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原创 红楼梦里的2只猫,为何一只与秦可卿有关,一只与王熙凤有关?

《红楼梦》不仅是中国封建社会的一部百科全书,更是中国封建社会生活文化的集大成者,它包罗了物质文化、制度文化、精神文化三个层面,是对整个中国古代文化的总结、浓缩和艺术的表现。在诸多文化中,“猫文化”也有所体现,虽然笔墨不多,却也透露着其特有的意蕴。

一、两只猫的存在

《红楼梦》里描写猫的存在集中出现在两回,猫的主人分别是宁国府的秦可卿,荣国府的王熙凤。

《红楼梦》第五回,贾宝玉跟着贾母去宁国府赏梅花,午睡时秦可卿亲自带人去安排。贾宝玉不选事先安排好的上房,而是睡进了秦可卿的房间。在那里他梦游了太虚幻境,梦到黑水河迷津处,有许多夜叉海鬼拉他下去时,吓得失声喊叫。此时,秦可卿正在房外嘱咐小丫头们好生看着猫儿狗儿打架。

秦可卿做为宁国府的管家人,因为贾母吩咐,所以照顾贾宝玉休息,这种事情属于情理之中。她吩咐小丫头们好生看管猫儿狗儿,只能说明她是猫儿狗儿主人或是关心者,否决她绝对不会为此事耽搁,因为贾母还在前面做客,做为重孙媳妇,她理应前去照顾侍候。

《红楼梦》第四十回,刘姥姥二进荣国府,贾母摆酒席招待刘姥姥。大家酒足饭饱之后,鸳鸯想到平儿还没吃饭,想给她送去。王熙凤说:“好早吃了饭不用给她。”鸳鸯说:“她不吃了,喂你们的猫。”

从两人一问一答中可以得知,王熙凤家里养了猫。而且从两人戏谑的口吻看,猫的伙食还不错。

贾家祖上发迹于宁国公、荣国公两兄弟,繁衍到后来,演变成宁国府、荣国府两府,在两府中,养尊处优的女人大有人在,比如贾母、王夫人、邢夫人和尤氏等等,但为何偏偏只有有秦可卿和王熙凤两人养了猫?

两人养猫其实与当时社会人人喜欢养猫的风气有关。

二、古代人养猫的过程其实是一部“猫文化”的演变史

中国古代人们养猫由来已久。

《礼记·郊特牲》中有:“古之君子使之必报之,迎貓为其食田鼠也,迎虎为其食田豕也,迎而祭之也。”这里说的很清楚,人们最初养猫大多是为了用来捉老鼠。

西汉的《礼记·郊特牲》中写到:"古之正人,使之比报之,迎猫,为其食田鼠也","迎猫"是古八腊之一,前人在腊月农事结束后,迎祭猫神,以祈求猫能够覆灭田鼠,珍爱庄稼,所以在这个时期,人们养猫就是为了让它捕鼠除害。

但是到了唐宋时期,人们驯养猫的过程中,开始逐渐淡化其捕鼠的功能,逐渐养成陪伴人们的“宠物”。武则天极为喜欢养猫,她曾派人到各地收集各类种类的猫,豢养在宫中,又演习猫和鹦鹉相处,事实“猫饥,博鹦鹉食之”。宋代时,有专门的“相猫术”。北宋会稽陆佃的《坤雅》指出:“猫有黄、黑、白、驳数色,狸身而虎面,柔毛而利齿,以尾长腰短,目如金眼,及上胯多棱者为良。”从这些史料中不难看出,宠物猫迎来了生活发展的好时期。

明朝时期,养猫的风气更盛,多位皇帝都喜欢养猫,还在宫廷中专门设有"猫儿房"来饲养御猫。“蟋蟀皇帝”明宣宗不单喜欢养猫,还擅长画猫,他曾经画过《花下狸奴图轴》、《壶中富贵图轴》等六幅狸猫图卷。明世宗的爱猫“霜眉”死后被用金棺材厚葬于万寿山麓,并赐名“虬龙冢”,足见他对猫的喜爱。万历时期,明宫的爱猫之风达到极盛,紫禁城里,无论御前还是后宫中,无不有猫。得宠的宫猫,可以被加官晋爵,称为“某管事”或“猫管事”。皇帝赏赐时,“猫管事”也随同领赏。

清朝时期,猫文化得以成形和发展。清人黄汉所著的《猫苑》,广搜博采历代有关猫的典故、诗文及传说,仿照宋代傅肱《蟹谱》、明代陈继儒《虎荟》的体例,分门别类归纳而成书,这是我国第一部关于猫的著作。全书分《种类》《形相》、《毛色》、《灵异》、《名物》、《故事》、《品藻》七门。在《故事》、《品藻》和《补遗》中还收录不少寓言,有的较为罕见,如赵古农的《迎猫制鼠说》,无名氏的《宝猫说》以及《详猫说》等。在这几篇作品中,作者还辑录了尚已失散的《相猫经》中的“相猫十二要”。堪称猫文化中的集大成者。

经过历朝历代的演变,猫在与人类相处的过程,成为人类生活的一种陪伴,形成了独有的文化。

三、猫的存在作为一种温暖的陪伴,体现了“猫文化”的独特意义

文化除有教育人的功能外,还有其它功能,其中陪伴就是其中的一种。一段文字、一本好书、一种人文精神是一种陪伴;一种动物、一份礼物和一份感情其实也是一种陪伴。

现代社会里,城市人养猫早已不是为了让它捉老鼠,它的存在更多的是一种陪伴。下班后回家,猫像家人一样在等待,见到主人会撒娇会卖萌;主人为猫喂食、洗澡、看病和铲屎等日常活动,也让人感受到自己被需要,从而产生心理上的情感牵挂与满足感。

虽然古代与现代不同,但其实人的陪伴需求是一样的。

诗人陆游早在他的诗作里就写过小猫陪伴自己度过长夜的事实。他在《岁未尽前数日偶题长句》中写道:“榖贱窥篱无狗盗,夜长暖足有狸奴。”晚上睡觉之时,小猫为他暖足,把此事写成诗句,其中特殊的文化意蕴与众不同。

同样道理,生活在宁国府里的秦可卿需要猫的陪伴。

她出身贫寒,嫁入混乱的宁国府后,她心思格外重,不拘听见个什么话儿,都要度量个三日五夜。张友士在为她治病时,明确说她心性高强,聪明忒过,所以生活中不如意事常有,不如意事常有,反过来加重思想负担。有了这种性格,又遇见了懦弱的丈夫贾蓉,禽兽不如的公公贾珍,秦可卿受到的伤害和内心孤独难以排解,生活没有色彩,人生没有希望,只有猫能够陪她度过生活中和人生里的暗夜。

秦可卿养猫是为了陪伴,王熙凤也有类似的需求。

王熙凤在荣国府内,虽然在仆人们面前很强势,在外人面前很无忧。但是她的内心却是孤独的。丈夫贾琏不断地对她背叛,最贴身最信任的平儿私下里做事也对她有所隐瞒。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得了“血山崩”,也不敢让人知道。在这种孤独与寂莫中,追赶一下当时的社会养猫潮流,同许多豪门贵妇一样,养个宠物猫,既显示了自己的身份,又找到了一个闲时招之来,忙时挥之去的陪伴,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秦可卿和王熙凤养猫,虽然原因不相同,但本质上和现代人养猫的需求大致相同,都是为了陪伴。这种陪伴的背后,往小了说是个人一种自我相处的方式,往大了说是人和动物的和谐相处。宠物猫应人们的日常需要而开始,“猫文化”也应人们的精神需求而勃发,这其实就是一种文化存在的价值与意义。

本文图片素材均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谢谢【文/小涵读书】

参考资料:《家猫的驯化史》佟屏亚、赵国磐;《中国养猫史略》谢成侠;《唐宋诗文的艺术世界》 [日]笕文生,笕久美子;《鼠咬天开》马昌仪;《红楼梦》曹雪芹。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