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宠物

我在海上被怪物咬伤,虽然美人鱼救了我,女朋友却死了

小时候住在小渔村,经常和爸爸出海打鱼。去的路上兴高采烈,回来的时候就经常睡着。从摇晃的小船醒来,看见岸边的灯火,知道快到家了,心中泛起一阵阵温暖。

记忆中,有一次,雨滴敲打着我的脸,我醒来发现爸爸正在熟睡,许多悬在空中的发光水母,围着一只长发美人鱼,她在空中对我招手。忽然我爸爸一声咳嗽,所有的水母和美人鱼都跌落在海里,爸爸擦着脸上的雨水,尽快回到了岸边。

长大后,我考上了大学,离开渔村,在和第一个女朋友第一次开房的第二天清晨,我带她去湖边乘船。她还没有停止昨晚话多的状态,边吃零食边和我讲她的小时候,她在梦中见过的栩栩如生的水母。

到了暑假,我带她去我家玩,当年的小渔村如今盖起了拍拍别墅。我女朋友很喜欢游泳,喜欢光着脚丫踩在沙滩上。有一次,黄昏时分,她在前面走着,我踩着她踩出来的一排脚印,调皮的跟着她。

忽然,她喊我跑过去,看沙滩上一排奇怪的脚印,那应该是一个有着三条腿的人留下的。

夕阳下的她,一抹红晕,那么好看,我其他的都不想管,抱住她,这个夏天,一有时间,我就和她缠绵,她观看了很多县相关影片,积极尝试着。

我俩身上全是沙子,准备下海里游一会儿就回家,我妈妈这些天为了未来的儿媳妇,做了很多好吃的。她刚走几步就惊叫起来,她的脚丫扎了一个东西。我抱着她的脚丫,用手机手电筒仔细从沙子和脚丫纹理分辨,发现有一个小小的伤口。

在海边长大的我,被很多小动物咬过,这一次的伤口我却没有见过。她的脚丫快速肿胀起来。我已经没有时间背着她跑回家。

我用力吮吸她脚丫上的毒液,她哭着呻吟。不一会儿我的嘴唇也肿起来,我根本无法和她交流了。

我吐出的毒液,让一只无辜的小螃蟹变成了帝王蟹。等我爸爸接到我的电话,女朋友已经昏迷不醒,肿胀的腿超过了身体其他部分。我的嘴唇搭在我的胸前,感到呼吸很困难。

在医院醒来后,第一时间接到了女朋友去世的噩耗。我哭的时候,感觉嘴唇还在麻木,热辣辣的刺痛。

女朋友死后,我得了忧郁症。我的脸变了形,嘴唇很厚。脑海里和女朋友甜蜜的回忆,不是海边一遍遍冲刷得海浪可以抹去的。我想念着女朋友,在海风中呜咽着。

在一个深夜,向大学请了长假的我,决定明天回学校上课。因为我女朋友的闺蜜一只鼓励我,上课下课吃饭睡觉都和我聊天。她在学校记了好几大本笔记,等我校为我上课。在这之前,我要去一趟海边。

我趁着我家小小的破船,坐在生锈的船沿,有一处特别锈的地方,是因为我习惯性的站在旁边,向海里撒尿。从小尿到大,它承载着我的很多记忆,还有我的尿渍很痕迹。

看着那里,我忽然尿急。解开裤子,尿到海里。海风吹得好惬意,四周暗淡,依稀看到月光,海浪。我没有立刻提上裤子,而是慢悠悠的坐着甩鞭动作。

忽然,一只小动物忽然从海面跃起,咬住了我。我害怕极了,甩鞭动作做得更快了。

好不容易摆脱那条该死的无耻的下流的奇怪生物,我发现我已经无法提上裤子。我跌倒在船舱,痛的昏迷,等我醒来发现,我已经多了一条腿。

我发现此刻月圆又亮,海风轻柔。四周有奇怪的香气,半空漂浮的发光水母,和我梦中一样。一条美人鱼飘过来,对我挤眉弄眼,笑得时候,耳后小小的鳃会动。

她好奇地靠近我观察,我积聚的力量爆发了,我猛地抓住了她的长发,伸嘴咬了她一下,她挣扎着和水母跳进海水逃走了。

我小时候就听人说过,看见美人鱼的男子,会被诱惑,从此身心疲惫,一生一事无成。不过,美人鱼的血可以治疗很多病。

我摸了摸我的嘴唇,果然小了很多,我的颜值急速上升,这次算是间接整容成功了。我驾驶船寻找着,希望能看到刚才逃走的美人鱼,让她咬一下我的腿,我就可以复原了。有三条腿的话,我连路都走不稳。

我失望的返回,找了很久没有找到美人鱼。谁知道,有一只却主动出现了。她先是用手扒着我的船沿游了一段。我看着她白皙的的手,紧紧的抓着我尿滴过的船沿。看着她慢慢露出了脸。

她不是刚才那只,因为发型不一样。我看见她好奇的看我,就慢慢的靠近她,伸出手,想要和她握。她却伸长了脖子,闻了闻,舔了一下。品味了一会儿,皱着眉钻入海水漱口。

等她再次靠近,看我的脸。四目相对时,我猛地用胳膊夹住她的脖子。她的尾巴不停拍打着海面,还是被我拖到了船舱。

我把腿塞进她的嘴里,她死活不肯咬我。哭的很厉害,发出奇怪的悦耳的声音,就像婉转的鸟鸣。

我无力的松开了她,她马上跳入海水游走了。我伤心的回到了家里。

我在家多呆了几天,穿着赶制好的三条腿裤子,回到了学校。女朋友的闺蜜,小心翼翼地避免提起我的伤心事,说我嘴唇变小了,好像又好看了一点儿。

并且每次见面都要摸我多出来的腿。校园里很多同学对于我奇怪的走路姿势表示很好奇。一位博士和我聊天,邀请我去她的实验室。

在她翻开的书页中,我看到了一张有三条腿的人。她的电脑里还有大量这种图片。她已经研究了很长时间,在古代,就不时有人变成三条腿。曾经发现过一个岛,被美人鱼群围绕。上面全是三条腿的男人。

看起来,她已经研究很久了。这是她课题的一个分支,她把试官里的粉红色液体摇给我看。露出你猜猜看的笑容。我激动的说,是不是可以治好我的腿。

她摇摇头说,不能,但是可以杀死咬我的奇怪生物。

我叹了一口气,失望的看着地面。她凑过来,不听劝我带她去海边,一起去放药,抓一只奇怪生物回来。现在那中生物连名字都没有,只要抓到一只,无论是死是活,都是一个大发现。

我带着女朋友闺蜜给我的笔记,在回家的路上不停翻看,我已经错过了很多课程的考试。博士很激动的样子,提着行李小心翼翼,又带着期待,可是在海上飘着的船上等了一个月,也没有生物上来。

博士看着我尿到海里,她也有些尿意,等到一些紧张舒缓,我们沉默着,她坐在船沿,铁锈染上了她的裙子,裙下的双腿在摇摆着,脚丫踢踏着海面。等待着奇怪生物的跳出。

我俩都郁郁寡欢,相视的时候,勉强挤出一些笑容,接着陷入面无表情的沉默,好像我们的生活还不够刺激似的。

本故事纯属虚构。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