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原创 集忠诚和背叛于一身的宋朝宰相,被迫当上傀儡皇帝,终成最大汉奸

自960年赵匡胤代周建宋以来,开封首次以南北统一王朝的都城身份记载史册。

其实,若从战略角度分析,开封无险可守,乃典型的“四战之地”,不适合作为永久性都城的所在。

况且,宋朝北部国防失去幽云十六州的屏蔽后,也难以阻挡纵横奔驰的契丹骑兵。

这一点,后晋之亡便是个明显的例子。

所以,为了保卫京师和加强中央集权,北宋遂将全国数十万精锐部队布防在四周。

如此,北宋又面临了一个新的难题:如何解决汴梁军民的给养?

好在这一时期黄河改道尚不频繁,黄河以南的隋唐运河遗迹仍在,稍加疏通便可使用。

于是,宋朝遂耗费巨资构建了以开封为核心的水路运输网。

史载,“宋都大梁,有四河以通漕运,曰汴河,曰黄河,曰惠民河,曰广济河。”

北宋漕运四渠

汴河即隋唐时期的通济渠,是将淮南及长江流域的物资输入汴梁的主干道。

黄河是关中渭水流域和山西汾水流域将物资输运汴梁的主干道,亦能汇集自黄河以北的永济渠(御河)、卫河等河流转运而来的物资。

广济河的故道是古济水,主要将山东地区的物资运载入京。因为宋朝人在治理它的上段河道时规定要将河的宽度保持在五丈,故亦被称为“五丈渠”。

惠民河是宋太祖于961年开凿的新运河,可将豫东、淮西和淮北的物资运入汴梁。

不消说,以汴梁为中心的中原航运网无疑极大地促进了北宋的经济繁荣。

史载,“自西京洛口分水入京城,东去至泗州入淮,运东南之粮,凡东南方物,自此入京城”、“富商大贾,自江淮贱市粳稻,转至京师,坐邀厚利”。

不过,繁华世界总会引来外族的觊觎,尤其是以武力称雄的古代,如契丹、如女真。

女真骑兵

值得庆幸的是,12世纪以前的北宋之国力还算充沛,加上有山西高原和华北“水长城”的地利优势,所以他们曾轻易击退过契丹的多次攻击。

但面对女真人,北宋政权却束手无策起来。

的确,自澶渊之盟以来,北宋承平日久,兵不习战且边备不修,根本难以抵抗饱经战争洗礼的女真骑兵。

以后的历史耳熟能详,鼎盛闻名的汴梁城最终被金兵攻陷洗劫,宋朝皇族以及名臣宿将等3000余人亦被金人掳掠而走。

征服了宋朝都城开封在内的整个华北地区,金朝的难题随之而来。

该如何治理这片陌生的土地?

要知道,刚脱离奴隶社会的女真人由于扩张过猛,还没有来得及搭建起适用于自己的治国模式。

加之北宋境内的百姓民族意识强烈,仅凭女真人自身的军事力量也是无力直接统治的。

因此,金人打算采取“中原自治”之策,立个异姓傀儡皇帝,搞个军事缓冲区。

据《建炎以来系年要录》记载,金军高层倾向的人选是曾为北宋宰相的张邦昌,“金人将易代,惧民不听,欲于中原择人君之,度大臣无肯任者,乃议即军中取前太宰张邦交昌立之。”

1127年金灭北宋

张邦昌,字子能,徽宗年间由进士及第而步入仕途,钦宗即位后,官拜尚书右仆射。

作为坚定的主和派,张邦昌在金兵第一次围困汴梁时不仅依附权臣白时中构陷主和派大臣李纲,还主张割地求和、力赞钦宗南逃襄阳。

由于其力主议和,靖康元年正月遂被委任为河北路割地使,陪同康王赵构一起前往金营议和。

二月,宋金达成议和条款,张邦昌继续留质金营,并在随后被扣押北上。

史载张邦昌随金兵北上期间,唯金人之命是从,极力劝说守城军民献城投降。

总而言之,这位生性怯弱的两朝重臣“虏所言者从之,虏所欲者与之”,表现出来的合作态度让金人很满意。

于是在靖康二年,金人遂让张邦昌回到汴梁,并催促他赶紧登基称帝。

毕竟张邦昌是个饱读诗书的文化人,纲常伦理根深蒂固,将忠孝节义看的很重,所以当他听说金人打算立自己为帝的消息后,马上就表示了拒绝,“必欲立邦昌,请继以死。”

金人的解决办法也简单,直接以屠城相威胁,“金国文字来,限三日立邦昌,不然下城屠戮,都人震恐。

消息传来,城中军民炸开了锅,纷纷跑来劝阻张邦昌接受任命,“或曰:相公城外不死,今欲死,涂炭一城邪?”。

于是,哭哭啼啼的张邦昌被硬架上金銮殿,在金人的导演下跪受了帝王册宝。

史载自三月初七张邦昌登基称帝,再到四月初一金兵北撤,伪楚政权基本都在金人的保护之下。

即使如此,这位楚皇帝也表现的很低调:不立年号,不坐御座,不接受百官的朝拜,不用天子礼仪。

到了金兵裹挟徽钦二宗北撤时,张邦昌还身着素服,亲自到金营践行告别,率百官泣涕跪送。

总之,张邦昌的一切行为就是要告诉人们:自己就是暂时管理烂摊子的,时候一到就把政权还给赵家。

所以,当金兵在撤兵前夕提出留兵为其护卫时,张邦昌果断地拒绝了。

随着金兵逐渐远离开封,张邦昌松了一口气,忙在吕好问等人的筹划下接来宋哲宗的废后孟氏,开始准备归政举措。

四月初五,张邦昌派蒋师愈为使赶赴济州,向拥兵此处的康王赵构陈诉称帝缘由及过程。

到了初七,张邦昌再派国舅韦渊正式向赵构称臣,并在随后请出孟太后垂帘听政,自己则主动避位待罪。

不久,康王赵构自济州移师商丘即位称帝,开启了南宋153年的基业。

赵构即位后,为了表明自己的抗金态度,便任命了曾在汴梁保卫战大放异彩的名臣李纲为相。

李纲对张邦昌昔日之举极其痛恨,上位伊始就上表弹劾其僭越篡立,“邦昌已僭逆,岂可留之朝廷,使道路目为故天子哉?”

赵构不愿得罪主和派,遂将张邦昌贬到潭州(今长沙),并派人严密监视其饮食起居。

不久,有人揭发张邦昌淫乱后宫,史载,“帝闻,下李氏狱,词服。诏数邦昌罪,赐死潭州,李氏杖脊配车营务。”

  • 参考资料:《宋史·食货志》、《大金国志》、《续资治通鉴》、《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建炎以来系年要录》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