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伊朗疫情坏消息频出:卫生部副部长确诊、死亡率超高、防控经验匮乏

视频截图:哈利其(图左)在发布会上不停擦汗。

当地时间2月25日,伊朗卫生部发言人、副部长哈利其(Iraj Harirchi)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稍晚些时候,哈利其本人公布了一段自拍视频,承认自己感染了病毒,并调侃称“病毒是民主的,不认识贫穷和富贵”。

此前一天,美联社援引伊朗半官方媒体劳工新闻通讯社(ILNA)的消息称,本月以来伊朗什叶派圣城库姆市已有50人死于新冠病毒感染的肺炎。据库姆市官员法拉哈尼(Ahmad Amiriabadi Farahani)透露,自2月13日起,该市已有50人死于新冠肺炎,并有超过250人正在接受隔离。但伊朗政府于2月19日才首次正式报告相关病例。

不过,哈利其否认了这一说法。阿拉伯卫星电视台(Al Arabiya)报道称,哈利其还说,如果库姆市因新冠病毒死亡的人数是媒体报道的1/4,“我就辞职”。但他也承认,目前约有900名疑似病例正在接受检测。

哈利其是伊朗防疫工作的主要负责人之一,常在一线工作,并且与疑似患者有过近距离接触。近期,他多次出席新闻发布会、接受电视台采访,当时都没有采取戴口罩等防护措施,且有发热、打喷嚏等症状出现。在一场伊朗国家电视台播出的新闻发布会上,哈利其汗流不止,不断地擦汗。第二天,他就被确诊了。

在哈利其确认感染后,伊朗国会的一名议员马哈默德·萨德吉也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自己感染新冠肺炎。

根据伊朗卫生部2月25日公布的数据,伊朗目前已有16人死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累计95人感染。

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在24日的媒体通报会上说,虽然新冠疫情尚未达到全球大流行的地步,但各国应为潜在的大流行做好准备。

死亡率远超世界平均水平

按照伊朗官方公布的数据,伊朗的死亡比例比任何其他国家都要高,死亡人数占总感染人数的近17%,远超世界平均水平。按照世界卫生组织上周的通报,目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死亡率约为2%。

早在2月13日,就有消息称伊朗出现过疑似新冠病毒感染病例,但随后伊朗官方否认这些病例与新冠病毒有关,因为感染者没有去过中国。

在2月11日,伊朗各地照常举行了伊斯兰革命胜利日集会游行活动,数百万民众涌上街头。

伊朗第一次通报新冠疫情确诊病例是在2月19日,在通报当天,两位患者已死亡。这两个确诊病例都来自伊朗的圣城库姆,确诊前没有和中国人接触过,也没有出过国,甚至连库姆都没离开过。

随后,伊朗的确诊病例快速增加,21日新增13例,其中2人死亡,22日新增10例,其中1人死亡……25日更是陡然新增确诊34例、死亡4例。但迄今为止,传染源一直无法查清。

伊朗卫生部官员莫瑞兹(Minou Mohrez)说,病毒已到达包括德黑兰、巴博勒、阿拉克、伊斯法罕、拉什特等在内的很多城市,“很明显,新型冠状病毒已经开始在伊朗传播。”据美联社报道,首都德黑兰第13区的市长拉赫曼扎德也被隔离了。

为了防止病毒传播,伊朗全国大部分地区的学校暂时停课,并暂停足球比赛和电影放映,首都德黑兰的地铁和公共汽车内,每天都进行消毒。

一位名为Parsa的德黑兰市民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现在生活还照常,德黑兰街头戴口罩的人并不多,因为人们被告知只有感染者和感染者的接触者出门需要戴口罩。“不过也有一些人囤积了他们根本用不完的物资,包括食品等等,造成了很多东西短缺。”

伊朗的疫情也正在向国际社会扩散。加拿大、黎巴嫩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都出现了伊朗的输入病例。仅2月24日一天,5个中东国家都宣布,境内出现首名新冠确诊患者,分别是阿富汗、巴林、伊拉克、科威特、阿曼,且这些感染者都与伊朗有关。其中,科威特公布的3个病例来自上周从伊朗东北部城市马什哈德市撤离的700人之中,但伊朗尚未报告马什哈德出现任何病例。再加上媒体报道与官方公布数据之间的反差,让外界对伊朗政府的信息产生了疑问。

WHO紧急项目执行主任迈克尔·莱恩表示,伊朗的疫情还处于初期发展阶段,伊朗政府很可能只注意到了症状非常严重的病例。

目前,已有巴基斯坦、伊拉克、土耳其、阿富汗和亚美尼亚这5个邻国宣布关闭与伊朗边境。此外,还有一些国家暂停了与伊朗的交通往来。

2月23日,伊朗总统鲁哈尼在出席内阁会议时表示,德黑兰将动用军事力量控制疫情,尽可能地减小损失。据伊朗Press TV报道,鲁哈尼当天还签发命令,要求伊朗卫生部长纳马基牵头成立国家疫情防控指挥部。

尽管公开的信息显示,感染病例多出自库姆,但伊朗并没有打算封锁这个疫情重灾区。库姆市长在2月25日晚称,封锁这座城市“不是一个合适的解决方案”。

伊朗商务部官员Musan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说,现在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事件,“不过你应该知道,疫情被西方媒体渲染得很严重。”

缺乏防控经验,医疗资源有限

库姆位于德黑兰以南约150公里处,是什叶派重要的朝圣地,拥有100多万人口,每年接待约2250万游客。

因出差曾多次到库姆的中资机构员工徐松对《中国新闻周刊》说,由于是宗教圣城,库姆的经济水平一般,但是人员往来非常频密,每年都有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朝圣者流动到库姆去。而且不仅仅是伊朗国内的教徒,其他国家的穆斯林只要是信奉什叶派的,都把库姆当作圣城。

公元9世纪初,什叶派第八伊玛目阿里·礼萨把妹妹法蒂玛·马苏玛的陵墓建在库姆。什叶派最大的神学院——库姆神学院也坐落在这里,伊朗伊斯兰革命领导人霍梅尼年轻时就曾在这里讲学。

徐松说,库姆没有什么高楼大厦,街道很窄,清真寺非常多,到处都是朝圣的人,人流密集,妇女们从头到脚裹着着黑色的大袍子。库姆无论是街上的卫生条件还是当地的医疗、健康、卫生方面的能力,都远远比不上德黑兰、伊斯法罕这样的大城市。“库姆本地医院我没有进去过,但从外观看规模都非常小。”

据《金融时报》报道,由于美国多年的制裁,伊朗应对疫情的能力令人忧虑。如果感染人数过多,伊朗基本不可能有足够的设备和资源去筛查、诊治患者。

在ILNA发布的报道中,法拉哈尼说当地没有一个护士有合适的防护装备,一些医疗专家已经离开了库姆,政府也没有针对库姆采取任何特别行动,他认为“政府在控制病毒方面的表现并不成功”。

中国驻伊朗前大使华黎明认为,问题恐怕出在伊朗没有任何防控大型瘟疫的经验,有效的防控手段和措施也是缺失的。

华黎明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气候上,整个伊朗干燥少雨,光照很强烈。饮食上,穆斯林的食谱相对比较窄也很讲究,肉食基本就是牛羊肉、鸡肉,鱼类只吃无鳞的,而且对于动物宰杀有严格的规定,例如在动物脖子的几寸处入刀,动物的血必须要放干净等等。如果动物是摔死的或者被枪打死的,他们是不吃的。所以,无论是自然条件还是民众生活方式,伊朗都属于不太容易受瘟疫侵袭的那类国家。在历史上,没有发生过大规模的疫情,近些年的非典、H1N1等疫情对伊朗影响也都不是很大,没有在伊朗大规模爆发。

“伊朗面临的灾害主要是地震,他们应对地震很有一套,但是传染病防控,他们实在没经验。”华黎明说。

据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统计数据,2003年全球累计非典病例共8422例,涉及32个国家和地区,当年伊朗病例为零。从2012年至2019年6月30日,全球向世卫组织报告的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MERS)感染病例总数为2449例,其中845例死亡,涉及27个国家,主要在中东、北非和韩国,其中伊朗报告了6例感染病例。

据彭博新闻社2019年根据全球各国环境、医疗、健康风险等因素综合评比的国家健康指数中,伊朗排名为69位。WHO地中海东部区域办公室成员阿布巴卡尔说,伊朗拥有区域内最好的医疗卫生系统之一。

徐松介绍,伊朗首都德黑兰的医疗水平比较高,大型公立医院的硬件软件水平和国内三级甲等医院的不相上下,但在整个德黑兰,这样水平的大医院只有有限的几所,大量存在的是专科医生自己开的小诊所。一旦爆发大规模传染病,这些小诊所恐怕是没有能力去接诊、确诊感染者的。

伊朗卫生部长纳马基2月23日表示,伊朗每个城市都会设立至少一家新冠肺炎定点医院,在德黑兰等大城市可能会增加,治疗费用全免。全国将投入至少230家医院,用以接受新冠肺炎患者。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文中徐松为化名)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