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只要我跑得足够快,毒鸡汤就追不上我

每个人都独自处于地球上,身体被一缕阳光穿透;转瞬之间,已是夜晚。

——Savatore Quasimodo

万事开头难,中间更难,结尾最难。

一个人越炫耀什么,说明他真的有这个东西。

没钱时候以为有钱很快乐,等有了钱才发现,真的挺快乐。

……

对付鸡汤的唯一方式,就是以毒攻毒了吧。漫山遍野的鸡汤文真的是互联网时代的一大景观,一会儿是 社会达尔文,被同龄人超越,比你优秀的人比你还努力,一会儿是 成功学广告,努力一定成功,努力到无能为力才对得起自己,一会儿是 心理咨询室,你不快不慢只是在自己轨道上,或者再不弯道超越就晚了……

怎么都说得通,往往还有各种各样小故事,人物一般莫须有,如我的同事、朋友、父母、领导等等,他们曾经像你一样,最后痛心疾首、恍然大悟。华盛顿的樱桃树也不必砍,只要 开局一句话,过程结尾全靠编

也许人们只听得进他们想听的话。许多鸡汤的目的不是抚慰人心,而是制造焦虑并引向极端,最后实现想象性解决。因此它们的语言多半是贫瘠而单调的,不管是思想还是内容,往往都 缺乏弹性可言。

王阳明的弟子曾偷偷记下他的言语,王为之不满,称“圣贤教人如医用药”、“拘执一方,鲜不杀人”。那些鸡汤本身的文学、哲学品质已不堪言,加上又不能对症下药,往往只能顺着人们的情绪,推波助澜而已。又因其中没有一贯的道理,读者只能不停地摄入激素,自身的免疫系统则遭到破坏,失去真正的自主性。

其实并不是要排斥鸡汤,人们对它喜闻乐见自然有 现实合理性。一般人如何活得幸福体面,本就该成为这个时代最宏大的命题。且鸡汤本身也不是什么贬义词,所有的为己之学(不为逞才),都不免欲从中得些鸡汤的成分。关键是怎么弘扬大道,而不被小道小得所拘束,以及如何在动态的平衡中把握真理。

问题就在这里, 许多话说圆了就没劲儿,尤其是白话文本身的透明性,如果语言平平、观点一般,就会显得寡淡如水。

《生命是一条河流》这本小书让我耳目一新之处,就在于因为辩证地看问题而顾盼生姿,因为优美的诗句和案例而得意忘言。

作者约翰森是挪威人,身兼医生、书法家、画家和作家数职,医务工作的特殊性,和其他各领域的知识和感悟,凝练了他对生命和生活的思考。

让·文森茨·约翰森(Jan Vincents Johannessen),医学博士和哲学博士,科学家、首席执行官、畅销书作家、白金奖歌词作者、诗人、作曲家、电影制片人、画家、设计师、摄影师、玻璃和珠宝艺术家、演说家、导师及专栏作家。

和那些好为人师的态度不同,他引用卡姆斯的话,拒绝人们对他亦步亦趋,“别走在我的后面,我可能不会带路。别走在我的前面,我可能不会跟随。 就在我的身旁走吧,做我的朋友”。

关于生活,他认为 生命就像一条河流,既可以滋养子民,也可能泛滥成灾,许多人只是选择活着,而不是生活。生命的本质在于忧愁与快乐的动态变化,挑战是生命的推动力。他说,与辛勤工作相比,天赋似乎被高估了。话虽实在却助长意气。

关于成长,他引用布鲁克斯的话,人类文明之河始终流淌,根据时间的由远及近,我们把它称作文化、家庭和教育。因此 素位而行吧,虽然可能被权势打倒。但是不管是谁,想要登高望远,必然是要站在他人肩上,而那人亦是挺身而立。

关于恋爱,他描绘了两个人之间堤坝决堤、河流交汇的过程,并认为尽管全力生活意味着变得脆弱,但是 要放焰火,仍得用爱点燃,正如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关于婚姻,他不刻意美化,亦不痛心疾首,只是告诫道, 人们往往以弱点而不是长处相结合,只有健康的自信才是推动浪漫关系的真正燃料,而自由则是爱情茁壮成长的前提,许多丈夫在鼓励妻子振翅飞翔的同时,却用脚踩住了她的翅膀,结果两人都不得自由,最终分道扬镳。如伊斯伍德说,“婚姻是上天造的,但是雷电也是呀!”

关于幸福,他认为幸福不是目的地,而是一种生活方式,是其他什么东西的副产品。我们总是 无法专注于生活本身,“羊群直觉效应”使得大多数人愿意选择从众的生活,愿意让判断力迟钝。可是要做自己,就一定要发现和社会之间的边界,在自律之中寻找自由。

关于权力,他认为权力是人人都渴望拥有的东西,对于八卦消息的渴望即是如此。而当权之后呢往往苦恼,如不再能够控制上升的过程,不再能够享受韬光养晦的快感。并且对于大多数人而言,智慧不足而权力有余,恰好反受其害。

关于病痛,在他的从业经验中,许多病人的时间所剩无几,却还是在失去时间寻找奇迹。他鼓励病人在与痛苦的对抗中感受力量,然而也不必刻意坚强,重要是敢于直面生活。

关于死亡,他将其比作作品的高潮,以及一日辛勤之后的日常休息,“死亡不算事,生活才是”。另一方面,他又引用哈普格鲁的诗,讲述了死后与天地一体的逍遥,仿佛海洋、天空和拂过前额的凉风。

在这本并不算厚的小册子里,约翰森时时闪烁着冷峻、幽默而机智的目光,他不是怂恿你去追逐特定生活,而是时时 让你自我权衡,可是其中的哲思又常常令人赞叹,我称之为 “点火”和“熄火”的智慧,有意气而不激愤,能平静而不沉沦,会思考而不涣散。

且得益于文化差异的原因,其中独到的例子、诗意的语言,都显得别开生面,如他引用米勒剧作的台词强调当下的重要,“‘现在’二字就像一个从窗外扔进来的定时炸弹,滴答作响”,如他引用诗人弗尔凯德的话,说明酒肉朋友不可交,“朋友不是从树上长出来的,他们就是树”。

我想,我们都是人物,我们都有尊严。

《生命是一条河流》

作 者:让·文森茨·约翰森 著

500万挪威人的枕边书

10年领跑挪威畅销榜

来自资深名医的心灵疗愈指南

点击图片一键购书

这里是北大出版社

-SEE YOU-

- 版权信息 -

文/黄泓

编辑/何畅

图/让·文森茨·约翰森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