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美国和日本等国开始试点每周四天的工作制

俄罗斯或将推行每周4天工作制 工资不变

自古以来,“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就是个贬义词。才做几天正事就休息,用来鄙视懒人。生产率通常是工作时间与工作效率的乘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每天996的工作时间与高生产率划上了等号。

其实越来越多的雇主注意到,工作时长与生产率成正比,但工作效率则不然。“四天上班三天休息”之风已经慢慢地从小型公司扩散到全球知名大公司。

今年夏天开始,微软(Microsoft)日本试行一项名为“平衡工作生活挑战赛”的实验:

在8月份,每个周五办公室关门大吉,所有员工薪资不变的情况下,每周享受三个休息日。

10月份出的试验报告显示,这项结果令人鼓舞:虽然工作时间减少了五分之一,但人均销售额却比去年同期提高了近40%!

除了减少工作时间,管理人员还敦促员工减少花费在会议和回复电子邮件上的时间。他们建议会议最长不超过30分钟。还鼓励员工使用在线消息传递应用程序(当然是微软的)来完全取代会议。

这次试点影响广泛。微软在日本的2280名员工中,超过90%的人表示,他们感受到了新工作时间带来的正面影响。而每周少开门一天,公司也节省了其他资源,比如电力。

“减少工时”的倡议是场及时雨。少上一天班就少一天通勤,极大地节省个人时间,减轻工作压力。长期以来,日本公司文化一直是拼命三郎模式。这个问题实在太严重,日语中甚至为此创造了一个新名词:“karoshi(过劳死)”,也就是说员工因工作压力太大引起疾病或严重的抑郁症,过度劳累引起死亡。所以说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休息不够损害员工身心健康,导致工作效率降低。

来自japino.net

日本过劳死频发,5年有368起。

2015年,日本广告巨头“电通”的一名员工在圣诞节那天自杀身亡。东京官方调查显示,该职员加班时间过多。

两年后,日本三菱电机被曝有5名男性员工曾因长时间劳动造成精神障碍或患脑部疾病,其中2人已因过劳而自杀。

同年,一家日本广播公司的记者因长时间工作而死亡。日本放送协会(NHK)报道该31岁的女记者生前一个月期间,共加班159小时;同年之前一个月内,加班147小时。调查认定,在上述两场连续工作中,她“工作到深夜,未能确保充分的假日”,“处于积压了相当大的疲劳、经常性睡眠不足的状态”。最后尸检调查认定,其死因为过度劳动引发的充血性心衰。

日本政府于2017年通过首部《过劳死等预防对策白皮书》。白皮书显示,2010年至2015年,共368起(男性352人,女性16人)过劳死事件。其中40岁左右男性,29岁以下女性自杀比例最高。

仅2017年,日本因过劳死(包括自杀未遂)的人数为191人。其中因脑、心脏疾病死亡107人,因精神疾病自杀(包括自杀未遂)84人。

过劳自杀者多为男性。根据调查,“学术研究、专业技术服务业”死亡人数最多,“信息通信业”其次。

来自CNN

接二连三的悲剧导致企业开始寻找解决方案。一些公司已经开始为员工提供更灵活的工作时间,政府也发起了一项名为“特别星期五(Premium Friday)”的活动,该活动鼓励员工每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五提早下班。

微软方面说,它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在日本进行另一项试验计划,要求员工提出新的措施以改善工作与生活之间的平衡以提高工作效率,还将倡导其他公司采取类似工作时间。

无独有偶。美国的快餐连锁店Shake Shack也于今年早些时候开始在其拉斯维加斯餐厅尝试缩短工作时间,用来吸引新员工。其首席执行官兰迪·加鲁蒂(Randy Garutti)在最近的一次收益电话会议中表示:“我们将扩大对管理人员四天工作周的试验,进一步提高实现多元化和包容性目标的能力。”

尽管员工们只上四天班(仍然能得到五天的薪水),工时也从每周40小时左右减少到32小时,但实际上他们的生产率却提高了20%。员工的工作生活平衡也提高了24%,压力水平降低了7%。

“三天周末”试验西风渐行。2018年,新西兰一家做遗嘱和信托基金的公司“永久监护人公司”也在全国16个办事处的250名员工中,试行为期八周的四天工作日。

由奥克兰大学学者的监控数据分析显示,员工每周少上一天班,不但敬业度和工作满意度大幅提高,而且生产率没有因为少工作一天而下降。

首席执行官安德鲁·巴恩斯(Andrew Barnes)告诉新西兰先驱报:“调查数据显示,工作日由五天降为四天,不但公司的产出与员工绩效基本上没有变化,而且团队之间的合作反而有所提高。”

有鉴于此,他已向董事会提出了继续执行该政策的建议,希望将其永久化。

此举可能会对新西兰劳动力产生更广泛的影响。2016年,新西兰人平均工作时间为1,752个小时——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简称经合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OECD)国家相比,这接近正常水平——但他们的工作时间大大超过了德国人的1,363个小时。

在经合组织成员国中,德国人的工作时间最短,紧随其后的是丹麦,挪威和荷兰。而墨西哥人,韩国人和哥斯达黎加人工作最长时间。

所有已经试行的研究表明,减少工作时长可以提高工作效率。尽管德国人工作时间最短,但德国的生产率水平却最高。统计数据显示,德国工人的生产率比每年工作1676小时的英国工人高27%。

而工时过长引起的过度劳累,会导致更多员工请病假是有据可查的。2016年,工作有关的压力导致的焦虑或沮丧,引起全球损失相当于1,250万个工作日的生产率。其中44%的案例是超负荷工作。

目前日本和美国等许多国家或地区,包括亚马逊、谷歌和德勤在内的诸多大公司,都在开始试用每周四天的工作制。

看来“双休日”变“三休日”指日可待。

阅读原文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