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原创 李子柒是不是文化输出?精致农村不会遮蔽真实中国

文 | 令狐卿

被惯常称呼为美食博主的李子柒近日又上了热搜,成了热点。这次的动因是网友惊呼她在国外视频网站上的影响力,youtube粉丝有734万,表现她农村生活的视频每期浏览量都很高,五百万的点击量频频出现。支持者赞叹李子柒实现了文化输出,也有人认为“作品很好,但不是中国”,彼此无法说服。

可以肯定地说,李子柒在外网的影响力肯定是一种文化输出。文化是指人类一切物质和精神的活动,李子柒将一种用心的农村生活制作给人看,激起外国受众对中国农村的诗意想象和由衷赞美,这是文化输出的应有之意。李子柒践行一种审美的田园生活,支持者从中感受到美,这无可指责。

李子柒刺绣 图片来源:李子柒助理微博

认为李子柒呈现的生活方式“不是中国”的,这种看法有代表性,很刺耳但值得认真交流。这种认识的出发点是中国农村的现实、乡民生活的艰苦,它们与李子柒美好的田园、甚或有商业支持的生活状态差距很大。说李子柒无法代表真实的乡村、无法代表中国,这当然没错,或许她的本意也不是成为什么代表。

以中国农村之大,三农问题之庞杂,从现实角度来否定李子柒的代表价值,总能找到相反的例证。但如果“李子柒不能代表中国”这个论断可以成立,“李子柒可以是部分中国”这个论断同样是成立的。李子柒不符合外界对农村生活的整体观感,不代表她为之努力的“精致农村生活方式”不存在,或没有意义。

在何为“真实的中国”这个命题上,争论从未停过。李子柒用她的行动表明,一般人理解的荒凉、无聊、贫瘠的农村生活,只要用心建设仍可以滋润心灵,并且向外界释放出审美的感人气息。对李子柒的差评不全是恶意,但有可能被一种偏见所主导,放弃了对农村生活理想的设计,体现的是傲慢与隔膜。

20世纪初以来,以晏阳初为代表的乡建派始终不放弃对农村的建设,播种了乡建的理想。最近十余年间,乡建派更是以公益的、文化的、商业的方式进入村庄,在局部适宜地区进行小规模但有价值的尝试。例如一批艺术家在安徽碧山推行的乡建模式,产生了不少知识分子农民,与李子柒的所作所为,遥相呼应。

对李子柒的做法不用急着批评,更不要一下子否定,她及其制作班底的实践,受到国内外观众的欢迎,符合当前流行的文化趋势。不要仅仅从镜头下的表演性质就从根本上推翻李子柒的乡建生活,如果能有更多人从中提取田园生活的可能性,并各自实践,或者只是增加对农村生活的更多想象,都是值得鼓励的好事。

李子柒视频作品

李子柒的文化输出不只是地理空间上,更是精神价值层面的。所以,外国观众受其鼓舞,兴致勃勃观看骑马、种稻子、酿酒的李子柒,是文化输出的字面意思;国内观众不只是将认知停留在“这是表演”上,而是理解李子柒的深一层意义,看到在农村营建审美生活的可能,拆除对农村的偏见,是更急迫的文化输出。

因此,不光是外界、批评者要重新审视李子柒的积极意义,李子柒本人可能也要作如是观,一起以开放的心态思索如何在90后、00后那里深植乡建理念,乐见乡建的新模式。农村田园对李子柒来说,不只是创作作品的地方,更是生活的大本营。它与其他不尽理想的农村模式并存,这才是真实的中国。

至于说,在反映“真实的中国”上,李子柒并不比其他人肩负更多义务,她作出了她的尝试,如果其他人认为当有更全面的反映,那就以合适的方式去记录、表现,这才是平和、健康的态度。李子柒没有义务承担起反映真实中国的全部任务,她做她的田园理想,别人做别样的事务,合起来才有真实中国的全貌。

李子柒不拍视频时的日常工作场景 来源:李子柒助理微博

进一步说,也不该担忧李子柒在文化输出中,带给外国人以片面的中国农村印象。相信外国人,在了解和理解中国的全貌上并不缺乏渠道,他们有充分的信息来源,李子柒不可能“垄断”外国人对中国的认知。我们相信中国仍有大好河山,仍有用心即能提升的审美生活,李子柒无法代替我们去寻找、去努力。

总之,李子柒实现文化输出只是个体作为。尽管有人排斥它的传播方式,但透过视频制作,看见李子柒在扎实地生活,仍应该反求诸己,有没有“伊甸园”不是问题的关键,重要的是能不能在生活中接近美,建造稳固的审美。李子柒没有遮蔽真实的中国,反而映衬着真实的勃勃生机。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