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原创 雍正王朝:在赈灾、追缴欠款和刑部冤案上,胤禩为何态度不一致?

《雍正王朝》中,胤禩是一个沽名钓誉的阴险小人,接不接差事的出发点从不站在朝廷和百姓的立场,只看是否有利于自己。凡是他认为没价值的事,他都会推得一干二净,甚至给别人挖坑;凡是他认为有价值的事,他会不择手段地行动。

胤禩

雍正登基前,胤禩的出发点全部围绕夺嫡进行。为了培植自己的势力、笼络人心,胤禩不惜把户部的钱借给官员。结果国库连救灾的钱都拿不出,他却成了贤王。

“贤王”之名是一把双刃剑,可以为他广纳朝野官员,也能束缚他。为了保住“贤王”的招牌,得罪大多人的事,胤禩肯定一概不管。

筹款赈灾,身为户部的主管,胤禩本该责无旁贷,然而他却退缩。

筹款要从别人嘴里掏食,会得罪一大批人,连太子都不敢接。胤禩如果接了,要不自掏腰包,两百万两银子不一定真舍得,即使拿出来也会被人怀疑财产来源不明;要不找人捐款,江南的盐商、士绅会集体抵触。

江南是八爷党的财源,辛苦经营几十年的地盘将会消失,以后能不能吃到冰镇西瓜都要带问号。把人逼急了,说不定任伯安等人会投奔竞争对手,到时就会更加麻烦,何况自己平时与南方的书信往来也不少。

万一无功而返,还把人给得罪光了,胤禩没法跟康熙交代,贤王的招牌也砸了。

赈灾与八爷更加风马牛不相及。八爷党依靠的基础力量是既得利益的士绅,只要把这群人关系处理好,老八依旧呼风唤雨。至于灾民,他们的声音没法上达天听,也动摇不了老八的地位。如果安顿不好灾民,出了乱子,动摇了大清的基础,康熙会怪罪胤禩。

康熙

后来胤禩拒绝追缴欠款,同样是基于不得罪人的考虑。

欠款的人多如牛毛,很多还是王公贵族,不管事情能不能办成,人都会被得罪光。户部的钱都是自己借出去的,可以说“贤王”的招牌就是这么买来的,现在又来催债,以后谁还跟自己混啊。没有马仔,拿什么夺嫡?

以上两件事,胤禩分析的是接了没好处;不接没坏处,还能祸水东引。

等到“刑部冤案”出现,胤禩跳出来了。

这个案子能够被捅出来,表面看是胤祥,其实胤禩也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当阿兰找到胤祥,告知张五哥被冤枉的时候,乔姐在门外已经探知到消息。乔姐是老九送给胤祥的丫鬟,主要就是为了监视他,肯定会将消息发给八爷党。

乔姐

胤禩知道消息后,想必也不会放过这个打小报告的机会。刑部是太子的地盘,只要胤禩夸大其词,将事情无限放大,就等于是将太子放在火上烤。

审理刑部冤案,就能扳到胤礽,只要太子出缺,胤禩夺嫡的胜算就会变大。本来胤禩颇有犹豫,得到佟国维的支持后,他坚定地毛遂自荐。

当时胤禩觉得最大的对手是太子,把所有的矛头都对准了他。为了找到对太子不利的证据,胤禩私自审理肖国兴,甚至不惜开出空头支票。

胤礽

胤禩如愿以偿,拿到胤礽的犯罪证据。台面上看,胤禩暂时赢了一局,其实把自己摆在一个很不利的位置,过早地暴露了自己的夺嫡之心。康熙没有完全相信他提供的证据,当得知实情后,对他判了一个“其心可诛”。这也就意味着在康熙心里,胤禩已经被淘汰。

胤禩前期的主要目的就是夺嫡,所有的行动方针都围绕这个目标进行。谁是拦路虎,他就打击谁。他把竞争对象定位为皇子,忽视了最大的对手是康熙。康熙需要实干家弥补自己的过失,而不是一个假仁假义的“贤王”继续当“仁”君。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