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百年巨匠·美术篇》第四部即将播出,“从大师之路下功夫,定格艺术灵魂”

《百年巨匠·美术篇》第四部(李苦禅、蒋兆和、石鲁、黄胄),将于12月9日起在北京卫视、深圳卫视、广东卫视、新疆卫视、上海纪实、北京科教等11家卫视和腾讯、爱奇艺、优酷、搜狐、B站、咪咕6家新媒体平台台网联播。

《百年巨匠——石鲁》将于12月9日24时在北京卫视《光阴》栏目播出,同日14:06在深圳卫视播出。

《百年巨匠・美术篇》第一季聚焦16位现代美术巨匠,回望百年来中国美术演进历程,旨在呈现一部视觉版的中国现代美术史。第一季共四部,第一部拍摄齐白石、黄宾虹、徐悲鸿、张大千,第二部拍摄潘天寿、林风眠、傅抱石、李可染,第三部拍摄刘海粟、吴作人、关山月、吴冠中,第四部拍摄李苦禅、蒋兆和、石鲁、黄胄。

《百年巨匠》出品人、总策划杨京岛,《百年巨匠·美术篇》第四部总导演梁碧波,《百年巨匠》策划总监丁吉林与李苦禅之子李燕夫妇

这16位美术巨匠,大多出身贫寒,但他们自强不息,经受岁月的磨练,用超乎寻常的意志和努力成就了自我。虽然他们生活在相同的社会环境和文化背景下,在艺术实践上却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和独特的创造。他们为世人留下的是美轮美奂的精湛作品,是现代美术史上永不磨灭的文化遗产。

致敬百年美术经典

《百年巨匠·美术篇》第四部(李苦禅、蒋兆和、石鲁、黄胄)由著名纪录片导演梁碧波执导。

他表示:“从敦煌莫高窟壁画到5G时代的AR影像,我们可以看到,每一个时代、每一段历史都有其独特的影像表达,那方寸之间定格的不仅是故事,还有艺术的灵魂。如今,我们用动态的影像记录国画大师李苦禅、蒋兆和、石鲁、黄胄的沧桑人生和高洁品格,不仅是对20世纪的文化巨匠、百年经典的美术渊薮的一次致敬,更表达了新时代影像工作者对艺术的一种传承。”

李苦禅(1899—1983),原名英杰,改名英,字励公,山东高唐人,出身贫寒。1923年拜齐白石为师。曾任杭州艺专教授、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画研究院院务委员。其作品继承了中国画的优良传统,吸取石涛、八大山人、扬州画派、吴昌硕、齐白石等前辈的技法,并融中西技法于一炉,渗透古法又能独辟蹊径,在花鸟大写意绘画方面发展出了自己独到的特色。擅画花鸟和鹰,笔墨雄阔,酣畅淋漓。代表作有《盛荷》《群鹰图》《松鹰图》《晴雪图》《水禽图》。

蒋兆和(1904—1986),生于四川泸州,原名万绥,自幼家贫。1920年至上海,曾画广告,从事服装设计,并自学西画。1927年受聘于南京中央大学,为图案系教员。1930至1932年任上海美术专科学校素描教授。1937年任京华美术学院教授、北平艺术专科学校教师。1947年受聘于国立北平艺专。新中国成立后,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在从教的50年间,创立了一整套培养和造就现代水墨人物画人才的教学体系,称为“徐蒋体系”。其作品在传统中国画基础上融合西画之长,人物造型严谨,表现内心深刻,使中国人物画达到新的高度。代表作有《流民图》《曹操》《苏东坡》《文天祥》《李清照》《杜甫行吟图》等。

石鲁(1919—1982),原名冯亚珩,四川仁寿人。早年就学于成都东方美专,1940年赴延安入陕北公学院,从事版画创作,后专攻中国画。1959年创作《转战陕北》,名声日隆。后与赵望云创立长安画派。擅长人物、山水、花鸟。早期画风偏于写实,用笔坚实谨严,多画革命题材;后期画风奇崛劲健,常以华山、荷花为题,笔力纵恣雄豪,有“黑、重、怪、野”之喻。曾任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中国画研究院院务委员、陕西省美术家协会主席、陕西国画院名誉院长。著有《石鲁学画录》等。

黄胄(1925—1997),原名梁淦堂,字映斋。生于河北蠡县,后迁居西安。1940年随赵望云学国画。1948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曾任西北军区政治部文化部创作员、总政治部文化部创作员、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美术创作员、中国画研究院副院长。1986年起,倾注全部心血筹建起中国第一座民办公助的艺术博物馆——炎黄艺术馆,并出任首届馆长。擅长画人物和动物,尤以画新疆人物和驴著称。人物画善于运用速写抓住人物特征,线条流畅有力,风格奔放。代表作有《赶集》《百驴图》《风雪夜归人》《鞠躬尽瘁为人民》等。

他们是当代人的励志榜样

在和李苦禅、蒋兆和、石鲁、黄胄4位巨匠的后人初步接洽后,梁碧波带回30多本书开始做功课。经过前期的资料研究,他对4位巨匠已经颇有了解,并且梳理出很多有意思的细节。“我们要把这几个画家的生平故事老老实实地告诉观众,这是我们应该办到的,也是我们的基本目标。”

在表现形式上,梁碧波倾向于从“路”的角度下功夫。“第一条是他们走过的路,第二条是他们内心的路,第三条是与他们相伴相生的中国社会的路。这三条路是交织在一起的,片子中应该把这三条路理清楚,然后再找它们之间的结合点。”

走大师之路,对于导演梁碧波而言既是精神上的快乐之旅,也是身体上的苦旅。梁碧波说:“这4位大师走过的路,我们全都去拍了一遍、走了一圈,在这个路上,发现很多与他们有深入联系的东西。不仅仅讲当年的故事,还建立起两个时空的关联,一个是那个时代,一个是当下,这两个横切面构成了一个立体的历史架构。”他举例说,当年这几位巨匠做的事情今天还有人在做,当年的很多场景今天也还在,完全可以通过拍摄当下的这些影像,以更加鲜活的形式,让观众透过当下看到历史。

“任何历史都是给当下的人看的,那么,当下的观众为什么要关注他们呢?”梁碧波谈到拍摄的思路时说,“我觉得对当下人来讲,就是励志。”

虽然在选择史实的过程中,观点本身就在其中,但梁碧波还是力求尽可能地客观。因为在他看来,这涉及对历史人物的尊敬。“他们对中国的文化事业做出了这么大的贡献,我们应该做的是去研究、尊敬他们,这是一个基本态度,用谦卑之心去拍他们。”

这种尊重不只是对拍摄对象,也是对观众的尊重。梁碧波从观众的角度思考,来解决观众所关心的一系列问题:“李苦禅是农民的孩子,蒋兆和家境也不富裕,石鲁家是地主还好一点,黄胄完全就是孤儿一般,他们为什么能够从千千万万普通的农民孩子中脱颖而出?他们为什么来北京,北京真的是一个能够成就人的地方吗?来到北京后,那么多同学为什么就他们几个出来了?他们为什么能那么准确地把握时代的脉络,仅仅是跟他们的生活有关吗……”

摄制组在蠡县拍摄,片中表现黄胄画驴的情节

在梁碧波看来,拍人物片最要紧的就是人物的内心。如李苦禅到了北京,本是西画系的学生,为什么要去找齐白石学国画?这种生命中的关键拐点,不能泛泛而过,要深究他的内心。把人物内心的感受和想法挖掘出来后,进而走向更深层次的性格。“拍人物片,肯定不是简单地讲述他的生平,需要更多地把性格表现出来。性格决定内心、内心决定行为。性格一旦出来了,这个人就立起来了。”

“拍摄纪录片让我的生命丰富了。这些人的生命历程对我来讲也是一种滋养。我研究他们、拍他们,虽成不了他们那样的大师,但可以使我更优秀。”梁碧波如是说。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