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游

“自从你开始读这个,你已经走了大约3000公里”

你最近如何?还在家吗?是不是捧着咖啡坐在电脑前发呆?是不是厨艺已经将近枯竭?

在恢复有序复工的步调之前, 我们征集了2位在厦青年的居家体验,请他们记叙下在这“漫长的假期”中获取的经验、思考和期待。

01

🌎

@NikoXu

当你坐着不动时,地球已经带你走过了千万里。

早上9点,我被昨晚设定的闹钟吵醒,翻了个身,我接着睡。

我是在2月10日返厦的,公司告知我们可以先在家办公,这样舒适慵懒的时光不可多得,于是我学会了睡懒觉。

10点16分,我终于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了,随便洗漱了一下,倒了杯牛奶坐到电脑前,打开昨晚同事发给我的文件。身为一个设计师,常常一坐就是很久,在办公室跟在家坐着几乎没什么区别,唯一的区别就是我的小猫初七偶尔会过来给我捣乱。

再抬头已经将近12点,我随便叫了一份套餐饭外卖。外卖是12点34分送达的,半个小时时间,不算快也不慢。边刷剧边吃完饭,我瘫在沙发上不是很想动,但脑子里萦回环绕的还是电脑上未完成的工作。

好不想动啊。

可是活儿还没干完,活儿没干完就赚不到钱。

混口饭吃我容易吗我。

算了还是起来吧,我这样瘫着很像吃饱了懒懒散散的初七,我可不能跟这个小东西一样。

起来继续坐到电脑前面,跟Adobe软件决一死战。一下午时间,我起身上厕所2次,倒水3次,想砸电脑4次,看手机摸鱼5次,逗猫8次。坐着坐着就翘起了二郎腿,再后来又想到是在家里,于是变成蹲在椅子上;枸杞放在办公室里了,所以一下午喝的都是白开水;看电脑屏幕看到眼花,脖子日常酸痛;初七真的很烦,可爱得惹人烦。

傍晚我突然很想吃火锅,于是叫了一份冒菜,看见红彤彤的汤面我就很欢喜。晚上我的专注力骤然拔高,所以认认真真工作了3个小时,期间在微信上回复同事1次,回复母上大人1次。停下来休息片刻的时候,我意识到自己在家里坐了一天。

接着就想到此前看到的一条微博:

世界真奇妙。宇宙那么浩大,地球在银河系里显得很渺小;可在我这个凡人眼里,地球却又那么浩大。当我开始思考“我每天这么努力是为了什么”这个问题时,初七开始挠我的椅脚,打断了我的思绪。

好像人都是这样,总会深思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但又不得不在思考过后,回头关注自己眼下的生活。或许发想、幻想是人类的本能,否则世间怎么会有那么多令人称奇的创意和科技。

在家办公的日子很琐碎平常,只是脑子一闲下来就会想七想八的,要放在以前呆在办公室里,我唯一会发想的就是“吃什么”和“初七在干嘛”。或许明天我还是会想七想八,但有初七陪着我,我也不会感到孤独。

02

🔕

@T

所有声音归于缄默

我是一名自由职业者,已经习惯在家不出门,所以即使疫情当前,我的生活与以往别无二致。

只是我听不到以往的“市声”了。

租屋临街,从窗口一眼可以望到外头的道路,宽窄有序,进出的人脚步匆匆。路过的人或打着电话,或骑车摁铃,再或和同行人侃侃谈天。

最近这段时间,听到这种声音的频率明显降低。雨天是潮湿到底的,容易把人的心情都淋湿,沿海必不可少是南风天,屋檐滴答漏下开春信号,而我深切所熟悉的、所敏感的市井声音却隐匿起来。本该是随处可寻、甚至惹人厌烦的聒噪响动,可一旦少了,我又感到丝丝些些的失落。

就好像敲开了一颗鸡蛋,怎么搅动都打不散,那种黏腻、缠绵、令人感慨的失落。

我平常更多关照诗歌、文稿、厨房和香烟,却未曾意想到这种名为“热闹”的声音会悄无声息地占据一个角落。我很少在文章里写到“人间”二字,这时间突然却想尽情叙述,那就是人间,我所熟知而身处其中的人间。

慨叹爱、死和精神的文章太多,我不想去抒发那些生硬的令人不知所谓的观点,只是这“市声”的消失,让我感觉所有声音仿佛都归于缄默,不可说的太多太多。

天什么时候会晴呢?大约是明日吧。

互动话题

你的在家体验是什么样的?

★ 你在家时会胡思乱想吗?都在想些什么?欢迎在文末留言与我们分享。

艺术西区 | 原创发布

----------------

编辑 | 林鹿森

配图来自采访对象&网络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