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沪江回应创始人卸任CEO:系董事会正常决策,不存在对赌协议

12月3日,沪江网针对近期高层变动情况回应搜狐财经称,此次变更是董事会围绕公司未来发展战略的正常决策,也是公司治理中的正常行为,对公司业务发展无任何影响。不存在网传对赌协议。

天眼查显示,沪江网法人、经理和董事等都在近期发生变更,沪江创始人、原董事长兼CEO伏彩瑞卸任,由原董事宋向伟继任。

(图片源自网络)

在今年8月,沪江另一联合创始人于杰也退出董事会,新增蔡雷、宋相伟、许磊、LIFENG为公司董事,其中蔡雷为沪江发起人之一。目前,沪江创始团队仅剩伏彩瑞、唐小浙、蔡雷三人。

在11月29日,沪江官方微信公众号曾发文表示,自今年6月份首次盈利以来,公司已连续5个月保持盈利态势,走出亏损泥潭。

时隔多年终于盈利的沪江,创始人却接连“出局”,有分析认为这与其近年来频传的对赌失败、大规模裁员、股权纠纷等不无关系。

创始人身陷股权纠纷

搜狐财经发现,沪江此次高层变动或与今年以来沪江及其大股东接连被列为被执行人、大股东股权均遭冻结有关。

天眼查数据显示,今年3月、7月、10月,沪江网运营主体沪江教育科技(上海)股份有限公司先后被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分别为1.45亿元、9.25亿元和7.32亿元。

11月20日,沪江网创始团队实控公司、股东之一的上海互捷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被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约1.44亿。

此前提交的招股书中,互捷投资为沪江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31.99%。沪江创始人、CEO伏彩瑞及联合创始人于杰分别为该公司第一、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67.90%和12.02%。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今年7月,伏彩瑞、于杰、唐小浙三位股东的股权均遭冻结,数额分别为67.9万人民币、12.02万人民币和10.02万人民币。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公告显示,互捷投资被列为被执行人、三股东股权冻结原因系股权转让纠纷。

另一方面,2019年7月2日,皖新传媒发布公告称,公司购买的沪江“优学宝”理财产品分期服务发生部分逾期。

根据协议,沪江应于2019年6月30日前向皖新传媒履行回购清偿义务,实控人伏彩瑞承诺为沪江回购保理资产及权益提供个人无限连带责任担保。

而在履行回购清偿义务的前一天,沪江函称,公司于 5月实现首次全集团现金流为正,但近期资金储备不足以按期足额履行到期回购义务,将通过资产超额质押以及共管账户的形式保障尽早履行回购义务。

7月4日,沪江教育科技(上海)股份有限公司新增股权出质信息,出质人为其股东上海成塔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质权人为皖新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出质股权数额为890.0005。

皖新传媒于11月12日再次发布进展公告,称收回沪江“优学宝”理财产品本金2781.88万元,逾期尚未收回本金853.12万元。

触发“对赌协议”?

有媒体猜测,除股权纠纷外,沪江的高层变更或与其在D轮融资时和投资方签订的“对赌协议”有关。

沪江方曾多次否认所谓“对赌协议”,而四年前其D轮投资方皖新传媒发布的投资合作协议中却存在这样一份“回购条款”。

2015年10月,皖新传媒发布公告称,旗下公司安徽皖新金智科教创业投资合伙企业与上海互加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沪江教育前身)签署了《投资合作协议》,投资沪江网1亿元人民币,占股比例为1.43%。

该投资协议包含一条“回购条款”:如果沪江网未能在2018年底前完成上市发行,沪江网需以回购价格对投资者持有的股票进行回购,回购价格为投资价款加上按年息10%复利计算的利息之和。

不幸的是,沪江的上市之路并不顺利。

2018年7月,沪江网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并于2018年11月通过上市聆讯。

12月更新的招股书显示,2015年-2018年前8月公司分别流出人民币1.19亿元、2.72亿元、4.31亿元和3.4亿元。此后再无上市信息更新。

今年5月,沪江传出在港IPO计划失败的消息。沪江回应称,目前港股上市计划虽然有所调整,但并非上市失败,公司将选择在合适的时机在合适的板块登陆资本市场。

此前沪江官微发布的文章中还提到,自3月份内部亏损产线的优化减亏以及组织架构调整之后,沪江在5月份的累计用户量已经突破2亿。

这与当时网传沪江裁员近千人的消息不谋而合。

今年3月,有消息称沪江对赌上市协议失败,大规模裁员涉及全部岗位,市场部、督导部、教师及所有高层皆被辞退。

彼时沪江创始人伏彩瑞回应称,系公司业务线正常调整,裁掉了一些销售员,公司仍在上市进程中,亦不存在对赌协议。

据了解,沪江目前共获得7次融资,最近一次是2018年7月的E轮融资,曾获得百度、顺为资本、皖新传媒、民生银行、软银中国资本等投资。

有消息称,在D轮和E轮融资中,除皖新传媒外,沪江网还与众多投资者签署了多项对赌协议。

走出亏损泥潭的沪江,却仍没走出“对赌协议”的漩涡,股权转让纠纷一案亦尚未宣判,目前等待再次开庭。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