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食

何以解忧,一碗好粥

今年的春节,无论从气氛还是心情上,都可以用一个“冷”字来概括。在家窝着的日子里,偶然翻到前几日在下鸭神社喝到的那碗温热的红豆粥,霎时间从回忆里渗透出一丝暖意,给无聊且焦虑的我带来了些许若有若无的精神力量。

粥,这种宝藏级的亚洲食物,好像总是能带给人这样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力量。

1

每年的1月15号,是日本的小正月,也是日本传统新年的最后一天。在这一天,许多寺庙和神社都会发放红豆粥,而在京都的最古老的神社,下鸭神社,会举行一场更大的仪式——“御粥祭”。在向神明举行祭祀仪式后,一部分撤下来的贡品会被熬成红豆粥,在神社外发放给前来品尝的民众。

在日本的神道教里,红色是一种具有神力的颜色,这让它也成为了日本神社里最常见的颜色,橘红色的鸟居就是最典型的代表。在这样的规则下,红豆成为了被选召的孩子,成为了献给天神的贡品之一。在此之后也就被民众视为一种具有辟邪祈福力量的食材了。在日本的习俗里,红豆粥是每年正月十五必吃的食物,以祈求一整年的平安和健康。

与其他地方发放的红豆粥不同,下鸭神社的红豆粥豆少米多,又被称为“红白粥”。不同于想象中甜腻的滋味,这里的红豆粥甚至还带有微微的咸味。端起来喝上一口,温热的粥将京都深冬的寒意一扫而光。咸味的红豆粥虽不常见,但也不恼人,反倒还勾出了些许米的香甜。

拿筷子搅拌一下,阻力传来,挑起来竟是一块藏匿在粥里的年糕。据当地人说,这是从新年的供奉上撤下来的年糕,又称作“镜饼”。在加持了神明的力量之后,放进红豆粥中一起熬煮,无论是从口感的搭配还是精神力的增幅,都让这碗粥变得更富有层次。

2

其实对于御粥祭这样的仪式,我并不陌生。每年腊八节的早上,北京的雍和宫都会举办舍佛粥的活动。对于很多的老北京人来说,腊八这一天去雍和宫领佛粥是一件从小养成的习惯。虽没有大年初一去雍和宫上新年头炷香那么疯狂,但当天领粥队伍的第一名也是起了个大早四点多就到了雍和宫门前。

腊八节,本是纪念佛祖释迦牟尼成道之日,在近千年的传承中逐渐变为普罗大众开启新春序幕的时间节点。在北方,每个小孩子从小都会听到一句“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的俗语,而在腊八这一天早上等待着他们的,也一定是一碗热气腾腾的腊八粥。

就连北平著名美食KOL梁实秋先生都曾写过:“我小时候喝腊八粥是一件大事。午夜才过,我的二勇爹爹(我父亲的二舅父)就开始作业,搬出擦得锃光大亮的大小钢锅两个,大的高一尺开外,口径约一尺。然后把预先分别泡过的五谷杂粮如小米、红豆、老鸡头、薏仁米,以及粥果如白果、栗子、胡桃、红枣、桂圆肉之类,开始熬煮,不住地用长柄大勺搅动,防粘锅底。两锅内容不太一样,大的粗糙些,小的细致些,以粥果多少为别。此外尚有额外精致粥果另装一盘,如瓜子仁、杏仁、葡萄干、红丝青丝、松子、蜜饯之类,准备临时放在粥面上的。等到腊八早晨,每人一大碗,尽量加红糖,稀里呼噜地喝个尽兴。”

在清朝,雍和宫曾是熬腊八粥的官方指定场所,由内务府主办,每年的食材消耗能达到十万两银子。和御粥祭相似,熬好的粥先用来祭祀,然后呈给御用,最后剩下的粥再分给王公大臣们,于是在当时,分到粥的多寡又成为了这些臣子们暗自攀比的KPI。

雍和门院里有口大缸,本以为这是像故宫里用来收集雨水的缸,后来才知道这是当时用来熬御粥,现在已经光荣退休的一口铜锅。虽然它已风光不再,但不变的是,人们手上的这一碗腊八粥依旧是僧众和义工提前一周准备,小火慢熬了一晚上得来的。

虽然都叫做腊八粥,但雍和宫的这碗可以被称为“腊八粥ProMax”了。粥里的三十余种食材在锅里翻滚一夜,出锅时早已变得不分你我,你侬我侬。喝上一口,粘嘴甜腻的口感正是这寒冬腊月里老北京人最放不下的风味。

听寺里的僧人说,这几年来雍和宫领佛粥的人群结构发生了不小的变化,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到领粥的队伍中。他们并不是虔诚的教徒,也不是养成习惯的老北京,领粥这种新奇又颇有趣味的仪式对于他们来说是调剂繁忙生活的营养品。

与此同时,这场活动也被他们赋予了社交的属性,拿到这碗粥,拍照发个朋友圈,也就没辜负起个大早了。更时髦的人会拿着相机拍一个VLOG来记录这场特殊的活动,僧人们看到了也会挥手向镜头打个招呼。他们手上的这碗粥也早已越过了宗教的界限,成为了这群年轻人一种新的精神寄托,而明年,他们依旧会来。

3

在绝大多数喝粥的国度里,粥就是健康的代名词,这一点尤其在东亚更为明显。

根据中国的旧俗,正月初七是“人的日子”,唐朝时人们在这天要吃放入叫做“七种菜羹”的汤,以祈求无病无灾。后来这项习俗传到日本,保留至今。在每年阳历的1月7号,日本人会用“春日七草”——即水芹、荠菜、御行(鼠麴草)、田平子(黄鹤菜)、佛座(宝盖草)、芜菁、小白萝卜熬成“七草粥”,以达到防万病的效果。

对于现在的日本人来说,超市里打包出售的春日七草意味着他们再也不用前一天上山采摘这些野菜,他们要做的也只是在七号早上将这些食材熬成一锅菜粥,这想必也是生活节奏较快的日本人面对这些繁重的习俗时,做出的最后让步。

相比于中国和日本,同处东亚地带的韩国并没有像腊八粥、七草粥这些典型的粥文化,但在对于粥的健康效益他们走得更远。在他们看来,粥是一种补药的存在,喝粥的人也大多是病人或者孕妇。他们也会在粥里添加各式大补食材,济州岛有名的鲍鱼粥就是代表之一。

鲍鱼切片后与芝麻油同炒再加入到白粥里,鲍鱼和粥的鲜甜在芝麻油香气的衬托下层次分明,而鲍鱼那富有嚼劲的口感又和粘稠的白粥有着强烈的对比。而有些韩国人甚至会用糯米来熬粥,只是为了追求更高一层的浓稠和粘腻。

当然,哪怕喝遍了五花八门的粥,最心心念念的还是家里的那一碗粥。想必大多数人和我一样,对粥的最初记忆也就是小时候生病时,妈妈在床边喂我们的那碗白粥,对于当时年少的我而言,这碗粥甘之如饴。

而如今在外求学,难免生病,这时候也会点碗清淡粥来喝,但这碗粥哪怕是配着咸菜也比药还要难以下咽。这才慢慢明白:小时候喝的那碗粥早已超过了暖胃饱腹的范畴,里面所包含着的父母对我们健康成长的期盼与爱,才是包裹在苦口良药外的一层糖衣。

你最爱的粥是哪一碗?

留言和我们聊聊吧!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