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原创 银行信贷支持已超9535亿元 刘克崮:金融是抗击疫情、支持实体经济的基础力量

中国小微金融促进会筹备组负责人、国家开发银行原副行长刘克崮

稿源 | 搜狐智库

编辑 | 郑青春

为减少疫情对经济和企业的影响,国家相继出台了一系列企业支持政策,帮助企业渡过难关。据相关统计,截至2月26日,国家部委、一行两会、各省市政府发布的新冠肺炎防控支持政策已达1228项,其中关于金融机构支持企业的政策有170余项。截至目前,银行金融机构为抗击疫情提供的信贷支持金额已经超过9535亿元。

与非典时期的政策相比,本次疫情期间财政政策的应对策略有什么特点?如何进一步提升政府在危机事态的反应能力?借鉴2003年“非典”的历史经验,此次疫情对经济发展会带来哪些契机?就相关问题,搜狐智库对话了中国小微金融促进会筹备组负责人、国家开发银行原副行长刘克崮。

搜狐智库:您如何评价目前金融和财税在抗击疫情方面做的工作?

刘克崮:金融是抗击疫情、支持实体经济的的基础力量。当前政府金融工作主要是为参与抗疫的企业及部分公共设施提供应急性贷款,来保障疫区急需的医疗物资生产和特殊时期的大众生活供应。同时金融业也将支持和保障各产业和行业逐步复工复产,维护正常的经济和社会运行。从目前抗疫期间的企业扶持政策来看,主要集中在金融机构信贷及财税减免优惠两个方面。

在金融机构信贷层面来看,主要是通过优化服务流程、支持“两类企业(防控企业、支受困企业)”的方式减少疫情的影响。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都在自己主管领域实施了抗疫应急及市场保障等方面的系列措施。

具体就银行业金融机构而言,它们在支援抗疫过程中发挥了直接和突出的支持作用,比如国家开发银行,武汉分行在1月24日,即除夕当天完成授信审批,向武汉市发放应急抗疫贷款20亿元。1月29日,国开行天津分行在一天之内完成三个企业3.5亿元评审承诺。2月6日,国开行成功发行1年期135亿元“战疫”专题债券的社会融资。截至2月10日,国开行累计完成疫情防控应急贷款授信350亿元,实现发放204亿元。其它大中银行也有积极的行动,根据银保监会发布的信息,截至2月26日,银行金融机构为抗击疫情提供的信贷支持金额已经超过9535亿元。

从财税层面来看,主要是通过财政贴息和税收减免方式减少疫情的影响。在财政贴息方面,2月1日,金融部门《关于支持金融强化服务 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对新增的疫情防控重点企业贷款,在提供优惠利率信贷的基础上,按再贷款利率的50%给予贴息。税收减免方面,2月6日,财税部门《关于支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有关税收政策的公告》,对疫情防控重点企业新购置的设备,允许一次性计入当期成本费用在企业所得税税前扣除,并可按月申请全额退还增值税增量留抵税额;同日,《关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免征部分行政事业性收费和政府性基金的公告》,对与新型冠状病毒相关的药品,免征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费及药品注册费,免征航空公司应缴纳的民航发展基金。

同时,为了应对此次疫情,各级地方政府纷纷出台针对企业发展的专项扶助政策措施。据统计,31个省级行政区均发布了相应政策,各级政府及委办局发布政策总数达到了1228余项,从规模和数量上来看均远超非典时期。在这个31个省中,政策发布数量前三位的分别为山东省、福建省和广东省,均超过了50项,主要包括:信贷融资便利、税费及租金的缓减免、部分企业资金返还、财政专项补贴、防疫及物资保障等。

搜狐智库:和非典相比,这次财政政策的应对策略有什么不同?

刘克崮: 2003年“非典”时期,中国政府主要采用了财政支持政策,除安排抗疫资金外,还对受影响较大的民航、客运、旅游、饮食、酒店等行业免征缓征流转税,对出租司机免征个人所得税。本次新冠疫情发生后,财政也安排了数百亿抗疫资金,同样采取了对相关行业企业减免税的政策,不同的是由支持全行业企业变为特定名单企业,这样更精准、更有力。

相比非典时期,这次疫情金融工具运用的较多。如央行的“抗疫”再贷款、“抗疫”中期借贷便利等增加流动性的措施;国开行的应急特别贷款;保险业的“抗疫”人身保险以及证券业的企业债等。金融和财政功能不同,是有分工的。金融从属于市场,侧重在全国总体及省市区域、行业供求关系上,发挥调节作用;财政政策侧重经济社会结构的调整和优化,主要是对公共设施、公共服务、公共卫生、防疫生产和民生保障等方面的支持。两者既有分工,又要协调配合,努力在宏观、中观和微观三个层面上,达到协调、同向、合力的效果。两者在对象上是有分工的,在方式上是不同的,同时在部分企业上有所交叉,比如在基础设施、重点行业和防疫性设备、用品生产等领域,银行给贷款,财政给免税、贴息或分担风险。

另外,和非典相比,受益于互联网信息技术发展和国家快速应急响应能力,我国的财政政策体现了很高的反应速度和执行力,这种中国速度也是我国政治、经济体制的一个核心优势。在突发事件面前,第一原则是生命第一、快速反应,以快打快,最大程度限制危机的影响范围,将公众伤害和社会损失降到最低。财政提供的专项资金和开发银行提供的应急特别贷款是战胜危机的战略性和基础性的资金保障。

我认为,将来可设立国家重大公共卫生应急基金,与新的改革完善后的国家公共卫生应急系统配套,由中央统一部署,在危机出现时同步启动,提前设置政策,以便于更好、更快、更高效地应对危机事态。

搜狐智库:对于财政政策还能做些什么来降低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您有什么建议?

刘克崮:本次疫情,会带来一些新效应,如进一步加速原有产能过剩产业、行业的内部生产要素重组和结构调整优化,再如会有诸多以在线为特征的行业也会迎来新需求、新机遇而获得发展,包括互联网科技公司、远程医疗、在线教育、在线会议、电商微商等,它们在疫情时期都有非常亮眼的表现。

疫情解除之后,人民大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会更加强烈。我国的财税金融政策要进一步贴近大众、贴近社会真实需求,契合时代发展变化趋势,更加积极有为。

本人看好疫情防治前景,也看好小微企业、个体户、自雇自就业者、农村新型经营主体和广大农民的未来前景,他们将是推动社会发展的“草根大军”、“蚂蚁雄兵”。

对此,我有三点建议: 一是要远近结合,加强传染疾病为主的公共卫生、生物安全、医疗机构、设备和医护人员队伍等的基本建设。二是要重金支持医疗、医药、生物、科学技术领域的攻关和创新。三是要深化公共卫生管理体制改革,建立一个科学、灵敏、快速、高效、准军事化的公共卫生应急处置体系以及与之配套的平战疫三结合的应急设施、装备和物资生产供应支持体系。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