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

原创 疫情下外卖平台真相:辛苦一年,赚到的钱还不如给平台的佣金多

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大部分实体餐饮商户无法正常营业,除了静心等待疫情过去,做外卖成了他们赖以保持现金流的唯一途径。

尽管商家们利用美团、饿了么平台抓住了仅存的救命稻草,但还是叫苦连连,不少商家哭诉:

“通过网上订单维持了现金流又如何,扣除掉相关成本之后,完全是赔钱。”

“可以说,全店人就是在给平台打工,自己一年下来净剩的钱,还不如交给美团的佣金多,趁此机会,干脆关店不干了。”

“为的只是人气和广告效应,人们在点餐时会首先选择销量高、好评率高的店。一家新的店在促销期过后,是不会有太多的流量扶持的,能够坚持下来的,都是被绑着只能一直做下去,哪怕是赔钱。”

可见,佣金过高不仅在这特殊时期卡住商家脖子,长期以来,商家们都被佣金压得喘不过气来。

山东餐饮业联合致外卖平台的公开信中写到:

目前,美团外卖对大型连锁餐饮和中小型餐饮分别收取 18%、23%的佣金,饿了么外卖对大型连锁餐饮和新签商家分别收取 15%、15%~20%不等的佣金;美团外卖还规定,商家一旦同时入驻饿了么外卖平台,则佣金费率上浮 3%~7%。

这种排他性规则让广大餐饮企业难以承受。

纵使多个行业协会呼吁平台降低商家佣金,各地行业协会和餐饮商户却屡次表示没有享受到任何优惠。这封公开信主要起草人、济南市老字号协会秘书长赵欣指出,类似措施多针对新客户提出,是一种拉新手段,对原有商家并无优惠。

说来也奇怪,餐饮的外卖命运似乎是被平台掌控着,而不是自己。美团、饿了么这类平台本质上是服务机构,应该是谁的服务好、哪个平台能给商家带来更多的销量和利润,商家就选择哪个平台,现在反倒成外卖平台摆着一副“金主爸爸”的架势。

2月27日,钟南山在疫情防控专场新闻通气会上就表示,4月底左右全国疫情会基本得到控制。疫情很快就会过去,外卖平台若还是不明确自己服务机构这一身份,一贯以高佣金的姿势压榨,不久之后便会革了自己的命。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