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益

韩国疫情告急!“新天地教会”集会照旧,还禁戴口罩、拒检测、隐瞒名单

2月24日,首尔市举行紧急会议,称将采取“先发制人”的措施遏制疫情,包括设立24小时运行的筛查中心,让医护人员在此检测疑似病例。图为首尔市市长朴元淳(右二)在会议中。中新社发 首尔市政府供图 摄

2月25日下午4时许,韩国政府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公布了新冠病毒最新确诊人数,累计确诊新冠病毒患者已达977例,其中与“新天地教会”大邱教会有关的确诊病例为545例,占确诊总数的56%。

“‘新天地教会’教徒集体感染新冠病毒事件发生前后的情况截然不同。”韩国总统文在寅在2月23日的青瓦台工作会议上表示。1月20日出现首个确诊病例后,韩国的新冠病毒疫情一度较为稳定,至2月18日“新天地教会”出现首例病患时,共31人确诊。

但随后的一周,因“新天地教会”等聚集性疫情爆发,确诊病例数迅速上升,19日达51人,20日破百,21日超过200人,22日达346人,在23日陡增至602人。

同日,韩国政府将新冠病毒疫情预警级别调至最高级别的“严重”级别。韩国中央应急处置本部副本部长金刚立表示,该级别对应的是“全国范围内出现社区传播现象”。

2月25日上午,韩国执政党、政府和总统府青瓦台就当前疫情召开协商会议,决定将大邱划为特别管控区,采取超强“封锁措施”力阻疫情蔓延。

不过,青瓦台发言人康珉硕随后对媒体表示,目前的“封锁措施”并不是“武汉式防疫”,仅指尽快寻找并隔离接触病例的人员,阻断疫情扩散及社区传播,并不是禁止交通出入。

当天,文在寅访问大邱市,要求动员一切力量,“争取使疫情拐点在本周之内到来”,并指定韩国国务总理丁世均在当地坐镇指挥工作。

早被称为“邪教”,但政府难以干预

“新天地教会”是导致韩国疫情骤然加重的“罪魁祸首”。这个于1984年建立的教会,创建人为现年88岁的韩国人李万熙,总部位于韩国京畿道果川市。在教会内,李万熙被称为“应许的牧师”,信徒则称他是耶稣派来见证《新约 启示录》预言成真的随从。

“李万熙具有个人魅力和营销技巧。”韩中友城协会会长权起植对《中国新闻周刊》介绍,“他的营销技巧是从普通教会招募追随者。他派‘间谍’进入正常的教堂,并向教堂的成员进行宣传。”

多位韩国民众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在此之前就听说过这个团体,“是韩国著名的邪教团体,早就被主流媒体揭露过。”据《韩国先驱报》报道,早在2007年,韩国文化广播公司(MBC)就曾报道过该团体。

但是,曾任韩国总统金大中秘书的权起植坦言:“在韩国,因为宗教信仰自由的保护,政府无法干预他们。”

该教会疫情爆发后,韩国总统文在寅也强调,政府介入“新天地教会”涉疫场所管理,是“为确保社区安全采取的不可避免的举措,并非要限制宗教自由”。

“新天地教会”官网称,其在韩国和全球拥有超过20万信徒,在韩国有1100多个聚会点和附属机构。

《南华早报》报道称,在人口250万的大邱市,有1.3万人是新天地的信徒,包括2月18日第一位被确诊的61岁感染者。

这位感染者近期没有海外旅行史,但在出现发热、咳嗽等新冠病毒肺炎症状后,仍于2月9日和16日参加了周日礼拜活动。美联社援引一位知情者的话说,在“新天地教会”,参加与教会有关的聚会“不是一种选择,而是一种要求”。

同期前往该教堂参加活动的还有近1000名来自大邱及庆尚南道、庆尚北道的“新天地教会”信徒,以及6位来自京畿道的信徒。

一些知情人士描述了聚会的场景。据《纽约时报》报道,该教会的集会禁止戴眼镜或口罩,信徒们会挤在一起,坐在地板上。前教会成员称,他们即使生病也会来教堂。礼拜结束后,他们分成小组学习圣经,或者到街上去传教。

《韩国先驱报》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称,在礼拜仪式上,信徒会大声喊“阿门”,他们的祈祷会涉及身体的亲密接触,比如用手臂抱住下一个人的肩膀。

疫情发生后,1000多名参加9日、16日礼拜的信徒被隔离在家中。韩国政府对他们和其他数千名相关人员进行了病毒筛查。三天后,98人被确诊新冠病毒肺炎。一周后,与该教会有关的新冠病毒肺炎患者已超过500人。

拒绝检测、隐瞒名单

据韩联社消息,截止2月25日,除确诊病例外,共有约3.6万人接受了韩国政府组织的病毒检测,其中2.2万人的检测结果呈阴性,其余人员的检测结果尚未出炉。

韩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曾指出,“新天地教会”的第一位感染者最初拒绝进行新冠病毒检测。

“该教会的信徒不害怕疾病,因为他们相信永生。他们相信那些生病和死亡的人最终会死于缺乏信仰。”有知情者对《韩国先驱报》透露。不过,“新天地教会”随后发布声明,否认要求信徒拒绝参与检测。

对此,2月24日,韩国国务总理秘书室等与“新天地教会”进行磋商,要求教会积极配合卫生部门检测工作,鼓励信徒(包括准信徒)接受检测。。

韩国政府还要求“新天地教会”提供各地信徒的名单和联系方式,包括姓名、身份证号码、联系方式和住址。但是,权起植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由于该教会的机密性,他们可能在提交名单时隐藏了一些特殊的信徒,例如政客、娱乐明星、官员等。”

“若不能有效阻断社区传播,大邱疫情很可能扩散至全国。”韩国中央应急处置本部副本部长金刚立当天表示。鉴于当地医疗资源不足,文在寅2月23日在工作会议中指出,如有必要将争取民间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的合作参与抗疫。

2月25日,韩国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宣布,韩国政府将对所有“新天地教会”信徒进行病毒检测,并随时公开检测结果。对策本部表示,若教会方面不积极配合政府防疫,将采取法律手段。

此外,对策本部还要求教会先提供今年访问过大邱教会的信徒、访问其他地区的大邱教会信徒等高危人群名单,目前将先对高危信徒进行病毒检测,并致电询问其余信徒是否出现异常症状。

首次行使“命令休课权”

“新天地教会”疫情发生后,韩国政府并未第一时间提高新冠病毒预警级别。直至2月22日,政府仍然决定继续维持第二高的“警惕”级别。中央应急处置本部副本部长金刚立当天表示,韩国新冠疫情依然集中发生在特定地区、特定团体和设施。

但与此同时,聚集性病例在韩国各地接连发生,并逐渐影响到韩国军队、驻韩美军、韩国国会和总统府青瓦台等机构。

2月19日,到韩国国会大楼出席讨论会的韩国教员团体总联合会会长河润秀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出席相关讨论会的韩国第一大在野党未来统合党党鞭沈在哲等450名与会者随后接受病毒检测并进入居家隔离状态。24日、25日的韩国国会全体会议随之暂停,国会大楼也被关闭消毒。

20日至23日,韩国济州海军部队、京畿道抱川陆军部队和大邱陆军部队5名官兵先后确诊感染新冠病毒,韩联社称部分案例系在营内被其他确诊者传染。截止23日,韩军已有7700名官兵被隔离检测。24日,一位居住在大邱市的驻韩美军家属确诊新冠病毒。

此外,一支赴以色列朝圣的39人韩国旅游团中,中有29人近几日先后确诊新冠病毒。大部分确诊患者在2月16日回国后曾前往公共设施、参加团体活动,部分患者还前往书店和教堂上班。

2月23日,自2009年甲型H1N1流感后,韩国政府时隔11年再次发布最高级别的传染病“严重”预警,并设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史上首次由国务总理出任本部长。

随后,韩国教育部首次行使“命令休课权”,决定将全国幼儿园、中小学等各级学校2020学年的开学日期从3月2日推迟至3月9日。首尔市政府从24日起推行市公务员“错锋上下班制”,体育馆、图书馆、博物馆、美术馆等文化设施全面暂停开放。

据韩联社报道,韩国政界和医疗界有不少意见要求政府禁止中国公民入境以防疫情扩散,但截至2月25日,文在寅政府仍表示将维持现行措施。当日举行的国务会议还决定额外拨款5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2888万元)用于隔离保护中国留学生。

“(韩国新冠病毒肺炎患者)自华入境者中的确诊者人数并不多,中国留学生也是经过严格的检疫流程后才入境,无需过度担忧。”首尔市长朴元淳表示。韩国政府预计将有约一万名中国留学生在未来一周入境韩国。

但另一方面,以色列政府于2月22日晚开始拒绝韩国公民和14天内访问过韩国、日本的外国人入境,800多名被拒绝入境的韩国旅客因此滞留于特拉维夫机场。随后,巴林等五国先后宣布类似禁令。中国香港地区也从25日起禁止14天内访问过韩国的外国人入境。

针对韩国疫情爆发态势,中国多地也采取了应对措施。2月24日,吉林省延边州也紧急召开防控领导小组专题会,专门部署境外输入性疫情防控工作。

同日,青岛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第32次例会召开,青岛市委书记、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总指挥王清宪强调,要严防境外疫情输入,强化风险评估和口岸检疫,坚决防止疫情输入扩散。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