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

任正非:孟晚舟不是华为,不需要来承担公司的责任

文 | 搜狐科技 杨锦

12月3日,华为心声社区公布了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接受美国媒体CNN的采访纪要,采访时间为11月26日。采访中,任正非回答了记者关于5G、全球化市场、供应链以及孟晚舟等方面的问题。

女儿孟晚舟自去年12月1日被加拿大拘押,至今已经一年。任正非表示,华为有信心在美国纽约东区法院打赢官司,孟晚舟没有犯过罪,美国的指控不是真实的。

在他看来,孟晚舟个人就是个人的问题,孟晚舟不是华为,华为也不需要孟晚舟来承担公司的责任

孟晚舟现在的工作都是网上处理,不再做日常管理了。华为已经安排梁华做代理CFO。梁华以前就是华为CFO,孟晚舟是接他的班,后来,梁华转任董事长,孟晚舟出现危难的时候,梁华转回来兼代理CFO,承担CFO的领导责任,孟晚舟有时候也会通过网络发表意见。

谈及和女儿现在的关系,任正非直言,“以前孟晚舟一年也不给我打一次电话或者发一个短信,现在大家的关系变得更亲近了。”他说,现在孟晚舟的母亲和她的丈夫轮流到加拿大去陪她,舒缓她的心情,她平时也在学习、看书、画画……来调整自己的心情。

在提到5G问题时,任正非说,世界各国到底谁的5G更好,运营商是知道的,它们的政府官员也知道,只是少数政治家从政治角度出发,有他们的想法。但是,还是有人从现实主义考虑的。

此外,他还预计,明年中国市场销售的5G手机将达到2亿台

以下是CNN采访任正非原文摘选:

1、Kristie Lu Stout,CNN驻香港主播、记者:任先生,感谢您邀请我们到访深圳华为总部。我非常期待今天和您的对话。我的第一个问题是,中国最近刚刚推出了全球最大规模的5G网络,华为在其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但是消费者对此的反应却有点不温不火,您觉得要做些什么才能改变这一局面?

任正非:第一,网络才刚刚建设,还不够完善,消费者还不能完全感受到5G给他们带来的体验。预计明年中国市场销售的5G手机将达到2亿台,估计大家的感受就会很充分了,特别是1000多元人民币的5G手机做出来的时候,个人消费会有一些体验。

第二,5G是对工业自动化、对人工智能的促进,这需要一个相当长的过程。人工智能刚刚才兴起,它需要低时延、大带宽、大流量。它深度学习,建立模型,这些都需要一个成长过程,所以不会很快就热销。

2、Kristie Lu Stout:虽然华为面临来自美国的很大压力,但是业务仍然保持增长。华为在中国市场的智能手机销量也在不断提升,在中国市场以外也在赢得新客户,包括国际运营商客户。这些是不是能证明美国的打压并不能打败华为?

任正非:因为华为公司从开创至今,经营观念是坚决拥抱全球化,通过全球化产业链的合作,服务全球社会,这是我们的初衷。但是我们早就觉察到,我们和美国之间也存在着各种不确定的矛盾,所以我们自己也要有一些准备,当美国不卖给我们东西的时候,我们还不至于死掉,还能够自立。从现在来看,我们生存下来,在短时间不会有问题了。但是我很担心的是,3-5年以后我们是否还能持续领先世界,这是我们要研究的问题,已经提到我们的议事日程上来了。

3、Kristie Lu Stout:华为能否保持在智能手机市场的领导地位?现在华为的智能手机销量虽然还在增长,但是增长仅限于中国市场。禁止华为使用谷歌应用确实对华为海外的智能手机销量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如果华为只能在中国销售智能手机,您会乐意看到这样的结果吗?

任正非:我认为,不会是这样一个结果。如果美国明确谷歌GMS生态系统不给我们使用,那我们自己的系统也是会投入使用的。我们相信自己有这个能力,在2-3年内完成世界生态系统的整合。

Kristie Lu Stout:所以即使没有谷歌以及正在等待美国政府批准与华为做生意的其他公司,您也有信心未来华为智能手机的业务布局将会是全球化的?

任正非:我们在供应链上坚定不移地拥抱全球化,欢迎美国公司加大对我们的供给,然后我们大量使用它们的零部件,形成共赢。当美国公司不能给我们供应的时候,我们是有替代方案的,如果替代方案出来以后,已经比较成熟和稳定,那再切换回去的可能性就比较小了。因此,这个时期对大家都是一个重要的转折时期,希望美国政府要考虑一下美国公司的利益。华为公司的态度就是坚定不移地拥抱全球化,不会孤立地走自主创新、自力更生这种封闭道路。但是,也不能说我们各方面不去努力,万一出现美国公司就是不供应零部件的情况,那我们也要生存。

4、Kristie Lu Stout:微软刚刚获得美国政府的许可,能够继续向华为供货。您觉得谷歌也能获得许可吗?

任正非:微软拿到许可,有利于微软体系继续在世界迅猛发展。因为我们PC、服务器等这些体系的生产量还是非常大的,所以会支持使用英特尔、微软系统,加大这方面的发展。

我们自己也做了鲲鹏芯片、泰山服务器,其实我们并不是一心一意要走向全社会的,我们是为了防备万一得不到供应的时候,我们自己的体系是稳定的。如果我们有充分的供应安全保障,作为备份的第二系统其实是不需要的,就因为没有安全保障,我们才做了备份系统。大家要知道,世界上能作出CPU是极其艰难的事情,我们要耗费极大的财力、物力和人力,才能实现替代和备份。这对于我们一个很穷的公司来说,要做这么大的备胎,那要付出多大代价?有些事不得不做,也不是心甘情愿地做。

所以,我们欢迎微软、英特尔这种开放的态度。本来全世界就是它们占领了最大的市场份额,如果它们突然说不要这部分世界了,要让一些给别的技术体系,我感谢不过来,对不起他们。

Kristie Lu Stout:假设谷歌不能够拿到向华为继续供货的许可,华为有没有备份计划?

任正非:有,而且规模很大。

Kristie Lu Stout:有没有收到确切消息说谷歌的申请已经被美国政府给拒绝了呢?

任正非:没有。

Kristie Lu Stout:华为现在是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机厂商,在没有谷歌的情况下,华为有没有可能做到世界第一?

任正非:我想,应该说不会有问题,但需要时间。

Kristie Lu Stout:需要时间?但是如果没有谷歌的话,怎么能突破海外市场呢?

任正非:我讲的“时间”就是指海外市场。因为明年、后年我们就能重返海外市场,我们完全有这个能力和决心。

5、Kristie Lu Stout:我们现在来聊聊5G。美国一直在给其盟友施压,包括最近向加拿大、英国和德国施压,让他们不要在5G上与华为合作。我刚才提到的那几个国家对于和华为在5G上的合作是持开放态度吗?

任正非:是的,它们是开放的。世界各国主要是在比较到底谁的5G更好,运营商是知道的,它们的政府官员也知道,只是少数政治家从政治角度出发,有他们的想法。但是,还是有人从现实主义考虑的。

6、Kristie Lu Stout:2018年12月1日,应美国的要求,您的女儿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到现在已经差不多一年时间。这件事情对您的个人打击大吗?特别是作为一个父亲,对您有着怎样的影响?

任正非:作为一个父亲,当然我会关怀自己的儿女,也会心疼自己的儿女。但是儿女经历风雨、受受磨难,对她本人一生的成长是有好处的。

第二,因为孟晚舟没有犯过罪,美国的指控不是真实的,法律迟早会有公正的结论,所以她的心态还是比较平衡的。现在她的母亲和她的丈夫轮流到加拿大去陪她,舒缓她的心情;她平时也在学习、看书、画画……来调整自己的心情,她有耐心等到加拿大法律公平、公正和透明地解决问题。

Kristie Lu Stout:您有信心她不会被引渡到美国?

任正非:我相信不会有问题。而且我们在美国打官司,我们有信心把纽约东区的官司打赢,证明我们公司有能力和美国政府进行法律较量,美国政府以后也不能随意欺负我们。

Kristie Lu Stout:您上一次跟您女儿孟晚舟通话是什么时候?

任正非:三、四天前。

Kristie Lu Stout:你们通常多长时间交流一次?

任正非:没有准确时间,有时候转给她一些网上好笑的故事,随便打个电话问候几句。

Kristie Lu Stout:在孟晚舟在加拿大的这段时间,你们父女之间的关系有没有变得更亲近一些?

任正非:是的,更亲近了。以前孟晚舟一年也不给我打一次电话或者发一个短信,当然那时我们知道儿女在努力奋斗就高兴了。现在大家的关系变得比较亲近了。

Kristie Lu Stout:您觉得在加拿大的经历会让她变得更强大吗?她现在经受的考验会提升她的领导力,让她在回到深圳后能更好地为华为工作吗?

任正非:首先,这些磨难会对一个人的意志有很大影响,会让她更加成熟。但是,她回到华为公司以后,也不会受到特别重用,因为她只是首席财务官,只做财务工作。我们公司的领导人必须要具有技术背景,没有技术背景就没有战略洞察力,没有战略洞察能力的人领导公司,会使公司逐渐丧失清晰的方向,从而逐渐丧失竞争力。因此,她回来也仅仅是做原来的工作。

Kristie Lu Stout:目前她是否还在以某种身份为华为工作?如果是的话,她正在负责什么样的项目?

任正非:她现在的工作都是网上处理,已经没有做日常管理了。我们已经安排梁华做代理CFO,已承担起工作了。梁华以前就是CFO,孟晚舟是接他的班做了CFO,后来,梁华转任董事长。孟晚舟出现危难的时候,梁华转回来兼代理CFO,承担CFO的领导责任,孟晚舟有时候也会通过网络发表意见。目前情况大概如此。

7、Kristie Lu Stout:您是否试着亲自去加拿大看看孟晚舟?

任正非:那要看特朗普批不批准。如果特朗普邀请我去加拿大,那我是会去的。

Kristie Lu Stout:特朗普总统之前曾表态说,他有可能会介入孟晚舟一事。华为现在仍然欢迎这样的姿态吗?

任正非:如果特朗普能介入孟晚舟问题的解决,说明孟晚舟的问题不是犯罪问题,是一个可以交易的问题。交易的条件是中国政府必须在贸易上给美国作出大让步,然后把孟晚舟作为有条件的交换。

我认为,中国总体还是一个贫穷的国家,现在还有几千万人没有脱贫,按联合国的脱贫线标准是每天1.9美元的生活费用,而中国贫困线标准是1.2美元,如果按联合国标准,我们贫困人口的数量比现在国家公布的几千万人还要多。明年我们国家努力要使这几千万穷困的人口能摆脱贫困,如果我们要对美国让出更大贸易条件,那就是拿穷人的钱去换取孟晚舟的自由,我们不会考虑这样做的。可能你们没有到过中国的西部,西部有些人还是很贫困的,我可以找一些现在贫困孩子的图片给你们看。如果拿贫困人口的钱去交换我们的自由,我们从良心上过不去。

我们有信心,我们没有犯罪,相信加拿大的法律可以让我们打赢官司,当然我们也相信美国的法律,我们在美国纽约东区法院也要打赢官司。

孟晚舟个人就是个人的问题,孟晚舟不是华为,华为也不需要孟晚舟来承担公司的责任,我们有信心在美国纽约东区法院展开法律应诉,所以这是两回事。对于中加两个国家之间有什么行为,我们不知晓,因为我们不代表国家。

Kristie Lu Stout:作为一名父亲,您现在还是能和孟晚舟进行交流。而且您说过,在她被软禁的这段时间,你们父女之间的关系实际上变得更亲近了。那您觉得对于被中国扣留的两名加拿大人Michael Spavor和Michael Kovrig来说,他们的父亲是不是也应该获得同样的待遇?

任正非:因为我们不了解这两个人的情况,也不知道执法情况,无法对这件事发表任何看法。

8、Kristie Lu Stout:我们接下来聊一聊您的领导风格。您是华为的创始人,在对华为员工的讲话中,您经常使用军事语言。您是否有时感觉您就是一位将军,在领着华为打一场保卫未来的战争?

任正非:首先,我不是将军,从来也没有人给我授过军衔。当年我在中国军队只是一个下级军官,当然有可能比小布什在军队的位置高一点,因为他是中尉,是连级干部,我是营团级干部,但在中国真真实实是一个下级军官。

第二,作为一个企业,需要有组织、有纪律,不能是一盘散沙,这点我们是向美国西点军校学习的。西点军校的老校长我见过,我对他说:“我年轻时候对美国西点军校就非常崇拜,崇拜西点军校的管理方法、教育方法,崇拜西点人的努力奋斗”。我们在公司早期建设中大量引用西点精神和方法,特别是末位淘汰,但是以前末位淘汰的打击面太大了,把普通员工也纳入末位淘汰系统,过分残酷了。现在才明白,我们需要淘汰的是管理者,而不是普通“士兵”,通过对管理者的淘汰,把压力传递到他的管理工作上去,我们就进步了。

面向未来,我们处在一个非常困难的时期,还不能假定就是现在这个外部环境,如果美国再改变外部条件,我们该怎么办呢?一定要有应对方案,就要有组织的行为。当然,有时候一些名词不好表述,就借用了一些军队上的词,其实只是名词而已,并不是真正的军事组织。

9、Kristie Lu Stout:华为是不是已经完全放弃美国市场了?

任正非:现在也不能说完全放弃美国市场,我们也要争取美国宪法所赋予的权利。但是美国人民拒绝让我们服务,比如AT&T、Verizon等运营商不采购我们的产品,尽管我们有很友善的心,那也只能不给美国人民提供服务。美国是一个自由社会,应本着开放的精神容纳世界各种力量,但是美国正在背弃这种精神,那它将来是不是还能领导世界呢?

10、Kristie Lu Stout:任先生,您在华为服务已经超过30年,把华为打造成了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提供商以及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机制造商。现在是不是让您没法退休了?这么多年您一定也很累了吧?

任正非:退不退休,我也希望在合适时间里能够解决公司的生存和发展问题,这些问题走上一定轨道以后,我会逐渐减少我的工作量。其实目前我在公司基本很少工作了,主要是常务董事会和轮值董事长们在主持日常工作。有时候他们来问我一下“你觉得这个事情怎么样”,他们不问我,我也不知道。我在公司的作用已经在淡化,再淡化淡化,就没有了。所以,我也不担心我怎么退出、退出的方法是什么。短时间内我可能还没有这个计划,有计划时我会告诉你。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