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啊太懒了……懒得想标题!

有人骂我懒。我不明白到底儿“懒”是个甚么东西?我就知道每逢我“不爱干甚么”的时候儿,人家都说我又躲懒哪。 难道说“不爱干”就是“懒”吗?好在我也懒得管他究竟是不是一模儿活脱,因为我既“不爱干”那向人抬杠拌嘴的勾当, 又懒得自己掰开了揉碎了的瞎琢磨,所以“懒”也好,“不爱干” 也好,反正我也懒得去否认它去了。

我本来是想甚么说甚么,好甚么干甚么的一个懒人。因为有时候说甚么,得罪人;干甚么,冲撞人;别人看不过,于是劝我多想想再说,多看看再做。可是我既是个“懒”人,自然懒得多想想,多看看;倒不如不想甚么,不好甚么;自然不说甚么,不做甚么;也就不再得罪人,冲撞人了;并且又对了我这懒人的劲儿了。因为我既懒得听人家的好话,自然也懒得顾到人家的批评了。

又有人说我太“认性”了(本来应该写“任性”,我所以 要写“认性”,自然也有懒得写那个任字的懒道理。)不错!我真认得我的个性,我不能任凭别人“认性”来左右我的个性。

诸位!因为我懒,所以我懒得别人在我耳根子底下费唇舌,嚼吐沫。并且也真没用;我既懒得一句一句的听,自然也懒得一句一句的记,那么,人家的菩萨心肠,岂不成了我这懒夫的厌物了吗?人家慧眼一睁,自然全明白了,所以日子长了, 人家也被我给传染上懒得说懒得道的懒毛病了;我呢,自然也懒得问他们怎么懒得改变我,反倒被我给变成懒得开口的懒菩萨了。

我懒得再往下写了,可是还没有说到“懒”的人生观哪,所以得把话头儿拉回来了:人类的苦痛是甚么?就是不能懒! 要真能像冬天懒得凋的苍松古柏那样的懒:春风来了,懒得迎;朔风袭来,懒得逃。你下你的雨,我也懒得开朵妖艳的花儿给你看;他降他的雪,我也懒得结个蜜甜的果儿把他尝。什 么叫雪?落在身上更清爽!哪个叫雹?铺在脚跟更幽洁!懒得动一动的苍松古柏呀!你才是人生的典型哩!

原刊《华语月刊》1934 年第 39 期

《人生的病》

作 者:吴迎君 选编

有病方知身是苦,

健时多向乱中忙。

点击图片一键购书

- 版权信息 -

编辑:李同

观点资料来自

《人生的病》

因原文篇幅过长,摘录时有删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