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原创 江西多地发布麻将馆禁令,四川网友表示瑟瑟发抖

紧急通知!江西发布“麻将馆禁令”!亲戚朋友打牌都算赌博

江西上饶多地的“麻友”最近可能得回家打牌了。

近日,一则“麻将馆禁令”在上饶的“麻友圈”疯传。信州、玉山、铅山、万年等区县公安局均发布通告要求辖区内的营利性麻将馆、棋牌室限期关闭,茶楼、宾馆内的麻将房也需按时撤销。通告称,此举是为了治赌。

“干得漂亮,老早就该取缔了,要执行到位。”禁令一出,支持者认为,禁绝赌博场所,净化社会风气,大快人心。质疑者则认为,打麻将不等于赌博,一棍子打死一船人是“懒政”的表现。

还有网友认为,应该给老百姓适当留一些“娱乐生活空间”。而四川、重庆的网友表示,看到这则禁令瑟瑟发抖……

禁令

“责令营利性麻将馆、棋牌室在2019年10月22日前自行关闭;茶楼、宾馆在2019年10月22日前自行撤销麻将室(房),经营者自行处理麻将机等赌博工具。”

10月20日,上饶市公安局信州分局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通告,决定取缔辖区内一切营业性麻将馆、棋牌室。通告明确表示,赌博问题一直是社会的一大顽疾,形式多样、顽固、隐蔽且易反弹,取缔麻将馆、棋牌室是为了彻底铲除这一“社会毒瘤”,同时解决噪音扰民问题。

除了信州公安,上饶玉山、铅山、弋阳、余干等区县的公安也发布了类似的“麻将馆禁令”,“整治”辖区内的赌博行为。

“支持取缔,虽然我家没人泡麻将馆,但身边有很多人因为沉迷麻将,搞得人财两空。”江西的刘女士对“麻将馆禁令”表示支持。

她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当地精装修的麻将馆很多,同事搓麻将的也不少,“通宵玩大的”更是司空见惯。“同事之间,输赢几千几万,这已经不正常了。”刘女士说道。

“麻将声关了门窗还能听到,夜里散场临走时还大嗓门说话,烟味也很大。”日夜不休的吵闹声也是麻将馆的一大罪状。

上饶余干的林女士对此深恶痛绝,她表示,自家附近有一个通宵营业的麻将馆,夜里“说话声音大得像是开了扩音器”,“每晚都睡不好”的她曾多次报警,但这一现象一直未曾改观。

赌博、噪音、香烟味……网络上针对麻将馆的讨伐声不绝,频繁出入麻将馆的人甚至也被打上了“不是什么好人”的标签。

质疑

麻将在我国由来已久,在四川等地,它已经成为当地人的生活要素。赌博,正像警方表述的,一直是社会的一大“顽疾”“毒瘤”。但简单把二者画等号,并不惜以“一刀切”的方式打击,不免引发质疑。

信州某麻将馆老板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小区里的退休老人常来她的麻将馆“打发时间”,“赌资”多的也仅是几元钱,现在出了禁令,“大家都不敢来了。”

“我现在不在你这里打了,我要去别人家里打,那里比较安全。”玉山某棋牌室老板也接到了类似的顾客反馈,这让她哭笑不得。

“整治赌博的初衷是好的,但方式不对。”她表示,上饶当地尤其是沿江一带的确有许多麻将馆,但都是老年人闲暇时“图个乐呵”,年轻人玩物丧志的情况并不多。而且“赌博的人都是去私人家里打麻将”,很少会来大街上的麻将馆,禁令拿正规经营的麻将馆开刀,对真正赌博的地下麻将馆却起不了多大作用。

“不以营利为目的,进行带有少量财物输赢的娱乐活动,以及提供棋牌室等娱乐场所只收取正常的场所和服务费用的经营行为等,不以赌博论处。”广西广正大律师事务所律师雷家茂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若当地公安没有区分正常的娱乐行为和违法犯罪行为,对营业性麻将馆采取一律取缔的做法,那就有“一刀切”的嫌疑,“如果经营场所还没有上升到违法犯罪的程度,公安机关无权对其进行治安管理处罚,更不能启动刑事程序。”

北京春林律师事务所主任庞九林也表示,部分麻将馆存在赌博行为,不等于所有麻将馆都存在赌博行为,更不能把所有麻将馆都取消。他批评道,麻将馆、棋牌室的营业执照由市场监督部门核准颁发,当其存在赌博等违法犯罪行为时也应由市场监督部门吊销执照,公安机关不切实履行查处赌博的分内职责,却插手其它部门的工作,属于严重的越权行为。

图/微信公众号“余干公安”

懒政

“人家合法经营,有手续,合法纳税,你说取缔就取缔?”头条新闻相关微博评论栏显示,点赞量最高的三条留言均质疑当地懒政、怠政与惰政。

“好好的店开得好好的,装修钱也花了,房租、水电费也是预交,突然不让开了这是一大笔的损失呀。”玉山一位麻将馆老板无奈地对中国新闻周刊说,“设备扔了可惜,转卖又卖不出去。”

看了玉山公安发的取缔公告,以开麻将馆为生的她陷入了“失业”的恐惧。好在10月21日下午玉山公安又发布了新的通告:“在棋牌室、茶楼、宾馆、居民楼、店铺、出租屋等场所摆放麻将机,提供纸牌、麻将、骰子等工具用于赌博的,经营者和责任人必须立即关停、整改。”这意味着正规经营的麻将馆还可以继续营业。

但她在上饶其它区县的同行却没这么好的运气。中国新闻周刊发现,铅山、信州、弋阳、余干、万年五地仍维持原通告。信州一位麻将馆老板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当地的麻将馆老板大多对关闭麻将馆持观望态度,并未完全执行公安通告。

实际上,取缔营利性麻将馆、棋牌室在江西多地已有先例。抚州宜黄,宜春铜鼓、上高、袁州、丰城等地公安部门均发布过取缔营业性麻将馆、茶楼宾馆麻将房的通告。10月18日,袁州公安还发文称已派遣警力开展24小时巡查,表示“取缔行为必将长期坚持,发现一起打击一起”,并提醒“部分人员不要心存侥幸”。

山东管理学院教师、华中科技大学公共关系学博士李颖异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称,“江西麻将馆禁令事件中,当地公安局禁赌治赌的初心可嘉,但其发布的通告措辞不当,确有‘一刀切’和‘懒政’之嫌。”这不仅反映了当下部分政府部门对“公权”的使用存在边界不清、权责不明等问题,也反映了部分政府部门与民众之间存在沟通意愿不高、沟通渠道不畅、沟通方式不妥和沟通质量不佳等问题,从而导致了事件的不断发酵升级。

李颖异表示,政府部门出台类似规定时,应做到合法、合理与合情,并加强公共关系意识的培养,重视与直接受众和潜在受众的沟通,在获取民众支持的基础上寻求政府与民众之间的最大公约数,画出政府与民众之间的最大同心圆。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