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原创 这一战,鬼子连八路军的面都没见着,却死伤几百人,还损失一伪军团

1945年春,日军对大清河北进行“抉剔扫荡”,到六天,占领了河北雄县米家务周围的村庄。

八路军主力已跳到外线去了,只有地委、分区机关和武工队在米家务原地坚持斗争。

天蒙蒙亮,鬼子包围了东大村。村子里静悄悄的。日军满以为偷袭成功,气势汹汹地分路冲向村庄。刚到村边,一阵猛烈的枪声突然撕破了沉寂,密集的子弹从屋顶上、房角边和村边的塄坎上飞出来。鬼子立刻像热锅上的蚂蚁,乱了阵脚。他们只看到自己死的死,伤的伤,一个个倒下,却不知“神八路”的枪到底是从哪里打出来的。

鬼子大队长伊斗武雄恼羞成怒,架起大炮就向村子里轰击。足足轰了半小时,天已大亮。村子里浓烟弥漫,却听不到还击的枪响。于是,以为八路军消灭得差不多了,便一齐拥进村里。

谁知一进村口,迎面高墙上写着几个触目惊心的大字:

“消灭日本法西斯强盗!”

鬼子一见就哇啦哇啦地吼叫:“快快地挖掉!”

几个伪军刚扑到墙根,脚下浓烟腾起,连环雷开了炸。那几个伪军被炸得血肉模糊,而墙上的大字标语却岿然不动。

这时伊斗武雄策马驰进村子,在一座大院门口停住。有个汉奸迎上来谄媚地说:“太君,这是八路的司令部。八路统统的跑了!”

伊斗武雄狂笑一阵,翻身下马,身边一个鬼子接过马缰,想拴到左边的槐树下,不知从哪里飞来一串手榴弹,炸了个人仰马翻。伊斗武雄一下窜出几丈远。就在这时,房顶上、树洞里、断墙后面到处飞出子弹和手榴弹。

伊斗武雄狂吼:“八路大大的有!”

可是,八路军在哪里呢?

原来米家务的地底下全部是地道,在村子中联成了一体。以地道为基础,米家务的屋上、地面、地下三者结合构成连环火力体系。结果,日军以伤亡100多人的代价占领了战士们头顶上的空村,却连一个八路军的影子也没见到。

编辑

伊斗武雄像一匹发了狂的野兽,逼着伪军寻找地道口。

怕死的伪军除了继续捣响几窝地雷以外,连地道缝也没瞅见。这时,有个秃头汉奸把鬼子领到村北头,如获至宝地指着一眼井嚷道:“八路军的地道口!”

鬼子低头一看:井很浅,里边没水,井底有块木板,木板上还有脚印,木板旁边有个大洞。这不是地道口是什么?在鬼子的刺刀逼迫下,一个伪军被推进井里。木板突然分成两半,向下一闪,只听到—声绝望的惨叫,他落到黑沉沉的井底去了。鬼子再低头一看,依然是枯井、木板和旁边的一个大洞。另一个伪军又被推进去,又和前一个一样掉下去,就没有上来。

日军逼着伪军继续往井里跳,伪军们吓得浑身乱抖。那个秃头汉奸怕逼到自己头上,又赶忙献计:“放火烧村,还怕八路军不出来!”

他们的活动都被八路军荫蔽在地下了望洞里的观察员看得清清楚楚。作战参谋抓起电话机的听筒喊了一声:“西大村,打出去!”

很快,西大村响起连珠般的枪声。

枪声愈来愈急,愈来愈近。伊斗武雄取出望远镜向西大村望了望,不敢在东大村停留,喝令伪军第18团就地防守,自己带着汉奸和鬼子向西大村奔去。

正在这时,分区司令员刘秉彦和分区武委会主任朱泽民带着分区警卫连和雄县县大队由外线转回米家务。于是,他们决定从头顶上的伪军开刀,当夜就动手。

伪军离开日军先失了七分胆,天一黑,就从花了很大代价占领的房屋里撤出来,一个团全部龟缩在村东头一家孤立的染坊院里。他们以为在这里比较安全些,哪知道染坊底下正是八路军的地道。

他们正躺在火山口上。

半夜时分,突然染坊院里爆发出一阵轰隆隆的闷响,八路军事先埋下的地雷和炸药一窝窝地爆炸了。敌人像被捅了的马蜂窝,嗡然大乱,没头没脑地乱撞。武工队的机枪组和县大队布置在染坊对面的几家屋顶上的机枪,以密集的火力封锁染坊的大门,战士们把手榴弹连续抛向院中,染坊里霎时一片火海,映红了半个夜空。

突击队员刚冲进院子,大部敌人就举枪投降。

不到一个小时,伪军第18团就全部报销了。

战斗打响后,西大村的鬼子立刻紧急集合,并发出信号弹和东大村的伪军联系。可惜伪军还没顾上联系就完了蛋。吃尽了苦头的伊斗武雄也学了乖,眼巴巴地望着米家务,连村口也没敢迈出一步。第二天一清早,他们早饭也没吃,在西大村放了一把火,就向据点逃去了。

这一次出战,他们整整8天时间,连一个八路军的面都没见着,却死伤了100多人,还丢掉了一个伪军团。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