不要,但行为很诚实,4年前,他就成了诺诚健华的联合创始人。

到2018年时,诺诚健华的融资就已经超过了2亿美元,众多生物医药领域知名VC/PE陪跑,IPO前估值已经高达62亿元。

图片来源:投融界

现在诺诚健华已经成功登陆港交所,也将施一公的从商经历公之于众。

结束语

诺诚健华的上市,不仅圆了施一公当年“一心一意下海经商”的目标,还成功让他跻身亿万富豪之列,身家飙升超18亿港元。

其实,科学家找工作、开公司,最后摇身一变资本家,本来不是什么值得争议的事。

但问题就在于,从施一公的演讲和行为来看,他一边呼吁“科学家要专心科研”,一边自己去创业致富,实在是“言行不一”。

关于施一公教授左手科研、右手创业,网上有这么一个段子:

看来就算是圣人,也做不到不食人间烟火、不求功名利禄。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