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原创 这个女兵曾被日军打成重伤,把残废证藏起,从未领过一分钱抚恤金

1941年春节刚过,新四军6师参谋长兼16旅旅长罗忠毅率领旅机关转移到宜兴地区。2月21日午夜,16旅政治部民运队长黄明英随旅机关冒雪抵达了西施荡村。

次日清晨,她准备带人到村中搞抗日宣传时,突然村西南方和东南方传来密集的枪声。

原来,日军来了偷袭。

这一次,日军300多人兵分三路包抄,一路攻击西施荡,一路猛扑钱家祠堂,还一路偷偷埋伏在三叉河口对面。

16旅主力驻在邻近的王母村、官庄一带,驻西施荡的,全部是旅机关人员,除了警卫连,没其他战斗部队。危急关头,旅长罗忠毅下令警卫连抢占地形,掩护旅机关撤退,机关人员进行突围。黄明英跟着机关人员乘船转移。

不料,当船行至三叉河口时,突遭河对岸日军的火力射击。

此时,政治部几位女同志与罗忠毅夫人柳肇珍同乘一条船,日军的子弹打在木质船板上,弹孔处喷出黑烟。柳肇珍中弹牺牲。黄明英乘坐的小船跟在后面,听到前面枪声,迅速调头靠向对岸。可是,小船还是被日军的子弹打中,河水不停地涌入船中,划不动了。黄明英与战友们只好跳下船,涉水跑向岸边。

他们爬上堤坝,有人喊:“前方有个小土堆,冲过去就安全了。”

不料,又一队日军从旁边冒出来,子弹飞来。黄明英跑在前面,再跨一步就可以翻过土坝,忽然看见一个战士负伤了,倒在地上大声呼唤。她立刻跑过去,抓住他的手,向坝上拉。就在这时,一颗子弹击中了她的后背。她从土坡上滚落下来,昏过去了。

其他人都牺牲了。

鬼子端着刺刀,向死伤的新四军战士这个狠刺一刀,那个补上一枪。一个鬼子狠踢了黄明英两脚,没什么反应,从她身上跨过去。倒在黄明英身边一位女兵,被压在几个牺牲的战友身下,屏住呼吸。鬼子踢她,她强忍疼痛,一动不动,也逃过一劫。

很快,罗忠毅旅长率特务连一个排赶过来,地方游击队也赶过来了,一起将日军击退。日军缩在一个祠堂里,准备再次反扑。几个幸存的女兵也跑过来,分头察看倒在血泊里的战友们。在小土堆下面,有人发现了黄明英,把手伸到她的鼻子下试了一下,惊喜地喊道:

“快过来,黄明英还活着!”

大家把黄明英和其他几名伤员抬上小木船,沿江快速转移。

在这次军史鲜见记载的西施荡战斗中,新四军牺牲20多人。黄明英虽然身负重伤,却大难不死。她后背上的枪伤口子,长约30公分,宽约1公分,深可见骨,幸运的是,子弹只是贴着她背部右下方腰部射入,又从靠近左肩的背部穿出。若再向身体内深入一点,她就牺牲了。

日军被打退后,6旅还要继续行军。伤员只能就地分散安置。黄明英被留在一户老乡家。由于无医无药,老乡只能用民间疗伤的土方法,在她后背伤口涂抹一些香灰。由于治疗不及时,她的肺部受到感染,从此落下咳嗽、哮喘的毛病。

黄明英负伤过后,她的老领导曾如清知道了,专门派人送来从日军那里缴获的炼乳,让她加强营养。经过一段时间,她在别人的搀扶下可以下地走了。

一天,她正在户外晒太阳,一位女战友来探望。黄明英突然感到背上奇痒无比,让她帮忙揭开衣服看看。这位战友大吃一惊:“生虫子了!”

原来,黄明英后背的伤口上生出了很多白色蛆虫,经阳光一晒,纷纷爬出来。这位战友从地上捡起一个小木条,帮她一条条撸下来。这些虫子被弄掉后,黄明英居然很快就伤愈,归队了。

新中国成立后,黄明英当了一名小学校长,被颁发了一个三等甲级革命残废军人证,上面记述她的伤是:

“右腰背贯通枪伤”。

但是,她一直把这个证书压在箱底,秘不示人,也不告诉人自己负伤的事。直到晚年,她生活不能全部自理了,小女儿为她洗澡擦拭后背时,才第一次看见妈妈背上有一条长长的伤疤。

这个黄明英,就是钟期光上将的夫人凌奔。

就是她伤愈后改起的新名字。

凌奔在世时,从未向政府领过一分钱抚恤金,对孩子们说:

“想想那些牺牲的战友吧!他们到哪儿领残废金去?”

她的孙女叫柯蓝。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