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焦点

原创 武汉租房客控诉:蛋壳等长租公寓不死,年轻人遭殃

出品|磐石之心

编辑|抗疫战士

前几天,看到微博上有关于长租公寓蛋壳的大量投诉。笔者撰文《蛋壳公寓借疫情敛财?租客:失业的我,再遭戏弄》后,收到大量网友的投诉。

这里有把房子租给蛋壳的业主,也有租了蛋壳房子的租客。他们集中反映了,蛋壳公寓管理混乱、态度恶劣,以疫情为由要求房东必须免租三个月,只给租客免租一个月,而且免掉的租金,只能用来支付水电费和服务费。

这意味着,蛋壳公寓借着疫情,赚了武汉房东两个月的租金,而租客几乎没有得到好处。蛋壳此前还冠冕堂皇地宣布一堆的疫情救助政策,现在看来完全是表面文章,是一种赤裸裸的虚假营销行为。

而且面对房东、租客的投诉,蛋壳基本上不做回应,态度十分恶劣。这暴露出,长租公寓垄断租赁市场后,缺乏严格监管政策。在冷血资本的控制下,必然犯下惨绝人寰的罪行。

大家可以脑补一下,此前某长租公寓装修污染,导致阿里员工白血病去世,导致多地孕妇流产的故事。

如今,在全国上下,集体抗击疫情的时候,在政府三令五申要求为武汉租客、购房者减负的时候,蛋壳等长租工具则逆风而行,他们要让疫情笼罩下的武汉民众,生活再度雪上加霜。

私自变更合同,强制房东免房租

"蛋壳公寓对房东单方面宣布的霸王条款:将欠房东的房款延期到国家宣布疫情全面结束;并要求重灾区的武汉房东免蛋壳90天的房租,其它地区的房东则是一个月。

他们抢劫灾民的钱还想挣自己的荣誉!对正在受难的同胞落井下石,天理难容!"微博用户投诉称。

大量武汉的房东都表示,已经收到蛋壳发来的免租金要求,无论房东同不同意免租金,蛋壳都会自动执行。

"我和蛋壳签了5年合同,现在是第一年,第一年空置期要给75天,已经是给了的!

1月26号打款现在都还没打,年后突然一个陌生号码打电话过来就说因为疫情要求我们减免一个月房租,我不同意!举报过,也打过电话!然后蛋壳又打电话过来,说减免半个月!

我也没同意,现在他们就直接扣一个月,完全不理会我们!维修金本来是一个月交一次,他们直接轮到下个月交,打算在下个月租金一起扣,蛋壳还私自改了合同条款。"一位房东向我投诉。

从房东提供的付款记录看,1月26日的房租,蛋壳未支付。同时,在2月26日的租金中扣除了两个月的房屋维修金一共118元。

有很多武汉的房东表示,自己也是贷款供房,每个月都要还款1万多。现在自己基本处于失业状态,靠租金生活。蛋壳公寓强迫房东免费三个月或一个月的房租,让自己的还款压力很大。

更重要的是,蛋壳公寓是单方面变更电子合同,这是否属于违法行为?

回不去的武汉,退不了的房子

蛋壳打着疫情的幌子强行拒绝支付给房东租金,但是租客们并未获得租金减免,而只是把一个月的租金以代金券的形式支付蛋壳公寓的服务费、水电费、维修金之类。

而且大量武汉租房住的年轻人,因封城,至今无法回武汉。想要退房,也被蛋壳以合同未到期,不能退为由拒绝。

一位至今无法回到武汉的租客小丽向笔者讲述了她租蛋壳公寓的经历。

2019年底,她在网上找房子,但是找了很多地方,查看了无数房源,发现只要打电话就是蛋壳公寓或其他长租公寓,找不到房东私人出租的房子。

(这也充分证明,类似武汉这种大城市的房源基本全被蛋壳、自如等长租公寓企业拿到,形成了房源的寡头垄断。这也为他们侵害房东利益,侵害租房者利益,提供了基础。

此前,北京曾曝光出,长租公寓集体哄抬租金,导致北京租金大幅上涨,租客叫苦连天的惨状。)

无奈之下,她只能租了一间蛋壳公寓的房子。这间房是个套三双卫房间改造的,客厅也隔出一间,一共4间房子对外出租。

她选择了"押一付一"的交租方式,但是想要这样交租的前提是必须要签订"租房贷"。小丽刚刚大学毕业,不理解为何租房子还要贷款。

在蛋壳公寓销售人员的花言巧语的半小时后,她稀里糊涂的签了合同。然后,立即收到了某金融公司发来的信息:"您已办理了XX分期付款,请按时还款,每期还款额为1520元。"

(租房贷,是长租公寓企业推出的消费贷款。

通过租房人的身份证向金融公司贷款,一般贷款期为一年。租房合同签完后,在长租公寓APP上绑定银行卡,即代表向金融机构申请贷款,并迅速获得审批。

长租公寓从金融机构拿到一年的租金,然后租客按照12个月分期,每月还款。

租金贷的累累罪行,可谓是罄竹难书。由于提前获得大量金融机构的钱,长租公寓企业则有钱去扩张,抢夺房源,从而哄抬租金价格。

这几年,因为长租公寓的金融模式,让全国各地租金上涨幅度较大,年轻人租房居住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而且大量长租公寓将通过租客贷来的钱,用于其他方面投资,甚至用于放高利贷,或流向房地产,一旦资金出问题,便轰然倒下。

导致的后果是,大量租客的押金无法退还,同时租客还欠着金融机构的贷款,甚至因此上了黑名单。)

除了这1520元之外,她还要缴纳每月45元的水燃气费、维修管理费15元、服务费136元,电费按照实际使用支付。

除了她之外,这套房子的其他三个合租者,也同样要承担这196元的额外费用,也就是说一共要缴纳将近800元。

据小丽介绍,她根本不怎么使用燃气,都是叫外卖。而服务费的136元是包含了打扫卫生、维修等,可是他们好像从未在蛋壳APP上叫过卫生服务,所以每人的136元钱,也算是白白缴纳了。

在蛋壳公寓和房东的合同里,每月也会收取59元的维修金,而每位租客每月缴纳15元,4个人就缴纳了60元。显然,蛋壳公寓对于维修金,是房东和租客两头都要吃。

更让小丽生气的是,这次蛋壳公寓对外声称的"减免一个月房租"政策,需要租客自己申请,申请后,只能用于支付服务费、燃气费和维修金,而不能抵扣房租。

她现在已经无法回武汉,被困在家中。想要把房子退掉,但是蛋壳公寓给答复说:"2月无法退租。"

她现在打算扔掉1520元的押金,主动毁约,不再回武汉了。但是她很担心自己会因为停掉还租房贷而被上了征信黑名单。

长租公寓正在毁掉千万年轻人的未来

在武汉,大概有100多万年轻人租住在蛋壳公寓这种长租公寓中,他们都是刚毕业,手头没钱的年轻人。

如果说房价收割了三代人的积蓄,那么长租公寓类企业则更是年轻毕业生的收割机,他们收割的是年轻人的幸福感,年轻人对未来的希望,对自己的憧憬。

长租公寓通过金融模式,疯狂拿到资金,然后再抬高租金,抢夺房源。越来越多的房源被垄断在几家大型长租公寓的手里,他们可以坐地起价,目前许多地方的房租直接跳涨30%。

由于垄断了房源,租客根本找到其他房子可以租,于是只能任由宰割。

这群年轻人,承受着不断上涨的租金,以及除了租金之外,15%的各类服务费。如今,疫情之下,很多企业举步维艰,收入无法上涨,甚至出现失业。

而被套上金融和资本属性的长租公寓,则继续充当年轻人幸福感的收割者。

而资本就是这样冷血!他们可以满大街疯狂投放共享单车,吸收押金,然后挥霍掉。他们可以哄抬房价,可以哄抬猪肉价格,可以哄抬大蒜价格,可以哄抬口罩价格……

居住,是人类最基本的需求。如果政府再不想办法限制长租公寓借助金融手段疯狂扩张,将毁掉数千万年轻人的未来!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