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纪念高冠华逝世20周年特展开展,专家共议当代写意花鸟画如何传承与创新?

“壮采境界——纪念花鸟画大师高冠华逝世20周年”展览现场(商务印书馆涵芬楼艺术馆)

时值著名画家、美术教育家高冠华(1915—1999)先生逝世20周年之际,由中国未来研究会名人书画专业委员会、商务印书馆涵芬楼艺术馆联合主办,续鸿明策划的“壮采境界——纪念花鸟画大师高冠华逝世20周年”特展于11月10至17日在涵芬楼艺术馆展出。

该展是继中国美术馆2007年“诗韵丹青——高冠华花鸟画展”、南通博物苑2011年“香远益清——高冠华花鸟画展”之后,高先生作品的又一次集中亮相,共展出其家人珍藏的精品45幅,包括《黄菊满园一品红》《横塘飞雪》《杨柳垂条条春来似舞腰》《个山僧大意》《暮色苍苍一片》《雨声滴破荷声》等代表作,以此追思、纪念花鸟画大师高冠华先生,展示其高雅艺品,弘扬其艺术精神,与广大观众分享国画之美。

高冠华《黄菊满园一品红》

高冠华先生生前为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画研究院导师。他是1940年国立杭州艺专国画系的第一届毕业生,师从潘天寿,毕业后留校任教。受徐悲鸿、丰子恺提携,在多地举办个展。徐悲鸿称其“画而通于书者”“所谓壮采极高境界也”。潘天寿也有诗赞曰:“赚得空山与水隈,老松疏竹复寒梅。霜余雨后斜真好,径自青藤雪个来。”

展览现场

新中国成立后,高冠华在天津大学、北京艺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任教,先后达50年之久,担任写意花鸟画教授,桃李遍天下。

美术理论家、中央美术学院教授邵大箴在展览开幕致辞时表示,“高冠华生前是享誉海内外的大艺术家,他的作品现在越看越新鲜,让人感动。我多年不看他的作品了,今天挂出来一看,非常大气,富贵而又优雅。他虔诚地对待艺术,作品非常认真、完整;他不仅画得认真,而且把自己的心画进去,他的画格调很高,意境很深,很值得今天艺术界学习”。

邵大箴先生在展览开幕式上致辞

高冠华弟子、画家刘少镛说:“先生是一位兢兢业业的美术教育家、学者,也是当之无愧的当代书画大师,是我们学生最崇敬的德艺双馨的老师。他是向潘天寿先生学习并继承其艺术的。潘天寿先生像一座大山,或者可以把他比喻成一棵大树,在这个山下、树下要想成长的,只是小的花卉和野草,如果在大树下还要长出大树那是很困难的。高冠华先生却能'上撷宋元诸家之长,下究青藤、八大、缶老之奥',独辟蹊径走出自己创新之路。高先生能够在潘天寿先生这棵大树下慢慢茁壮成长,也长成一棵大树,非常难能可贵。"

展览同期举办了主题为“从高冠华作品谈当代写意花鸟画的传承和出新”的论坛,与会学者围绕高冠华绘画艺术的独特魅力、写意花鸟画的传承和出新、中国画的鉴藏等问题展开了精彩的讨论。

论坛现场,策展人续鸿明先生发言

以下为与会嘉宾发言摘要(排名不分先后):

孙克(中国画学会常务副会长、美术评论家)

高冠华先生是老一辈重要的花鸟画家,他的老师是潘天寿先生,他在40年代就已经成为画坛的新星。在他的艺术当中,既有潘天寿的雄强粗犷、力度骨气,又有江南画家的温润、典雅、和谐。在花鸟画从吴昌硕、齐白石到潘天寿的过渡当中,他有新的面貌,比较注重物象、意境、渲染,用墨、用色、用水都有特点。这位老先生过世20年了,但是他的艺术还是充满着生命力。

当前写意画进入低谷,中国画坛出现了三个问题:第一是精致画,第二是制作画,第三是工匠画。这三个问题解决不了,中国画发展起来就危险了。现在繁荣是真的繁荣,历史上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多的画家、画展、作品,但是,如果都想和照相机媲美,跟电脑竞争,中国画就会面临危机。写意画最重要的是笔墨精神,如何能有文化的内涵?现在看高冠华先生的画,画的有骨头,有气质,又温润,都很精彩。画的题材也广泛,每张画都有创意,都不雷同。重新看高先生的作品,的确是一种享受。

杨维民(策展人、美术评论家)

当代中国画坛谈不上危机,但是存在问题。年轻的画家急功近利,缺乏历练和沉淀。还有一个问题是,写意画这些年出现了苗头,像书法写丑书一样,不讲究。工写本相宜,工笔画也是中国画大范畴之内的,也要讲究写意性。写意是中国画的精神,要坚守这种写意性,但是写意绘画也要不失中国文人画的讲究。

当下大家对花鸟画的发展,尤其是写意花鸟画很不满意。花鸟画本身难度很高,需要学问、修养、笔墨功夫和技巧,需要相当时间的锤炼,很高的修养,才能达到信手拈来、随心所欲的状态。不是说花鸟画家不努力,花鸟画比山水、人物,在一定程度上还有相当的难度。花鸟画就那几笔,每一笔都需要有语言,每一笔都要精确,不能含糊。

于洋(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研究部主任、国家主题性美术创作研究中心副主任)

高冠华先生是20世纪后半叶的写意花鸟画大家,师从于潘天寿先生,而且他主要的教学和研究生涯是在中央美术学院,所以我作为高先生的后辈,今天看了“壮采境界”展览很有感触。在高冠华先生的作品里面,既有潘天寿先生作品章法上的力度感,同时又有源自于南方文化的笔墨的温润,这两点结合得很好,赋予了写意花鸟画新的意境、新的格调。从这点上讲,今天谈写意花鸟画的发展,教学、创作、研究,重读高先生作品,会有重要的启示。

今天是大时代,看全国美展作品也好,主题性绘画作品也好,真正配得上大时代的作品有限。从题材、画法上,传统的应变上,花鸟画应该是最有生命力的画种,今天更多的中青年花鸟画家正在以他们的方式延续,从吴昌硕到潘天寿再到高冠华这几代花鸟画家的实践,使我们能够感受到写意花鸟画在今天蓬勃的生命力和非常宏阔的前景。

李文亮(画家)

看过展出的高冠华作品,结合当下写意花鸟画界存在的问题,我认为不管怎么创新,中国画不能脱离“笔墨”二字,笔墨是底线。我一直认为笔墨是中国画的内骨,没有了笔墨,中国画就没有生命力。而且笔墨的命在书法,书法的专业程度、深度,决定了一个画家的深度。艺术用文化做支撑,没有文化的艺术,就不可能提高到我们认为的精神、思想的层面上去。高先生人品好,对生活感受也很深,对艺术真诚的态度,比当下很多人都有高度。

晁谷(画家)

从高先生的作品里面,我体会到一种诗意的情怀。他的墨是润的,笔是方的,用笔非常有劲道、有骨气。高先生是一个善于用绘画造势的大师,在画面中有一个矛盾的冲突,然后解决这样的矛盾,处理非常好。甚至有时候不需要画出具体的造型,就用笔墨语言体现出自己的艺术符号,非常自信。我觉得在构图方面,高先生是造势者,同时画得非常轻松。高先生的画用彩的能力也是一绝,艳而不俗。这个展览,让大家欣赏到高先生的作品,仔细揣摩高先生作品的用意,这非常有意义。

刘尚勇(艺术品拍卖资深专家)

高冠华先生的作品是新中国美术里面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无论是他从艺还是从事教学,在美术界、美术教育界都有崇高的威望。在拍卖市场里面,我们看到高冠华作品出现的频次不多,所以没有机会深入挖掘他的市场价值,在市场上和在公众层面上,认知的还不是很到位。在我看来,他是一个文化宝库,这是一座可以挖掘的金山银山,未来对高冠华先生市场价值的深入发掘,将是众多有识之士一项重要的任务。

(编 / 刘珊珊 审/ 任慧)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