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原创 洪秀全该不该算正面人物?牺牲1.4亿人,只为他的占有和报复

历史上有些事情通常被认为是正面的,但它们其实可能并不那么积极,只是人们想要特意展示其美好的一面,太平天国运动就是这样一个例子。这场起义直接撼动了清王朝腐朽的统治根基,大大推进了中国历史进程,数以万计的贫苦大众怀揣着大同社会的理想凑到一起,这其中也涌现了大量进步人士。然而,这场运动几乎可以说是从一开始便注定失败,因为作为起义运动的掌舵人,天王洪秀全并不算啥了不起的角色,而这场运动也不过是他满足私欲的手段罢了。

说够了天王晚年的奢淫骄纵,咱们今天就讲讲他青年时代的经历。

洪秀全于1814年的第一天诞生于广东花县,那会儿的他有个族名叫“洪仁坤”,本名曰“洪火秀”。洪秀全十几岁那会儿,正值咸丰皇帝当政,虽说清王朝总体上还算过得去,但却已是疲态尽显。同时期的西方国家大搞工业革命,社会生产力飞速发展,清朝这边却仍是千百年来沿用的那一套,大多数百姓最崇高的理想也不过是吃饱穿暖过个好日子,整个国家如一潭死水。

难得的是,在“龙生龙凤生凤”的年代洪秀全父亲的思想并不十分保守,相反,他全力支持儿子少做点农活多读读书,日后考个功名。洪秀全家族在当地小有名望,而作为典型的耕读家庭,虽说家境也并不算十分殷实,但最起码吃口饱饭是没问题的。洪秀全还有个哥哥,家里有条顶梁柱,洪秀全也确实能解放出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读书。然而,他似乎并不是这块料。

洪秀全并不笨,从读书的经历来看,他总是能很快地将书中经典背下,但却也仅限于此。他曾先后4次参加科举却全部落榜,值得一提的是,在第三次应试之前,洪秀全跟一个正在传教的传教士搭上了话。对方满口都是“基督宽厚仁爱”那一套,洪秀全大概因此觉得他是个好人,便把自己的苦恼全都吐给了对方。这个“洋和尚”也确实挺厚道,并没有趁这个年轻人落寞之际试着让他皈依基督教,而是讲了许多朴素的人生道理,劝告他别把功名这种身外之物看得太重,命中有时终须有,何必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呢?

洪秀全听完,心里果然踏实了不少,然而第三次落榜接踵而来。也正是这一次失利后,他大病一场,病到不省人事的程度。在迷糊中,洪秀全梦到了一个身穿黑袍的白发老头,背上还背着一把龙泉宝剑。这老头搭眼一看就是个道士,他却非要说自己是“上帝”。这位入乡随俗版的“上帝”告诉洪秀全,你们大清臣民笃信的那一套东西都过时了,什么儒家传统,什么孔孟之道,说得好听,其实都是歪门邪道,只会消磨人的心智。老头越说越激动,甚至还招呼几名“天使”,把孔子抓来揍了一顿。

随后,老头对洪秀全说:你这小同志看起来跟其他人不一样,我很看好你,不如跟我混得了。还没等梦中的洪秀全做出反应,对方便把背后的宝剑解下递了过来,责令他斩妖除魔,还封他做“太平天王大道君王全”。洪秀全心里正乐呢,睁眼一看手里根本就没啥宝剑。不过这也不妨碍他从此决心追随上帝,甚至为了避开“爷火华”(耶和华)的名讳,他把自己“洪火秀”的名字改成了“洪秀全”。

打这以后,洪秀全可就不得了了,他彻底丢掉了最后一点儿理智和矜持。他不知从哪会儿弄来一把破木剑,背在背上,走到哪里都要跟别人说自己是上帝的儿子。刚开始,父亲觉得儿子是受了落榜的刺激,还能好言相劝,告诉他别太自责,下次努力就行了。然而要知道,当洪秀全于1834年经历人生最后一次科举考试失败时,他已过而立之年,在古时候,年岁大的书生甚至都可能会遭别人耻笑,入仕无望的洪秀全彻底死了这条心。

眼看儿子越来越不对劲儿,老父亲农民出身,也没别的招,就一个字——打。某天,洪秀全从房间里走出来,父亲试探地问:“儿子,好些没?”洪秀全一脸严肃地回答:“好点了,爹……我是上帝下凡。”父亲二话不说,拿起棍子就揍,有时候还叫来洪秀全他哥一块揍;打完之后,他们就把洪秀全绑在屋子里要他冷静,然而,这些努力都无法阻止洪秀全一天比一天反常。

就这样过了浑浑噩噩的两年,直到有一天,他从一堆旧书中翻出了传教士给的小册子,这本书名曰“劝世良言”,它对中国历史的影响力几乎为零,却彻底改变了洪秀全的人生轨迹。从书中,洪秀全看到了一个比孔孟追求的“大同社会”更理想的世界,在这里,皇亲贵胄不高高在上,而贱民草根也不必在他们面前卑躬屈膝——人与人绝对的平等,在这一基础上,大家彼此相爱,相互尊重。洪秀全对此深受震撼,为响应上帝号召,他很快便迈出了坚实的第一步——把自家孔子牌位给砸了。此时,老父亲对这个混账儿子是彻底失望了,而在父亲的“纵容”下,洪秀全更加卖力地宣扬基督教条。

1842年,清王朝遭遇了鸦片战争的惨败,中国封建社会第一次遭受外力的巨大冲击,密不透风的封建统治出现松动。几年后,洪秀全成立“拜上帝教”,他还找了几个“革命战友”,其中就包括同为落榜生的冯云山。几人四处忽悠群众,收买信徒。当地衙门对此并非毫不知情,只是哪有闲心管他这档子破事?1850年夏,洪秀全以宗教集会的名义号召所有信徒到广西金田村报道;次年1月11日,他一扯大旗宣布起义,号“太平天国”。不得不说,洪秀全还是有一定组织能力的,在官老爷的眼皮子底下,他居然不声不响地拉起了2万人的队伍。

之所以有这么多人愿意追随,很大程度要归功于洪秀全给出的承诺太诱人了——“天下多男人,尽是兄弟之辈;天下多女子,尽是姊妹之群”。太平天国把“人人平等”摆在首位,承诺平均地权,解放妇女,在贫苦阶层备受压迫的封建社会,这简直就像黄金一样珍贵。而在最初一段时间里,太平天国所做的一切也确实令人振奋:他们打贪官地主,劫富济贫,财富共享,大有“农民翻身做主人”的意味,然而很快,洪秀全便在巨大的成功中迷失了,或是说干脆就暴露了本性和他最初的目的。

洪秀全对财富和女色的贪婪,咱们在此恐怕无需多做赘述。总而言之,他每攻下一处城镇,必强迫当地男子入伍,年轻漂亮的女孩则纳入天王后宫。尤其是建都天京后,洪秀全干脆在自己的卧房中搞了一张超大号的床,日夜召妃子陪侍,甚至到了24小时不下床的地步。一说洪秀全嫔妃多达百人,这比以生活奢靡而闻名的乾隆老爷子还要多出一倍。洪秀全干脆将办公连同吃喝拉撒都挪到了床上,内侍将这张床戏称为天王的“办公桌”。

如果说洪秀全堕落到这一步,完全是部分人贪婪的本性所致,况且历史的帝王中,由贤明变奢靡的例子又举不胜举,那么他另外一种行为恐怕就是其发起太平天国运动真实意图的体现了。

在掠取财富的同时,洪秀全往往不忘光顾当地的书馆、学堂等地。他总是让人把所有书籍焚毁,或是扔到厕所,与污秽之物混在一起。不仅如此,连藏书楼等建筑都难以幸免。洪秀全还推出了一套所谓“自创”的文字,即用一些自己创造创造的歪七扭八的字代替古汉语,同时混入大量家乡俚语和其他生僻的东西。洪秀全对此十分满意,他总叫来当地有名望的文人士子,拿他的“新汉语”出题。对方一旦答不上来,轻则遭受侮辱,重则会被痛殴。每当对方难以应答,洪秀全总会得意地说:你们所读的那些圣贤书,看来也不过如此嘛!

洪秀全本身就并非帝王之才,他对美色的沉迷也在一定程度上成全了太平天国运动前期的成功。在一大群干才的帮助下,洪秀全一度同清王朝平分江山。无奈的是,正所谓“不患寡而患不均”,地盘大了,财富多了,人便会起异心。再加上洪秀全在统御方面似乎还真没啥本事,他根本拴不住手下的诸多天王,太平天国很快便由盛转衰。而从上述中我们不难看出,洪秀全发起这场运动,怕是并非出于多么伟大的理想,很大程度上掺入了他屡试屡败的懊恼以及对封建社会制度的怨恨——向百姓许诺“平等”,把大家忽悠来跟他搞事,其实只是为了满足其一己私欲罢了。

太平天国运动极大地动摇了清王朝的统治根基,客观上推动了中国历史进程,这是不争的事实,然而,它却对中国社会造成了极大破坏。据统计,那段时期,清朝人口由4亿锐减到2.4亿,人口损失达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两倍,听起来的确骇人。文章最后,咱们来讲个趣闻。

太平天国运动鼎盛时期,远在欧洲的罗马教廷听说东方大国居然有一大群人也拜上帝,便专程派特使来莅临指导。特使提出教廷想要收编洪秀全,给他一个类似于“基督教亚太地区总代理”这样的肥差,然而洪秀全对此嗤之以鼻,当着特使的面称自己是上帝钦点的“小儿子”。对方吓得面无血色:这家伙喝多了吧?他这是想让我们罗马教皇来拜他?特使意识到这个口口声声“拜上帝”的人,不过也只是歪门邪道罢了,遂拂袖而去。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