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蹭热度”误导投资者?一句话牵出两涨停,关注函来了

“蹭耳机热度”牵出两个涨停板,总市值增加4亿多元,田中精机收到了深交所关注函。

12月13日下午,深交所下发田中精机的关注函要求,说明公司获得与无线耳机相关设备订单的具体情况,包括但不限于交易对方、合同金额、销售内容、签署订单时间、合同履行期间、履行风险等,并结合销售情况说明对公司经营情况和财务状况是否存在重大影响,充分提示相关风险。

一句话牵出的涨停板

最近,TWS耳机受到资金热炒。互动平台上,不少中小投资者向上市公司提问是否涉及无线耳机业务。

12月11日晚间,田中精机在互动易上回复投资者提问时表示,公司现有技术可以应用于无线耳机部分组件的生产和制造,目前公司已获得与无线耳机相关的少量设备订单。

来源:互动易

消息释放后,12月12日田中精机股价应声涨停。

12月13日,田中精机股价再次涨停。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12月11日收盘,田中精机总市值20.80亿元。两个涨停后,12月13日收盘,田中精机总市值为25.17亿元,短短两个交易日总市值增加4.37亿元。

12月13日盘后龙虎榜显示,12月11日至12月13日,成交338.82万股,成交额6520.90万元。买一到买五席位多数为游资,其中出现了知名游资光大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宁波解放南路证券营业部、平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深圳深南东路罗湖商务中心证券营业部等身影。

12月13日下午,深交所下发关注函,要求说明公司获得与无线耳机相关设备订单的具体情况,包括但不限于交易对方、合同金额、销售内容、签署订单时间、合同履行期间、履行风险等,并结合销售情况说明对公司经营情况和财务状况是否存在重大影响,充分提示相关风险。

此外,关注函还要求田中精机说明无线耳机相关设备销售收入占公司最近两年营业收入的比例,公司在互动易平台的回复是否存在迎合市场热点和误导投资者的情形。关注函要求,田中精机在12月17日前将有关说明材料报送深交所创业板公司管理部并对外披露。

目前,田中精机还未回复关注函,但是据公司12月13日晚间发布关于股票交易异常波动的公告显示,7月9日,公司收到上述设备的采购订单,本次设备采购合同总价为227.95万元。上述设备用于生产无线耳机的无线充电线圈,但基于保密协议的约定,无法对合同内容及设备情况作详细披露。

田中精机还表示,上述订单涉及金额较小,对公司整体业绩影响不大。请广大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

此前奇葩年报事件:

作假还是业绩承诺未实现?

田中精机主营业务是为基础电子元件商及其下游厂商提供生产电子线圈所需的成套数控自动化设备及相关零部件。公司于2015年5月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

2016年,田中精机以39050.00万元支付现金方式取得远洋翔瑞55%的股权。远洋翔瑞的创始人为龚伦勇,也是田中精机董事。

三年后,公司2018年年报显示,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8.03亿元,同比增长59.3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8878.58万元。

龚伦勇对这份年报投下反对票,市场一片哗然。

龚伦勇认为,年报是虚假记载。在田中精机在4月29日发布的公告中,龚伦勇对《关于公司2018年年度报告全文及摘要的议案》投反对票的理由是:“2018年年度报告未能真实反映远洋翔瑞2018年营业收入、净利润,该内容存在虚假记载。”

田中精机则直指远洋翔瑞未实现业绩承诺:田中精机与龚伦勇及其配偶彭君(简称“补偿义务人”)签署《业绩承诺及补偿协议》,补偿义务人承诺根据资产评估机构出具的《资产评估报告》,远洋翔瑞2016年度、2017年度和2018年度的承诺净利润分别为5000万元、6500万元及8500万元。

田中精机表示,根据审计结果及《业绩承诺及补偿协议》,综合远洋翔瑞2018 年未实现承诺业绩的补偿金额及远洋翔瑞的期末减值额,龚伦勇及彭君应合计向公司支付现金补偿21307.94万元。针对2018年度审计中会计师事务所对远洋翔瑞财务报表的审计结果,龚伦勇不予认可。

上述事件引发深交所、浙江证监局先后下发问询函。5月7日,浙江证监局约谈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董事会秘书、财务总监、子公司远洋翔瑞相关高管(龚伦勇、李钟南等)。

公司三季报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46亿元,同比下滑38.3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8513.64万元。对于原因,在三季度业绩预告中,田中精机表示,主要是公司产品销售减少和计提减值准备增加所致。

“烫手山芋”转让一波三折

今年5月初,田中精机与龚伦勇和彭君签订《关于浙江田中精机股份有限公司相关资产重组的框架协议》,欲让龚伦勇、彭君支付3.905亿元,购买田中精机持有的远洋翔瑞55%股权以及公司对龚伦勇夫妻关于业绩补偿的债权。

原以为争议会随资产重组的履行而平息,孰料7月16日,上市公司却突然公告终止了相关资产重组的框架协议,之前签订的《诚意金协议》也随框架协议同步终止。

终止原因称,各方未能在协议签署后2个月内完成本次重组相关的正式资产转让协议的签署,上市公司有权单方面解除协议。田中精机还表示,将继续向龚伦勇夫妇追偿业绩补偿款及延迟履约的违约金。

10月22日,公司召开了第三届董事第十三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业绩赔偿事项进展的议案》,并于同日签订了《关于深圳市远洋翔瑞机械有限公司之股权转让协议》,就业绩补偿事宜与龚伦勇及彭君达成交易安排。

但出乎意料的是,10月28日,田中精机公告称,在采用公开挂牌转让的方式下,远洋翔瑞经营状况的复杂性,导致交易难以成功。龚伦勇系远洋翔瑞创始人和主要经营管理人员,熟悉远洋翔瑞经营情况,更认可远洋翔瑞的价值和愿意承担经营风险。最终,经过充分协商,上市公司与龚伦勇达成了交易安排。但如果本次交易最终不能成功,公司仍不排除未来采用挂牌转让的方式处置远洋翔瑞。

不过,据田中精机12月4日公告,田中精机已向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请求龚伦勇及彭君向公司支付业绩补偿款21307.94万元以及逾期违约金。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于2019年12月2日受理此案,目前尚未开庭审理。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