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育

王开东:“疫情不结束,坚决不开学”

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以往多放一天假都高兴得飞起来,但这个寒假变成了暑假,很可能还会继续延下去。

十八线的主播虽觉得新鲜,但手忙脚乱,有力没处使,都快撑不下去了。一旦失去了课堂上的愉快交流,眼神交汇,生命碰撞,上课实在太难受了。

老师痛苦不堪,学生更是不堪痛苦。如果按照正常排课上,一天线上课全部上下来,学生体力、视力都经受巨大考验,更重要的,如此满满当当的,学生拿什么时间思考?拿什么时间锻炼?还有反思订正呢?一直这样上下去,成年人也承受不了,更不用说孩子,特别是低年级的孩子,身心健康都会受到巨大影响。别的不敢说,复学之后,眼镜店一定会爆满。看到某地一所学校举报信。从早上6点钟就开始学习,早读监控,上课监控,午自修监控,晚读监控,全天候网上学习监控,用了某款监控软件,还收取每生42元钱,这样下来学生的视力肯定损伤殆尽了。

现在工厂复工,父母都上班了,谁来管理孩子在家的情况?谁烧饭给孩子吃?孩子没人管,都能做到不玩游戏看网课?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不信。现在很多大学慕课都是免费的,好课汗牛充栋,但有多少老师愿充电求学?我自己也是手机控,不想听课不思进取。和老师相比,学生自控力更差,如困在笼子里的小兽,想让他们自觉就更难了。

还有一些农村孩子,或进城打工的农民工的孩子,他们没手机、没流量,也没有电视端和电脑,我看到武汉就有不少孩子坐在别人家窗边蹭网。区域那么广,贫富那么大,各种情况都要考虑到,否则就会造成新的不公。正因为如此,所以有关部门三令五申,复课之前不能上新课,但如果一直不能复课呢?这确实也是一个大问题。

近日教育部召开会议,明确提出:原则上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前大学生不返校、高校不开学。中小学开学工作,要压实属地责任,强化省级教育部门统筹,以县为主,根据当地疫情发展情况,科学研判评估,制定错时错峰开学方案,做好教学衔接。

高校的政策非常好,学生的空余和活动时间很多,可以有效弥补。但中小学全国那么大,不宜一刀切,所以压实属地责任,省级统筹的规划极有道理,也能够得到落实。但“以县为主,科学研判评估。”也就是说,属地责任也可下放到县里去,这个口子不能开,口子一开风险不可控。

假如某县疫情确实得到有效控制,可以恢复开学了。这只是一个事实,不是一个决定,一件事发生会造成很多连锁反应。如果这个县恢复开学了,该省其他县怎么办?高考都是同省竞争的,其他条件不够的县会不会铤而走险?其他县如果不铤而走险,就会造成不公平竞争,老百姓也不会答应,民意的裹胁还是很厉害的。所以省级教育部门统筹极为重要,特别是高中一定要全省一盘棋。

关于中小学何时能够上课,我有三个基本判断。

一是中小学少上一点课无关紧要。

叶圣陶先生说,教育为人生。现在究竟有多少课会对孩子的人生产生积极影响?实话说,中小学的很多课是无效的,一些应试课甚至是有害的。少上一个月、两个月,甚至一年不上,天也不会掉下来。

北大汪丁丁教授甚至说,“应试教育的很多课上多了会损伤人脑。”初三和高三基本上都是用来备考的,一轮复习、二轮复习、甚至三轮复习,课时练、考点练、综合练、限时练、强化练,重复训练、反复训练、大强度训练,这些东西除了作为考试的敲门砖,基本上一无是处,甚至对教育产生反作用。

过度训练,会让学生厌恶学习,失去好奇心和想象力,从此远离学问和真理,对走上科研之路毫无兴趣。初三和高三学年完全可以砍掉。上完课程直接考试,这同样也是公平竞争,何必通过重复训练把学生都磨平了。当年高中就是两年制,人才不也照样培养出来了。毕业班复习空转的这一年正好成了应试最大的黑洞。

事实上,这次疫情还是一次很好的危机和灾难教育的机会,可以挖掘的东西很多,未必要急吼吼地想着上课。比如苏州大学实验学校的《人与疫》课程,把政治、历史、生物、科学、心理结合在一起,用“人与疫”统领,课程设计和融合磅礴大气。

学习不是堆积一些死知识,而是完成生命的提升和思想的升华,从这个课程中穿越,学生的认识和思想会产生跨越式的成长。即便后期一直不能上课也没关系。就拿出这半年,像大学一样作为实习期,正好用来纠正我们过去的教育教学,不要过多在网上损伤了眼睛,而要引导孩子自我教育、自我管理、自我学习,老师就做一些帮扶和答疑工作,事实上这对学生的成长更有帮助。为不教而教,为人生而教,为未来而教!

二是疫情的危害被严重低估。

很多人以为工厂复工、新增病例为零就万事大吉了,零新增不等于零感染。事实上如果不复工,房租、合约、工人工资、五险一金等,就把工厂压垮了。复工有风险但未必死,不复工肯定会死,所以国家一放开,工厂一定会复工。这是工厂的理性选择,但也是不得已的选择。

事实上疫情要比我们想象的严重得多。这个病毒是一个流氓病毒,非常诡异,未来如何发展谁也说不清。

病毒流氓表现在:潜伏期到现在都没确定,有长有短,而且潜伏期内就可传染;感染人群童叟无欺,从两个月的婴儿到90岁的老人;传播途径太多,飞沫传播、接触传播、气溶胶传播和粪口传播一起来,防不胜防;核酸检测是最好的方法,但还不算最靠谱,有时阴有时阳;病毒是肺炎,但却常常攻击人体多个器官,造成多器官衰竭死亡;最狡猾的是假痊愈,有的人已经治疗快好了,比如武汉29岁的医生夏思思,两次核酸检测阴性,都快出院了,突然病情迅猛发展,不幸病逝。据人民日报报道,广东痊愈病例出院后“复阳”比例竟然高达14%,因此说战役取得胜利为时尚早。

最可怕的是,全世界医疗人员都在攻关,迄今还没有出现特效药,除了钟南山院士说的“早发现、早隔离”;张文宏教授说的生命支持,提高病人自身免疫力来抵抗,基本上没有什么好办法。

最要命的是,这个病毒已经在全世界蔓延开了,韩国和日本人还想躲到中国来。世界都是地球村,我们还很难拒绝,防疫形势不容乐观。韩国、日本和意大利都出现了超级病毒传播者。意大利一号病人,参加了三个马拉松和一场足球赛,导致自己1人确证,5万人被隔离,一举影响了10座城市,阿汤哥的《碟中谍7》被迫停拍。

韩国一大妈一个人传染了40人,还有一医院精神科102人99人确诊,几乎全军覆没,可见超级传播者的厉害。幸运的是我国迄今没有出现超级传播者,但没有谁能永远幸运。

其实就算新增为零也不能大意,只要一出现就会蔓延,韩国19日51人,21日156人,23日566人,现在已经977人,这就是几何级数的增长。

当初我国如果没有强力手段,果断封城,全民皆兵,不可能控制得这么好,这个来之不易的成果一定要巩固。

三是谨防教育系统有些人蠢蠢欲动。

教育部门这样规定之后,会不会出现冒险主义和盲动症?我想肯定会有的。老天有眼,自己所在区域疫情已得到控制,又有政策加持,还有群众裏胁,自己又想捞取政绩,很可能就会有人抢风头,放卫星,仓促恢复开学,率领老师学生加班加点,夺取有利地形,力争比人家多收三五斗。

在这样的冲动之下,我希望决策者一定要考虑最坏结果。虽然国家出台了“开学前、开学后、疑似感染应急”的25条措施,但这些措施仅是预防。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单位要求吃饭都要隔离,开会都要网上,绝不允许人群聚集,但学校的特点就是人群聚集。教室不聚集可以吗?食堂里常常千人攒动,不聚集可以吗?操场上的活动也是聚集。我去过一些学校甚至万人以上的规模,不少班容量达到百人以上,每时每刻都是大面积聚集,这样大面积的聚集如何防护?

朋友圈有人说:“在疫情远未结束之前,中小学不宜开学,一声咳嗽、一记普通感冒所带来的恐慌和应对成本、社会消耗,远远大于教学节奏的损失。让儿童不去打闹、不碰触口鼻,简直是天方夜谭。连医学专家都稀里糊涂、国家都捉襟见肘的事,让学校去预防和承担,不妥、不公。”

其实不管如何强化防护,就怕百密一疏。面对狡猾的病毒,医生那么专业,设备那么齐全,还有人出问题。学校都是外行,防护只是虚张声势。学生还有走读的,乘坐交通工具的,每天都有大量变量,风险根本无法控制。

只要有一例学生被传染,一所学校可能就会被隔离。学生和老师是全国最大的群体,校园里一旦发生疫情,对整个社会心态都是一个重大打击。盲动的代价是巨大的。

非但教育部门不能头脑发热,还要约束好学校。正如吴非老师所言:“几乎所有爱折腾的学校,总会有几个蠢货很积极地犯错误,试图牟取私利,大部分老师被动地招架,全体学生的时间则被践踏。”

疫情面前,做任何事都要考虑代价,学习和考试很重要,但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和健康才是第一位的。生命安全如果没有保障,要分数还有什么用呢?一旦因学习和考试影响了生命安全和健康,破坏了防疫任务,很可能就要承担相应责任。

疫情面前无小事,大理扣押重庆和黄石的防疫物质,虽然让我们感觉到有点魔幻,但我们万万想不到处理如此严厉和果断。5名责任人党纪政务处分、3名责任人诫勉问责、大理市委书记被免,市长被撤,这就是非常时期的非常手段。

上海教育局已制定3月份的线上课堂计划。深圳教育部门也说:“疫情不结束,坚决不开学。考试诚可贵,生命价更高。”希望全国冒进者三思,第一个吃螃蟹固然神气,但谨防被螃蟹大钳所伤……

来源:王开东,版权属作者所有。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