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健康

新冠肺炎 | 一线护士战疫日记:隔着病房玻璃,我向去做化疗的父亲挥了挥手

文 / 健康时报记者毛圆圆 湖北省第三人民医院贝兰

“说星星很亮的人,是因为没有看过护士的眼睛!”一位新冠肺炎患者在出院时说。

护士,是离患者最近、相处时间最长、工作强度最大的一群人。面对新冠肺炎来袭,她(他)们依然毫不犹豫地冲在了最前线,每天打针输液、抽血、吸痰、导管护理等等,此时此刻,正是这些护士给患者送去了温暖。

“我震惊了,病人塞给我一把钱”

讲述人:何文丽,湖北省第三人民医院(湖北省中山医院)呼吸科护士

何文丽(中)与其他同事

何文丽(中)与其他同事

在一天夜班的凌晨三点,9床的爹爹说想解大便,我赶紧把便盆放在他的身下。解完后,他接过我递的纸,颤颤巍巍的手用力的往下面伸,手一直抖一直抖......看到这一幕我有些心酸,然后我拿过了他手里的纸,帮他擦干净了,老人不停地对我说:“谢谢,谢谢。”

过了二三十分钟,我又去病房看他(因为爹爹晚上睡觉有时候会拉面罩和氧管),他突然拉着我的手,塞给我一把钱,我震惊地说“不要不要”,他一定要把钱递给我。颤抖的声音嗫嚅着什么,我听不太清,大概知道他说我前几天帮他拿尿壶现在又给他擦屁股,实在是非常感动。

来回推脱中,爹爹的情绪变得有些激动,我怕影响他的氧饱和度,就假装收下,然后趁他不注意塞到了他袄子兜里。

等我再去他床边的时候,发现氧饱和度消失了,我就找夹子要重新给他戴上,发现夹子里夹着刚才的钱,原来他又发现了兜里的钱,就把钱放进夹子里,他知道我看到氧饱不显示的话一定会再重新给他戴上,我就会看见。

看着这些钱,我的泪水在眼眶里一直打转。爹爹81岁了,在病房里没有家人一直陪在身边,只有我们这些医护在不断为他加油助威,帮他渡过这道难关,老人表达感谢的方式很简单也很朴实,他把他最重要的东西想给我们。

“隔着病房玻璃,我向去做化疗的父亲挥了挥手”

讲述人:李琼,湖北省第三人民医院(湖北省中山医院)心血管内科副护士长

李琼(左)和同事照顾病人

接到紧急调往呼吸隔离病房的命令,我没有犹豫,只是告诉父母现在工作很忙,可能会回不了家,让他们不要担心。

我支援的呼吸内科一病区在医院的12楼,呼吸科医护休息室是在医院的11楼,而我的父亲就在11楼住院化疗,我怕父母看到我为了担心,每次从病区到休息室都是匆匆疾走。

没想到,还是撞见了。那天中午,我被换出来到11楼休息室吃饭,正好妈妈陪同爸爸去做放疗,妈妈看到我的背影,拿起手机给我打电话:“你好多天都没回家了,什么时候可以回啊,我们都挺担心你的,能让我看看你吗?”

听到电话,我转过身,爸妈就在隔离门对面,我隔着玻璃远远地向他们挥了挥手,笑着告诉他们自己很好。妈妈却含着泪水再三叮嘱要我要好好保护自己,我连忙安抚他们几句赶紧挂断电话,生怕自己忍不住当场哭出来。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