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2019中国爱情报告:大张旗鼓的表演不是爱情

回望2019年,我们围观了很多爱情。/《下一站是幸福》

2019年,爱情俨然成了一场真人秀。

我们围观了向佐与郭碧婷、何猷君与奚梦瑶、郎朗与吉娜、李承铉与戚薇在屏幕上屡屡“撒狗粮”,高调示爱。他们相识、相知、相爱的点点滴滴我们了然于心,甚至比他们本人还要熟悉。

我们也见证了诸多分手。

有人走温情路线,比如文章与马伊琍官宣离婚,一个说“一别两宽”,一个回“各生欢喜”;有人则剑拔弩张直接开战,就像“双宋”互相甩锅,李国庆、俞渝深夜互撕演绎狗血权斗戏……

他们曾经拥抱的手臂,最后却用来互相打脸。他们在争取观众,也在争取不容有损的私利。

奋力参与这一场场爱情大戏的,不仅有明星、网红,还有各路素人。在这个全民皆可真人秀的年代,每个人都在观看他人,也随时准备被观看。

“为什么我们不向彼此的私生活里偷偷地看一眼呢,既然被看者没有多大损失,而看的人显然得到了片刻的愉悦?”(张爱玲)

然而,当爱情掺进如此多的算计、权衡、步步为营、利益得失,还能留下多少真实?容不得半点纰漏的台词、剧本,不过是让爱情的海市蜃楼看上去很美。

爱情与婚姻归根结底只是两个人之间的事,它无需向全世界声明,更不用在大众面前卖力表演。

大张旗鼓的浪漫,并非爱的证明。

更何况,表演爱情,更多的是对爱情本身的一种冒犯。着迷于表演爱情的人,终究会失去抓取真爱的敏锐与耐心。

2019年,我们看到了更多被包装、被设计、被公开展示的爱情细节。最典型的,莫过于范冰冰和李晨。

他们官宣在一起时,用的是“我们”二字;官宣分手时,分手文案也围绕着“我们”这一关键词展开——“我们不再是我们,我们依然是我们”,成功地把AI绕晕。

到底谁们是谁们?/@李晨@范冰冰

马伊琍、文章也不遑多让,继“且行且珍惜”后,又贡献了化用自敦煌藏经洞藏《放妻书》的这一分手文案——“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2019年,我们也看到了更多充满戏剧性的爱情现场:当当创始人李国庆摔杯一怒,像个荒诞剧;林志玲和Akira举行婚礼,则像个偶像剧;郎朗、吉娜已经在电视上秀过恩爱了,李云迪是不是也应该安排上?

2019年,我们也许忙到不配拥有爱情、累到不想开始爱情,但我们可以嗑CP、吃大瓜,旁观别人表演爱情。

爱情最大的魔力,是可以让你瞬间掌握一门语言。/《幸福三重奏》

一个热词:PUA

北大女生包丽自杀事件让PUA这个词在2019年年底迅速出圈。

朋友圈里展开了一场“含P率”测试——“请我朋友圈里关注了‘××情感’这个号的朋友自觉删掉我的好友”,而这个“××情感”,做的就是PUA培训。

有一种说法认为,关注类似公众号的人当中出现渣男的概率也高,因此含P量又称“含渣量”。这一说法固然不无偏颇,但它反映了人们对PUA的警觉和愤怒。

PUA还要“吃掉”多少女孩?/@新京报

事实上,PUA此前已经进入大众视野。2019年5月,江苏网警查处全国首例发布违规违法PUA信息案件,可以说是PUA首次普遍为人们所知。

江苏网警当时的表述是:该违法违规PUA教程以“自杀鼓励”“宠物养成”“疯狂榨取”为卖点,突破道德底线,把女性直接称为“猎物”“宠物”,或教唆伪装成成功人士诱惑涉世不深女性以骗取财物,或传授如何暴力征服让女性崩溃,或传授如何让女性失去理性,甚至不惜自杀等。

至于北大女生自杀事件中的男主角牟林翰,有不少观察者指出,牟林翰的行为和PUA并无关系,从报道所透露的信息来看,他所施行的应该是一种“煤气灯操纵”(Gaslighting)。

“煤气灯操纵”源自1944年由美国导演乔治·库克执导的惊悚片《煤气灯下》(Gaslight),片中男主角安东一面将自己伪装成潇洒、体贴的丈夫,另一面又不断使用各种心理战术试图操控妻子,让她怀疑自己的记忆力、理智、精神状态乃至自我存在价值。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句话值得我们重新思考。/《煤气灯下》

就精神的操控、打压层面而言,有人认为,这种“煤气灯操纵”不仅局限于异性之间,还可以进一步延伸到朝夕相处的同事、朋友甚至家人身上,也可能贯穿人生的各个阶段。

只是“煤气灯操纵”的说法过于专业,不如PUA通俗而当下,于是PUA也被借用来表述这种被操控、被打压的状态——“万万没想到自己躲过了爱情上的PUA,反倒在职场被PUA了!”

一个大型车祸现场:

李国庆摔杯一怒

李国庆上节目时那一摔,被评论为一场“自恋的表演”。随即,俞渝在朋友圈展开了反击,上来第一句话就是:“李国庆,我要抓破你的脸!”

专栏作家黄佟佟将俞渝这段千字朋友圈回复称为“重要的新闻文献”,“可视为上世纪90年代财富新贵们的生活实录”。

“一对创业明星夫妻可以撕得如此难看,也算是替大伙开了眼。你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全在他们的生活实录里,比电视剧还敢写,生活比戏剧精彩,真是此言不虚。”

傻白甜人设,不知道李国庆还要走多久。/《吐槽大会》

黄佟佟正是从创业夫妻这个角度来解读以李国庆+俞渝、潘石屹+张欣等为代表的夫妻形式的:

上世纪90年代,中国市场刚刚起步,互联网刚刚兴起,国外资本渴望进入中国市场,于是,“年轻的拥有海外教育背景的经济学精英女士与土生土长的中国男企业家强强联手蔚然成风”。

这样的组合,女方带来世界眼光,男方了解中国,东西相融,土洋一体,强强联手,确实发挥了强大的威力,当当网、SOHO中国的成功即是明证。

当当在美国上市。

但是,时间长了,后患也无穷。正如黄佟佟所写,“亲密关系讲爱,商业关系讲利”,既然是商业组合,就势必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在李国庆和俞渝这对组合中,从李国庆把俞渝称为“武则天”来看,很明显,李国庆已经出局。

出局者不甘心,掌权者毫不相让,于是我们看到了这幕年度狗血大剧。

一种对立:

阿里P8男VS江浙独生女

和PUA一样在2019年出圈的,还有“P8”这个词。P8是一个内部用语,属于阿里巴巴代表技术的P系列,能做到P8,已经是高级技术专家。

它的出圈,拜“阿里P8男征婚事件”所赐,甚至有人调侃道:这难道不是阿里的宣传?

这位P8男自称生于1986年,安徽皖北人士,一年到手算上股票合计170万元左右,有房有车,还有北京户口,想找这样一个女孩:“最好南方城市家庭,江苏、浙江最好,安徽也可”“1990年以后出生,家庭无负担,最好是独生女”,另外,由于自己经常加班,“需要女方对家庭方面有更多照顾”。

该征婚帖一出,立即引发热议,而男性和女性的看法迥异。

男性觉得这大兄弟条件还不错,要求也真心不高,女性则认为此人莫名地优越感爆棚,且有各种硬伤——自己是80后却只找90后,属年龄歧视;不要北方女孩只挑江浙女孩,属地域歧视;自己不是独生子却要挑独生女,还想让女方父母帮自己照顾孩子,有吃“绝户”之嫌……

这位P8男的诉求情有可原,只是,他并没有意识到,现在的女性在获得财务自由之后,更会努力捍卫自己的婚姻自由。

在“自己奋斗到P8”和“给男人生两个孩子、相夫教子”这两个选项之中,她们会选前者。

一种上头:甜宠爱情

“给我亲!”“民政局你已经成熟了,请自己走过来给他们登记结婚……”这是被甜宠剧甜到的“上头姐妹”在看剧时留下的弹幕。

2019年最火的甜宠剧,非《亲爱的,热爱的》莫属,就连TVB也开始拍甜宠剧了——TVB台庆剧《多功能老婆》中,杨千嬅主演的中年失婚女被多金、帅且用情专一的小鲜肉男友拯救,不仅有了爱情,也有了事业;而从不给女朋友买花的小鲜肉,不仅给她买了一大束向日葵表示心意,还表示不论如何他都会支持她。

爱情会让人盛开。/《多功能老婆》

上头姐妹已经不满足于在所谓虐恋剧里艰难地找“糖”了,她们要的,是全程甜、甜、甜:男女主通常是母胎单身,“只是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即锁定对方,在一起之后各种亲密互动,以精准的节奏发糖,让观众“引起极度舒适”。

如果说以前的虐恋剧用流产、车祸、绝症这“狗血三宝”催人泪下,现在的甜宠剧也有“甜宠三宝”——接吻、壁咚、公主抱。一个男女主水到渠成终于吻上的镜头,她们可以循环播放,看了又看。

正如一个女观众所说:“难道你喜欢看漫威系列大片是因为真的吗?是因为爽啊!谁不知道甜宠剧里的爱情都是拼凑的,完美男朋友是不存在的,但就是因为又酥又甜,能安慰到痛苦的我们,这就足够了。”

生活所有苦涩都会被甜宠剧冲淡。/《亲爱的,热爱的》

一种主义:恋爱技术主义

PUA流行,归根结底,就在于我们缺少一门“恋爱课”——如何学会与异性交往,如何在与异性交往的过程中把握分寸感、边界感,等等。

“看理想”公众号专栏作者李厚辰指出,因为缺乏对分寸感的了解,人们就容易产生各种极端的观念。

一种是将他人物化,认为别人是自己的附属品,而没有意识到别人是一个独立的意志承载者;

一种是将自己物化,没有意识到自己是有独立意志的,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在恋爱上是有独立选择权的——包丽和牟林翰正是这样的例子。

人格不健全,就只会去破坏别人的绝美爱情。/《想见你》

“恋爱课”缺席,PUA最初正是以“恋爱教程”的名义满足了人们的刚需,并渐渐成为一门产业。《奇葩说》爱情论题结集出书,有些读者是把它当成“恋爱攻略”来看的。

如今的趋势则是,你不会谈恋爱,那就让科技来帮你——“恋爱话术”App可以帮助“社恐星人”完成聊天;

日本研发了AI配对技术,受到结婚率在日本倒数第一的秋田县政府的青睐,1月起在“秋田结婚支援中心”率先使用该服务;

AI速配对象,比你成功预定火车票的可能性还大点。/《黑镜》

美国哈佛大学遗传学家乔治·邱奇正在开展基因配对项目,让基因来判断你跟另一半是否适合。

因此,有评论认为,恋爱走向了一种“技术主义”。

当然,技术只是辅助手段,“理论上”跟这个人可以展开一段关系,并不代表着“实际上”的进展一切如意。感情这件事,充满了变量,无法适用于某种模板,只能靠自己去体验、去摸索。

爱情可以拯救一切。

2019爱情语录

工作上我们强调996精神,生活上我们要669,六天六次,关键要“久”!

——2019年5月10日,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出席第13届“阿里日”,为102对新人的集体婚礼致祝酒词,处处是梗。

我当然不能原谅她(俞渝),因为她是我老婆。

——2019年10月10日,在腾讯新闻《进击的梦想家》节目录制现场,当当网联合创始人李国庆在讲述自己被妻子兼合作伙伴俞渝背叛并“逼宫”时,突然将桌子上的水杯摔在地上,并这样表示。

李国庆摔杯一怒为俞渝?/《进击的梦想家》

AI创业者:我们最新的人工智能机器人可以分析微博内容了!可以真正读懂语义了!

投资人:来,随便分析一条是啥意思——“我们不再是我们,我们依然是我们”,我们到底是不是我们?

AI机器人:……

——范冰冰、李晨分手,二人的分手文案“我们不再是我们,我们依然是我们”成为网络流行语,对此,搜狗首席执行官王小川在微博打趣道。

文章和马伊琍平时发微博是用iPhoneX,到离婚这条不约而同用了华为。看来明星不光婚礼可以赞助,离婚也能冠名。

——马伊琍、文章官宣离婚,除了“一别两宽,各生欢喜”的分手话术引人关注,微博用户@嘛萨卡 还注意到以上细节。

我在这里。

——2019年6月官宣结婚的林志玲在接受台湾版《时尚》(Vogue)杂志专访时,透露了和Akira(黑泽良平)相识相爱的细节:祖母去世,林志玲打电话给Akira倾诉,哭到累倒、睡着,醒来的时候发现电话还在连线,电话那头的Akira对她说了这样一句话。

“导航女神”终于找到了自己回家的路。/@林志玲

相爱,多半因为五官;分手,大多因为三观。

——主持人孟非在微博上评论宋慧乔、宋仲基离婚这个“大瓜”。

我觉得害怕婚姻不是病,一个社会,非要让人结婚才是病。

——李诞在《奇葩说》上的这个观点得到不少点赞。

对我来说,泷川是一个特别的存在,让我从“作为政治家的小泉进次郎”转变成“作为人的小泉进次郎”。

——2019年8月,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次子、政坛新星小泉进次郎宣布与主播泷川克里斯汀结婚,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称这对CP“是符合令和时代气息的情侣”。2019年年底,小泉进次郎被曝2015年前后用政治资金支付酒店费用与人妻企业家幽会。

爱情是让你成为你自己。/《水形物语》

比起你喜欢谁,更重要的是你喜欢跟谁在一起的样子。

——日本女演员苍井优与搞笑艺人山里亮太闪婚,被称为“美女与野兽”的结合。苍井优本人这样回应。

我遇到了心灵丰富、相互提高、共同度过有意思人生的人。

——日本女演员水川麻美与男演员洼田正孝的姐弟恋终成正果,两人宣布结婚,水川麻美在社交媒体上这样表示。

他好像只是非常短暂地爱了我一下。

——韩国女演员具惠善和同为演员的安宰贤离婚,她这句话让无数曾经为情所伤的人代入了自己。

这是2019年最令人悲伤的爱情悼词。/《新婚日记》

你是你,我是我,我们是我们。

——“好奇心日报”发起题为“你心目中比较理想的亲密关系状态是啥样的?”的网络调查,这是其中一个回答。

中国传统节日的主题是家人团圆,没有给情侣约会、朋友聚餐留出空间。而“洋节”填补的就是这个空白。中国和日本都把圣诞节当作“恋爱决胜日”之类的节日来过,绝非偶然。

——知乎用户“居士说”的看法。

你在朋友圈、社交网络上看到别人的幸福、恩爱,就像电影预告,精华都在这了。这也是为什么很多烂片看预告还不错的原因。

——饭否用户“久爱一人”说。

人类大脑会无意识地挑选最重要的特质,而且会没那么关注外在的瑕疵。内在美,以及共同的价值观,才是驱动真正浪漫的力量。

——哥廷根大学的研究者通过分析来自180个国家的6.8万名受访者的答案,揭示了女性择偶时真正看重的特质。“善良体贴”是最重要的特质,几乎90%的女性都把它排在了第一位。

即便爱情有了算法,谈恋爱还是那么难。/《我不能恋爱的理由》

用于衡量成功的传统标志——尤其是婚姻和养育小孩——和幸福无关。

——伦敦经济学院行为科学领域教授保罗·多兰称,男性在婚姻中承担的风险更少,获得的健康效益更多,而女性的健康基本不会因婚姻而改善,已婚中年妇女身心受损的风险比单身女性更高。因此,未婚无娃的女性是最幸福的人群。

我们离婚不仅仅是友好的,而且是有爱的。从婚姻的期望、平淡和包袱中解脱,我们可以做朋友。在任何时候如果需要对方,我们要做的只是走到隔壁敲敲门。

——作家蒂纳·韦林撰文讲述了如今的“银发离婚”现象,现在超过50岁的夫妻离婚率是十几年前的两倍。她称在一起50年后,“没话说”导致很多夫妻决定分开,而且分家不分离是种“优雅的解决方案”。

我从来没结过婚,我觉得这就是秘诀。

——纽约市民露易丝·塞诺威(Louise Signove)刚度过107岁生日,这是她的长寿秘诀。

✎本文作者 | 谭山山

✎《2019爱情语录》编辑 | 桃子酱

首发于《新周刊》556期

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