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管涛:疫情只是短期扰动因素,中国在全球产业链的地位是上升的

受疫情影响,国内的人员流动、生产活动陷于停顿,不少人担心会加速制造业的转移,疫情对中国在全球供应链的地位产生了哪些影响?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原司长管涛在“当前形势下的经济前瞻与资本市场展望”网络会议中给出答案。

管涛认为,外资在中国制造业中扮演的角色地位下降,不等同于中国在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中地位的变化。疫情对中国的影响是短期的扰动因素,中国在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地位的变化是受中长期因素的影响。

以下为演讲精编:

我讲一讲疫情对全球供应链的影响。疫情发生以后,国内的人员流动、生产活动,大家担心会加速制造业的转移。

实际上,从“非典”的经验来看,当时也遇到了类似的问题,当时大家也讨论是要转移生产,但我们可以看到,从“非典”以后,中国利用外资里制造业的占比大幅下降,2003年的制造业在利用外资里的占比是70%,但现在只有20%多一点点,确实占比降低。

外商投资企业在进出口中的比重下降了,从60%降到了2019年的不到40%,看起来外资在中国的整个制造业扮演的角色地位在下降,但是这不等同于中国在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中地位的变化。

第二,制造业利用外资少了,但是非制造业利用外资占比在提高,我们在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中的地位反而是在上升的。

比方说,日本松下40年前进入中国市场的时候,主要是向中国市场做家电的,但现在它在中国搞了一个集团,已经不是简单的制造了,还有服务、物流、研发的投资。

从产业链的角度来讲,我们更加嵌入到全球产业链供应链里面。

第三,外企确确实实在进出口的中国份额是下降的,但是民企是异军独起。而且民企2019年在进出口的份额已经是超过了外企,占到42.7%,外企只占到39.8%。外企原来是在中国组装生产对外销售,现在在中国生产向中国销售。

第四,中国在全球产业链供应的量和质都有明显的提升。中国在全球贸易里的份额上出口是全球第一。中国的贸易顺差中,按照增加值口径,相当于中国海关口径贸易顺差的一半多一点,2005年的时候还是95%,到2015年的时候只有51.5%。

中国的很多产品不完全是中国生产的,涉及到国外的很多环节,最典型的就是苹果手机的例子。从中国加工贸易的情况来看,加工贸易的增值率也在提高。2013年的时候,加工贸易的增值率只有不到50%,2019年提高到70%左右。

我们要把外商投资和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的关系做一个区分,外商投资是不是投制造业那是另外一回事。即便是对制造业的投资减少了,也不意味着中国整个利用外资是减少的。

此外,产业链、供应链不完全是外商投资,本地企业也发挥了很大作用。所以我认为,疫情对中国的影响是短期的扰动因素,中国在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地位的变化是受中长期因素的影响。(编辑/古双月)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