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原创 这位开国将军瞒着母亲,跟着红军走了,从此再也没见面

1930年夏,江西省萍乡市安源煤矿,太阳炙烤着矿井,黑黢黢的树叶子间,蝉“吱吱”地吵着,尘土飞扬中,几千个工人围坐在树荫下。

工人们用木板搭起一个简易舞台,舞台两边挂着红布,火红的颜色为漆黑一片的矿山增加了一丝生气,红布上的内容更是让人热血沸腾:“打倒资本家,工人求解放”、“砸烂旧制度,建立苏维埃”……

17岁的丁秋生,第一次参加这样的聚会,由于营养不足,加上长期繁重的工作,他身材矮小,只能看见众人的后脑勺,他灵机一动,爬到了树上观看。

一位书生模样的中年人,站在会场中间,穿着一身灰色长袍,眉宇之间英气逼人。小伙伴们告诉丁秋生,他就是毛委员。

毛委员没有讲一些文绉绉的大道理,而是说起了一些工人们都听得明白的大白话:“咱们工人干的是牛马活,吃的是猪狗食,是命苦吗?不是!根子是穷人身上压着三座大山!工人、农民要解放,就要拿起枪杆子,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封建势力,打倒贪官污吏,自己来当家作主!”

年轻的丁秋生听了这番话,顿如醍醐灌顶,也解开了一个一直困扰在他心中多年的疑问:凭什么穷人就要受欺负?

丁秋生1913年生于湖南省湘乡县,7岁时随母亲逃荒要饭来到安源,11岁就进了煤矿当童工。母亲经常在家感叹命苦,矿井的伙伴们也是怨天尤人,各自认命,大家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们也能推翻三座大山,翻身做主人。

丁秋生回到家,激动地告诉母亲:“我要参加红军!”

母亲慌了神,她不知道什么是红军,只知道儿子要离他而去了。

母亲哽咽着说:“咱们家本来就困难,万一你像你爹那样,我可怎么活……”

丁秋生的心里也很难过。他还没有出生时,父亲就外出打工,从此杳无音讯,母亲含辛茹苦地把他拉扯大,现在长大了,母亲也好歹有了一个依靠,可是,他却要像父亲一样离开家,让母亲如何受得了?

可是,丁秋生很清楚,如果他不参加红军,像他和母亲这样的千千万万个穷苦家庭,就要永远受压迫。

丁秋生试图向母亲解释,但母亲理解不了,反而哭得更伤心。最后,她干脆把门锁起来,不让儿子出去。

眼看红军就要出发了,丁秋生急坏了,在屋子里来回踱步,最后终于想出一个没有办法的办法。

“娘,我听你的话,不去当红军了!”丁秋生隔着门对母亲喊道。母亲听了,喜极而泣。

丁秋生像往常一样去矿井工作,但私下里,他却偷偷到红军队伍报了名。几天后,丁秋生瞒着母亲,跟着红军走了。

这一走,就是天涯永别。

1952年国庆节时,赴京参加观礼的丁秋生遇到了阔别已久的主席。主席拉起这位湖南老乡的手,询问起家乡的情况:“你回家看过母亲了吗?”

丁秋生黯然地说:“主席,我的母亲已经过世了,我没能见到她老人家。”

原来,抗日战争开始后,国共合作,丁秋生就跟母亲联系上了,经常通信,可是,到了1944年11月,丁秋生就再没有收到母亲的信。

直到建国后,丁秋生才知道,母亲已于1944年11月与世长辞了。据家乡人说,母亲临终前,一直在叫着丁秋生的小名。

后来,丁秋生痛心地说:“忠孝不能两全,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

子欲养而亲不待,世间最大的遗憾莫过于此。

1955年9月,丁秋生被授予中将军衔,写了一篇文章:《纪念母亲》,以此来纪念自己抱愧一生的母亲。

历史客栈十年精选集《历史不是镜子》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