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尚

原创 被渣男骗走3000多万,与家人反目成仇,绝色女星,被情毁掉终生

那是1979年,香港影视业正蓬勃发展,诞生了无数知名影星,如张国荣、王祖贤、邵美琪、郭可盈等。

此时,陈秀雯不过中学毕业。

其实她家境很好,本不必为生计趟进这名利场。

但陈秀雯天性傲然,断然放弃了名牌大学通知书,径直走进“丽的”电视台的大门。

她要报名,成为演员,更要精进唱歌与舞蹈。

也就是在这时,陈秀雯遇到了一生挚爱,也是她毕生的噩梦——林国雄。

彼时他正在拍《新变色龙》,刚修剪了头发,戴着金边眼镜,很斯文的样子。

陈秀雯被这一幕吸引了。

而这时,或许是心灵相吸,林国雄也注意到陈秀雯。

他往陈秀雯的方向看了看,随即笑了。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这一笑,直接令陈秀雯醉了。

往后的岁月,陈秀雯将这份笑容,当成了信仰。

从那天起,她生命所有的一切,全因这个男人而翻腾。

她笑,因这个男人。

哭,也因这个男人。

就连被逼入绝境,遭亲人众叛亲离,长期活于水深火热中,皆是这个男人导致的。

但,陈秀雯却怎么也不愿责备。

更从不抱怨。

她对黎芷姗说:“一直以来未必是他错,可能是我错呢?没有什么东西是永远,或许只是大家选择了更适合自己的人生。”

一年前,她说这话,或许还有人信。

但一年后,再也没人愿意听她的解释了。

因为这一年,陈秀雯结婚了。

对象正是林国雄。

当时二人被《骤雨中的阳光》邀请,分别演男女主角。

那时陈秀雯刚进演艺圈不久,没有选择的权力,被公司推去了片场。

而林国雄,眼见是好资源,便也答应了。

就在这样的机缘下,他们再次相遇了。

由上次的惊鸿一瞥,变成了知己好友。

戏中,他们演情侣。青春、美好,四周充满爱。

这剧后来成了香港青春爱情片的开门之作。

而陈秀雯与林国雄,也被这部剧敲开了心房。

他们恋爱了。在戏拍到一半的时候。

这部戏上映,他们的爱情随之走向高潮。

那时全剧组的人都觉得不可思议。毕竟,时间真的太短了。

但陈秀雯全然没有警觉,她像个热恋少女,一脸骄傲:“我相信人与人之间是有缘分的,有些人我初次见面,就会讨厌他们,但与另外的人一见面,就像有一股电流,流过全身。”

说着,她还当众表示:“我第一次见到林国雄,就觉得这人好相处,对人诚恳,谈吐又幽默。”

众人愈发不解了。

但陈秀雯笑得更灿烂了。

可她终是忘了,太迅速的爱情,注定藏着隐患。

相恋3年间,她的事业飞速发展,但这时,陈秀雯悄然结了婚。

不用怀疑,新郎就是林国雄。

结婚前夕,陈秀雯笑了很多次。

她对母亲与妹妹说:“我知道,我丈夫肯定不是世上最英俊、最潇洒的男士,但由拍拖到结婚,我从来没有想过可能会再遇到一个比他更好的男人。”

妹妹只是天真地望着她。

陈秀雯以为是妹妹没听懂,又补充说:“真的,从来没想到。”

家人不再说话了。只当是为她开心。

但,生活并非风花雪月,当爱情回归现实时,过滤留下的,只会是一地鸡毛。

结婚没多久,林国雄的本性便露出来了。

他不再工作。不愿演戏。也不想做别的。

每天最常念叨的,便是修行,还称要出家。

这令陈秀雯很伤心。

她反复劝了好几次,称“你已经有我了”。还劝慰“以后我会一直和你在一起。”

但这些情话,若放在过去,一定会得到一吻。

可如今,已不同往昔,只剩下嫌弃了。

成婚后,林国雄仿佛对生活失去了希望,无论怎么劝说,就是不愿工作。

生活的重担一下子全落在陈秀雯的肩头。

但她也不怨。只默然给经纪人打了个电话,又增加了工作量。

1983年,新婚蜜月还未过完,陈秀雯便开始营业。

她从演员过渡回歌手,唱了首《甜蜜如软糖》。

像是在唱自己的爱情一般。

但不知为何,这首歌后来被香港各大电台列为了禁歌。

不过她并未气馁。

一年后,她又突破常规,改唱电子remix音乐,还发行了《震荡EP》。

可,反响依旧不大。

陈秀雯依然不放弃,又接连推出《Ya Ya笑坏人》。还改编了去年的《震荡》版本。

这些专辑一发售,她的名气迅速增长。

财富自然也倍增。

但光鲜在外,一回到家,陈秀雯便又陷入苦恼。

林国雄不工作不说,还坚持要出家,有事没事将“出家”二字放嘴边。

陈秀雯说也不是。劝也劝不动。

她累极了。后来索性也不再说了。

林国雄更放肆了,天天在家打坐,一整天不说话。要是问话,只说是修行。

而就在这时,老天帮了她。

一天,陈秀雯突然感觉身体不适,跑去医院检查。

结果一查,怀孕了。

她立即将这个消息告诉林国雄。

林国雄信佛,“慈悲为怀”的观念深入骨髓,自那天后,他再也没提出家的事。

陈秀雯的生活慢慢回归平静。

怀胎十月,她生了一个儿子。

自此,淡出了娱乐圈。

当时粉丝都以为,陈秀雯这是去过好日子了。如今她有男神丈夫,又有了儿子,一定特别满足。

但生活究竟是苦是甜,只有陈秀雯自己清楚。

如今孩子出生,丈夫又不愿工作,他们一家的生活开支,全由陈秀雯承担。

所以休息了3年,陈秀雯又复出了。

港媒笑称:陈秀雯这是被生活逼急,不得已出来赚钱。

陈秀雯没有辩解。

但,在后来的《第一会客室》里,她解释称:“我出来,演戏三十几年了,所以那个太熟悉了。”

一说完,便开始拍戏。

同年,她与周星驰合作《孖仔孖心肝》。

拍完这部戏,又马不停蹄与罗嘉良演了部《自梳女》。

这期间,她还深陷一段绯闻。

因后来她又与罗嘉良合作了好几部戏,所以总被外界说是假戏真做。

《自梳女》热播后,记者让陈秀雯点评罗嘉良。

意思再明显不过,要她说出对罗嘉良的感觉。

陈秀雯很聪明,只是说:“与他合作令人觉得很舒服的一个男对手,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和他一起演,观众还会蛮接受的。”

这事也就这样算了。

但,后来又听闻,多年后,林国雄又闹事,陈秀雯忧心不已。

而此时,媒体传,是罗嘉良陪陈秀雯度过了艰辛岁月。

但至于真假,也无可分辨了。

不过,这时的陈秀雯已无暇理会这些。

自决定开工后,她片约不断,行程被排得满满的。

1992年,她与欧阳震华一起,出演了《壹号皇庭》。

剧中,陈秀雯扮演检察官丁柔,英姿飒爽,很惹人喜爱。

因这部剧,陈秀雯大火。

娱记还爆出,他们合作期间,还发生了一件趣事。

当时陈秀雯与欧阳震华有好几场戏在床上,但她一直不愿与欧阳震华睡一起。

最后,还是导演铺了两床被子,一个给欧阳震华,另一个给她单独盖,肌肤之间,就此隔开,这才令她点头。

也是很传统了。

有了这部戏加持,此后陈秀雯的资源越来越好。

没多久,她又接到《马场大亨》、《再见亦是老婆》与《男人四十一头家》三部戏。

这几部戏皆为大制作,剧一播出,陈秀雯的名气更盛了。

当时粉丝众口一致称:陈秀雯是女版师奶杀手。

意思指,她的影响力太大了。

而在这一年,陈秀雯还暗自做了一个决定,从TVB转到亚视。

作为交换条件,亚视让她出演了《再见艳阳天》。与马景涛对戏。

这是陈秀雯最爱的一部戏。

在这部戏里,她称找到了心灵的正能量。“因为它有很长的幅度,让你去演绎一个人的那种内心的戏。”

但这份正能量,最终又被林国雄毁了。

坊间传,在《再见艳阳天》宣传期间,马景涛不知说了什么,指责林国雄的不好。

这令陈秀雯很生气,一直与马景涛撕扯。

最后,还是公司出面,这事才被平息下来。

但后来,不知发生了什么,他们又和好了。

一次电台节目中,主持人让马景涛评价陈秀雯。

马景涛没迟疑,开口称:“我觉得她是比我坚强的,很坚强的一个女性,可是其实她心里面也是很柔弱的,也需要男人给她爱的力量。”

陈秀雯听闻,大笑了起来:“你好像很了解我似的。”

语气又无奈又轻柔。

怎奈马景涛无意间的一句话,竟成了真。

陈秀雯确实很柔弱,也极其渴望爱。

1998年,她已是香港最璀璨的女星,无人不知。

但她的辉煌,在这一年开始,也在这一年终结。

不必想,又因为林国雄。

他见妻子盛名在外,于是对陈秀雯说:“我想工作了。”

陈秀雯很是欣喜,全力支持。

但林国雄所谓的工作,不过是借陈秀雯的名气,投资房地产。

结果因管理不善,血本无归。

欠下了好几百万。

此后,他一直被债主追债。

但即便如此,他也不收敛。

同年8月,林国雄又听信一僧人的话,称要来内地修建佛教大学。

可修建大学需要钱啊。林国雄没钱,于是又想到陈秀雯。

他向妻子要了1000多万,称是投资。

陈秀雯见丈夫终于有了上进心,于是二话不说,将多年积攒的片酬,全部拼凑到一起,都给了林国雄。

林国雄拿着这些钱,真的跑到内地修大学。

但他终不是做生意的料。

这所谓的僧人,不过是骗子,在他疏忽之际,拿着全部筹款,跑了。

于是欠下的债务,又由林国雄承担。

但危难之际,林国雄却沉默了。

他像个缩头乌龟,完全不敢面对债主,整天闭门不出,将麻烦全部留给陈秀雯。

债主们一一找到陈秀雯,逼她还债。

据称,当时陈秀雯的住所、片场,以及任何工作地,都会被人围堵。

而每到一处,都留有“欠债还钱,天公地道”八个字。

她的生活被搅得天翻地覆。

最艰难时,不得不搬家,以躲避债主的威胁。

可祸不单行。

就在这一年,陈秀雯的母亲病了,被查出患了癌症。

来不及救治,4个月后,母亲离世。

陈秀雯的人生坠入黑暗。

她第一次切切实实感受到何为无助。

可林国雄没有给她任何帮助。

陈秀雯只能独自抗。

母亲出殡那天,她站在丈夫最爱的佛像前,一遍又一遍问自己:“为什么变成了这样,为什么?为什么呢?”

佛不语。

突然,陈秀雯眼角渗出泪光:“原来佛家的宽容并不是解决事情的方法,始终要返回现实世界面对一切。”

又一次,她搬了家。

据媒体曝光,这一次,她疑似住进了平民窟。

而即便这样,陈秀雯还是不舍得责备丈夫。

要问为什么。

她每一次都称:“我相信他一定没有问题的。”

但,妹妹陈加玲却再也不相信姐姐的话了。

她恨死这个所谓的姐夫。

有一回,陈加玲实在忍不住,写了好几页声明。一直痛诉林国雄的恶行。

据说,她在声明里怒骂林国雄,说他“卑鄙”“无耻”“骗子”。还表示“他只是放毒气的缩头乌龟”。

这些话后来被某杂志刊登出来。

林国雄的名誉一败涂地。

而这样,陈加玲依然不解气,还对媒体爆料:“他不止借了我姐1000多万,是3000多万,他花光了我们家全部的积蓄啊。”

外界震惊。

这时,还有人爆出一事。

当初陈母患病时,本可以再活长一点,但因长期生气,导致病情加重。

临终前,她也放心不下,只将陈加玲叫到身旁,一字一句交待:“我把户口里剩余的钱都给你,一定不要告诉秀雯。”

她害怕女儿又被骗了。

但,陈秀雯依旧不长记性。

她像是被下了蛊,面对外界与妹妹指责,依旧站在丈夫这一边,每逢被媒体质问,都声称“相信他”。

这话令陈加玲更怒了,她对来访记者喊话:“姐姐,爱一个人若是做到你这样不分是非、颠倒黑白,那我宁愿自己不再爱!”

结果陈秀雯听了她的话,只说了一句“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便再也不愿多言。

自此,姐妹情断。

半辈子的血缘情分,在这一刻,化为灰烬。

那之后,她们再也没有来往。

据称,后来还是林国雄自己过意不去,在一采访中,当众表示:

“84年那段时间,我便没有拍戏,之后每天都是打坐拜佛,没有积蓄,也没有帮过她,只希望不再做错事,我愿意用离婚来赎罪。”

2011年,陈秀雯与林国雄离婚。

这段纠缠了28年的爱恨,在今天,终于划上了句号。

婚后,陈秀雯独自抚养儿子。

时至今日,她也一直单身。

不过最近听闻,陈秀雯又复出了。

她与欧阳震华的公司签了约,似乎还在拍戏。

但繁华已经陨落,巅峰不再,此时的娱乐圈,再也不是当初的娱乐圈。

此时的江湖,也不再是当年的江湖。

她老了,也被人取代了,不会再被大众恩宠了。

港媒拍到,现在的陈秀雯,脸浮肿不堪,身材大为走样,气质不再。

她每次上街,都极其简朴。衣着简陋,目光清冷。像一个被生活抛弃的落寞人。

不得不承认,当初那场婚姻,葬送的,不只是她全部的青春。

更是埋葬了她的心。

很久以后,有记者又重提往事。

这一次,陈秀雯终于不再抵触,悠悠说道:“其实最后,你发现这个世界没有你的完美男人,根本找不到。”

说着,默然低下了头。

没有人知道,她到底是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大众听。

但外人听来,只是一声唏嘘。

姑娘啊,在这世间行走,没有人能给你100%的爱。

容颜易老,人心也会变,不是所有人,都值得你用一生来买单。

说到底,你最终可以依赖,也是唯一不会变的,只有自己!

也只能是自己!

作者:池槿文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