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原创 湖北农村一老汉只身上京,惊动了军区司令员!

秦基伟上将,是湖北红安县七里坪秦罗庄人。1980年,他正在北京军区担任司令员。

一天,秘书突然进来报告说:

“秦罗庄里有位失散红军,来了找你。”

秦基伟迎来一看,一眼就认出了他。

原来,此人名叫秦基绪,是当年和秦基伟一起报名参加红军的八个同村青年之一。秦基伟见到秦基绪很意外:“你还活着啊!”

秦基绪点点头:“八个人,只剩下我们两个了。”

戏剧性的是,秦基伟当了司令员,秦基绪却在家务农。

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呢?

这得从他们参加红军说起。

秦基伟参加红军,还得从一场大瘟疫说起。

秦罗庄原叫罗庄,是一个姓罗的庄园。后来姓秦的人将姓罗的庄园买下了大部分,村子就叫秦罗庄了,也渐渐以姓秦的为主了。秦基伟的祖辈都是秦罗庄的种田人,但家境还不错,在村子里也说得上话。秦基伟有五弟兄,是家中最小的,因此是家中的娇儿,一身宠爱。

不料,在他10岁时,黄安一场大瘟疫改变了他的人生。

首先,他的母亲染疫去世。第二年,父亲和伯父也染疫去世,第三年哥哥又去世。秦基伟才12岁,就成了孤儿。

因为这一场瘟疫,秦基伟家破人亡。

以后,他什么农活都干过,什么苦都吃过。

1929年8月,秦基伟还不满15周岁,和本村七个伙伴一起准备去参加红军。他们一起跑到乡苏维埃政府,软缠硬磨,才得到一张介绍信。拿着这张介绍信,他们一路疯跑,找到红11军第31师,八人全部当上了红军。

秦基伟后来回忆说:

“有件小事,说起来挺有意思。当时,和我一起参加红军的有七个人,乡里乡亲,半大伢子,在一起玩熟了,参军了也不想分开。于是我们就商议:分兵排队时站到一块儿,最好分到一个班,哪怕分到一个排也行。谁知分兵的干部精得很,像看透了我们的心思,故意跟我们过不去。集合之后,他让我们报数一二三、一二三。报完之后,又让报‘一’的上前一步,报‘三’的后退一步,报“二”的原地不动。这样一来,我们几个人一下子分成了三行,每行到一个团。这下倒好,本想分在一起,却偏偏各奔东西了。”

秦基伟被分到3团机枪连当战士,从此他浴血奋战,从战士到班长、排长,几十年中一直升任到军长、司令员。但是,在战斗生涯中,七个人一直各在不同的部队,很快就互不知音信了。

1957年,秦基伟赴任昆明军区司令员前,第一次回秦罗庄,但没其他七人的消息。他想不到突然冒出了一个秦基绪,又惊又喜。

秦基伟疑问,才知道,原来,参加红军后,秦基绪一次在战斗中打散,回了家,在家中务农,且多年来生活一直困难,现在要落实政策,所以上北京来找秦基伟给他作证明人。

秦基伟问:“其他六人呢?”

“早就死了。就我们俩命大。”

秦基伟感叹不已。

随后,他留秦基绪在北京住了八九天,让人带他看了北京的名胜古迹,然后如实给老家县民政局写信,为秦基绪作了证明。

秦基绪回乡后,对乡亲们说:“虽然秦基伟当了大司令,我是个农民,但是我不后悔。参加红军,是我最光荣的经历。”

由于秦基伟写了证明,他很快也享受到了应有的优抚政策,生活困难得到了解决。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