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娱乐

性侵不成立?高云翔被告两年,结果竟是女方出轨怕丈夫发现就倒打一耙?

高云翔性侵案已经轰轰烈烈地闹了将近两年了,随着越来越多的证据和细节的曝光,案件真相逐渐浮出水面。

2月27日,高云翔案重审马上就要进入到第4天了,这一次的受审周期可能会比较长,但也是决定高云翔与王晶是否有罪的最后阶段了。

高云翔像以往一样提前半小时现身法庭,他神态自若自信满满,来时还与街边的金发女子打招呼,看起来心情很好的样子,难道是正式解除侵犯嫌疑了?

而同为嫌疑犯的王晶则更是气定悠闲,到了快开庭才姗姗来迟,手上还拿着咖啡,一副稳操胜券的样子。

莫非在重审的短短两三天时间里,真的翻案了?!

别急,让我们一起回顾一下重审的整个过程。

2月24日,历时两年的高云翔性侵案终于开庭再审。在此次性侵案当中,王晶没有高云翔那样幸运,他在澳洲监狱被关押一年多,去年年底才被保释出来。当年肥头大耳的王晶,经过了狱中的洗礼身材变得消瘦,想必他已经被这个案件弄得身心疲惫。

据悉,当天王晶的父母本应该陪同出庭,但是因为国内正处于非常时期,所以只能留在国内。

高云翔在此案中受到包括伙同严重性侵在内7项指控,王晶除了与高云翔相同7项指控之外,额外还多了四项指控。案件去年年尾本应该结案,但因为陪审团未能达成一致,因此法官不得不解散该陪审团。

据澳媒报道,高云翔此次开年重审,法官在甄选陪审团人员十分慎重。不仅在年龄层次上作区分,还在身份和性别上有所考量。

陪审团一共有12人,分别有8名男士,4名女士。男女各一名亚裔面孔,一名深肤色陪审员,剩下的皆为白人。4名年纪较年轻,其他年纪偏大。

辩方喜欢陪审团男性多一些更容易代入问题去思考。其次喜欢年纪大的陪审员多一些,因为年龄稍微大一些社会经验丰富,对案件发生的情况有多种解读,不太会形成非黑即白的单一判断。其实和上次的陪审团相比,基本不分上下。

法官在庭审中表示该案是重新开庭审理,陪审员的主要职责与义务是根据证据判定他们是否有罪。请陪审团忘掉之前的媒体报道,根据证据作出判断。

重审第二天的主要内容是重新播放女当事人张鑫当时出庭作证的视频。为保护女当事人,庭审观众席清场,只剩下媒体可进入旁听。

在庭审的过程中,为避免对张鑫的二次伤害,不需要张鑫再一次出庭作证,所有陪审团成员观看第一次庭审的视频录制。

在视频中,张鑫全程用英文回答检察官对她提出的问题,交代事件发生的背景。

2018年3月26号,张鑫说中国剧组成员聚在一起吃了顿饭,大概有30人。在晚饭时,她不太会喝酒,喝一点酒就会脸红,当时就喝了四分之一杯的酒。

晚饭过后部分人去唱K了,大概12个人,因为有一些中国剧组成员第二天要赶飞机回国,所以没有参加KTV活动。

张鑫继续回忆:“当时大概是晚上九点半,高和王都去了。刚开始时,在唱k的时候,王把胳膊放我肩上,离我很近,大概15-20cm近,但我没有觉得不合适,因为大家都在庆祝,很开心,我觉得没啥不对。但几次之后,我感觉不舒服,一直都盯着我,我问他为啥你这样看着我,他说,为啥我不能这样看着你。”

张鑫:“我尝试不看他的眼睛,躲避他的眼神,看旁边,看周围,但他要求我看着他。当我感觉不适的时候,被那样对待的时候,我就借故去了好几次厕所,我想我从厕所回来的时候,就有人坐我的位置,因为ktv里面真的很多人,我就去别的地方坐。之后他又离我很近,想亲我,但我把头别过去。”

说到这里,张鑫非常伤心,开始抽泣起来,并拿纸巾擦拭眼泪。而此时,在法庭上的高云翔和王晶紧紧盯着屏幕。

在庭审播放了当时在KTV里的视频,张鑫指认了自己所在位置。并详细阐释了为什么KTV活动结束后,没有直接回家,因为时间太晚了,酒店附近会比较好打车回家。

当时在香格里拉酒店的大门口,张鑫拿着自己的包、帽子和手提电脑和王晶一起。她说:“我已经和大家道别,预定了出租车。我告诉王晶,我需要离开了,当时在电梯里,我一直按着电梯的开门键,但王晶拉开了我,按下了电梯16层,我当时一直都不想去楼上。”

从酒店大厅和电梯走廊的视频显示,王晶拿着张鑫的包,拉着她的手腕往酒店房间走去,随后身穿黑色体恤,头戴黑色鸭舌帽的高云翔走出电梯,四处看了下,往房间的方向走去。凌晨四点过,张鑫走出电梯。

新换上的检察官陈述事实,重新将当晚发生的事情还原,表示在酒店房间里,张鑫被高亲吻,脱下她的胸罩,摸胸,后来被高拉进卫生间进行了侵犯,张鑫进行了拒绝但无效。张鑫称自己处于生理期,但高云翔仍然用手指侵犯自己。

张鑫回家后被丈夫发现,因为害怕怀孕去做了检查。

高云翔的律师总结了张鑫对法官说谎的发言陈词,表示凌晨两点去异性房间谈工作明显是说谎,张鑫当晚在KTV和酒店外的行为是在与王晶“培养亲密感”,法官则说:“她想留下陪王晶和高云翔”。

王晶的女律师表示当晚在房间里面的所有事情都是经过张鑫同意的,并表示这个事情就是一场“漫长的狂欢夜”。

在这天的庭审上,高云翔一直表情凝重、眉头紧皱的望向屏幕,相较之下,王晶略显淡定,但此刻两人同样在内心忍受煎熬,毕竟不管是女方的陈词还是酒店监控视频,对他俩都十分不利。

2月26日,该案迎来重审第三日,陪审团和律师继续观看上一次庭审的录像,并对当时的情况进行辩论,其中在KTV和酒店门口的情况被重点盘问。

张鑫接受律师的询问,两方进行对峙,这次她变得小心翼翼,唯恐说错话。

对比前一天张鑫回答法官的提问,她这次在回答的时候考虑时间更长,也频繁的请辩护律师重复问题,因为KTV视频监控并不清晰,她要求重复观看视频内容。

只是这次张鑫的证词出现了漏洞,视频内容和证词不一,在出现矛盾的情况下,张鑫都会表示不记得了、不清楚事情、已经发生了很久来回应。

张鑫曾经在警方录下4份口供,但在询问张鑫的过程中,所描述的一些内容没有出现在口供中,为此张鑫的解释是第一次录制口供时,由于刚刚被性侵内心比较恐慌,很多话说的不完整,所以是断断续续的。

辩护律师继续质疑KTV的监控视频中可以看到张鑫和王晶多次搂抱接吻都没有反抗,但是她在警察局的笔录却表示,一直在回避王晶的挑逗行为,视频内容和证词是相互矛盾的。

视频中张鑫和王晶亲密接吻搂抱,KTV的目击证人称两人接吻两分钟像恋人。

而张鑫的回答是王晶刚开始并没有出格的举动,所以自己主动走到了他的身边。

其证词也存在漏洞,像是之前她的丈夫发短信表示自己不太舒服,希望她快点回家,但是短信被忽视,而张鑫表示工作时没有时间回复,自己拍了一段KTV内的视频发给他,但信号不太好,没有发送成功。

辩护律师却质疑,既然你能够发送视频,就说明你是有时间回复短信的,即使你在庆功宴上。

且KTV的监控视频上显示张鑫是主动坐到高云翔的身边,并和他进行交流的,甚至还称中国大帅哥来了。

从当晚的录像中看,王晶和张鑫的确是有不少亲密的举动,其中在KTV内就有肢体上的接触,女当事人并没有表现出很大的反抗。

至于房间内发生的事情,高云翔和张鑫各执一词不好判断,不过KTV和酒店门口却有录像为证,可能这里将成为案件的突破点,就看陪审团怎么判断了。

站在高云翔和王晶的角度来看,其实律师方面已经算是取得了巨大的进步。陪审团最主要的争议就是高云翔当天有没有构成对女受害人进行人身自由的侵犯,若没有,那么重点性侵的罪名几乎等于是不成立了。

从目前的形势来看,事件似乎进行了全面的反转,真相更像是张鑫主动出轨高云翔,回家后被丈夫发现怕被责怪就一股脑的把责任全部推到男方身上,原以为会不了了之,没想到高云翔和王晶态度如此顽强,坚决不肯息事宁人。

去年该案在审理时,张鑫的丈夫张起淮也曾出庭作证,但不仅没能帮助到自己的妻子,反而前后证词不一,漏洞百出。

律师还询问张起淮,是否有大骂张鑫与王晶相识的中间人,张起淮也使出和张鑫一样的套路,称自己不记得了。

之前张起淮被问到,得知此事之后是否有愤怒,并责怪张鑫,当时他予以否认。他还表示自己对妻子强调不要撒谎,其中并没有生气和不信任,是太过担心导致。但此次他含糊不清的回答,让他之前的证词更加备受质疑。

张起淮还说出该案件的重点,他承认自己是在张鑫睡着情况下,没有经张鑫同意就选择报警。但面对警方上门询问,张鑫总不能说自己是自愿的,这样无疑就是承认自己出轨,由此让人更加坚信之前的推测。

在报警之后的第二天晚上,张鑫还与丈夫一同出席剧组派对,这对于刚刚受到惊吓报警的人来说,再去剧组派对,还有可能与害自己的人见面,确实有些匪夷所思。

据悉,张鑫还曾对王晶索要法拉利,当时就遭到张鑫的否认,她表示即使说过也只是玩笑而已。

在之前庭审中,张鑫还表示刚刚起诉高云翔时,曾有剧组高层找她谈话希望她撤诉,但遭到她的拒绝。如今她将高云翔和王晶搞得身败名裂,一旦张鑫败诉,一定还会遭到高云翔以及王晶的反诉,虽然是王晶对其有意在先,但这种事情从来都是你情我愿,没有女方的同意,以高云翔的和王晶的身份还真没必要强迫她,毕竟他们两人并不缺钱,而且高云翔长相也十分帅气。

看到这里有小伙伴可能会说有料君偏袒高云翔,但我们要分清一个概念,出轨和犯罪是两回事,一个是道德层面,而另一个属于法律层面。无论如何,高云翔出轨已成事实,他坐实了渣男人设,因为这件事,高云翔在国内新戏被叫停,也处于被封杀状态,被道德批判是罪有应得的。但每个人都享有被法律公正对待的权利,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不要把莫须有的罪名强加到他人身上,相信法律会给出最公正的答案。

【版权声明:本文为@糊说娱有料 独家原创,个人可点击分享转发,任何平台未经允许不得抄袭或转载,违者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yulebaqiangpi@163.com】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