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尚

大多数好喝的感情都是苦的。

那天早上七点多,我打着呵欠来到家附近的星巴克。

昨晚工作熬到两点多才睡,顶着黑眼圈排队购买咖啡因的我,像极了生意失败去买醉的中年人。

当我脑袋放空的时候,忽然留意到前面有一对吃牛角包早餐的父子,他们面前分别放着一杯咖啡。让我有些惊讶的是,孩子看上去不过十岁出头,可是他喝咖啡的样子,和我这种工作了三四年的社畜没什么不同。

忽然很羡慕这个孩子。像他这么大的时候,我只觉得可乐、雪碧之类的碳酸饮料好喝。

要到二十岁之后,我才明白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好喝的饮料都是苦的。比如咖啡。

所以回过头来想,十岁的他,真的喝明白了咖啡的苦吗?

“先生,请问你要点什么?”店员的催促把我扯回现实。

“哦!espresso,加一个 shot,谢谢。”

不知道为什么,递手机买单的时候,我的脑海里突然浮现起陈奕迅《苦瓜》的这句歌词。

虽然我一直很抗拒“年少不听某某某,听懂已是不惑年”之类的老套感慨,但是有些歌词,好像真的要到了某个阶段,才会忽然听明白。

比如我第一次听《苦瓜》是在高中。

因为我发现暗恋的女生有了喜欢的人,觉得有苦难言。所以上课、放学、睡觉前,我都在校服袖子里藏着耳机线,日夜循环着这首歌。

喜欢聊以自慰的 16 岁,听什么歌都像情歌。所以我所理解的“苦瓜”,便是“无疾而终的暗恋”。

后来经历和目睹了越来越多的爱情故事,我对“苦瓜般的感情”,才有了新的理解。

有一次,在英国念书的朋友阿妮回国了。我们相约在一家日料店里,喝着朝日生啤。

我们是从实习生时期就认识的朋友,几乎每次约饭都会喝啤酒,直到近几年才互相提醒“少喝点,年纪大了容易痛风”。

但这一次,阿妮却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她一边喝酒,一边煞有介事地说,前阵子她的前男友去英国玩,跟她约了一顿饭。

他俩曾经谈过十年的恋爱,谈到后来感情淡薄,最后以男方喜欢了公司的女同事,两人分手作为结局。

作为阿妮的好朋友,我了解的她是一个豁达的人。但不管怎样,十年时间换来这样的对待,不得不说,阿妮好比经历了一场感情的劫难。

可即便她已经看清了,接受了现实,两个人之间留下的羁绊,却并不是那么容易消解的。

后来,阿妮在英国开始了新的生活,认识了一个可爱的男朋友卷毛,日子过得充实而快乐。

对于前男友的异国邀约,她觉得就当是“和老朋友吃一顿饭”,没什么好回避的,便答应了。

“没想到吃完饭,他竟然丢下一大袋衣服给我。说自己赶飞机,再加上没有行李额了,让我帮忙寄回中国。我当时就懵了。”

阿妮喝了一大口啤酒,愤怒又委屈。

我猜,她的前男友由始至终都是一个非常自私的人,就算分手了也还是本性难移。

但阿妮还是傻傻地抱着一大袋衣服回到了公寓。

打开门看见卷毛的那一刻,她忍不住哭了。

不过,卷毛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后,只是说了一句:

“Just do whatever you want.”

最后,她把那袋衣服扔到了楼下的垃圾桶里。她和前男友的一切交集,才到此为止了。

阿妮讲完这个故事,我们的啤酒刚好见底。

我想起了自己的一个执念:“年轻时喜欢过的人,会在以后的人生轨迹里持续影响我们对感情的判断。”

我忍不住好奇地问阿妮,上一段感情,给她带来了什么影响。

“哪里有什么 Mr.Right,我自己是不太信的。因为一直以来,我都在跟很不一样的人在一起,每个性格都天差地别。”

“反正总有下一个扑街(混蛋)。我现在还是觉得,只要我喜欢的,就是对的。”

阿妮的确是一个在感情里很“勇”的人。但是在她这里,我的执念好像并没有生效。

在她眼里,每段感情都没有所谓的年限,每个喜欢过的人都没有对与错,所以也就更谈不上什么总结了。

我发现这些年来,每次和她聊天,她都不需要任何的安慰。因为她每次向我分享完自己的故事,就已经开解完自己了。

或许,是我以前把她在感情里的“勇”理解错了。自始至终,那都不是敢爱敢恨。而是一种知道每段感情总会有不同的苦的豁达。

难怪她会过得快乐。

最近一年,我好像喝得越来越苦了。

我甚至在家里囤了几瓶便宜的威士忌。一有烦心事就坐在窗边的沙发上,看着外面的车水马龙,自斟自饮。

刚开始还会用冰格存着冰块,往威士忌里加冰;后来嫌冰融化了令酒变淡,便干脆净饮,让热辣的酒精滑过喉咙。

我猜自己应该没有酗酒的偏好。越来越喜欢喝苦苦的酒,可能只是因为一个人清醒的时间太长。而微醺时,最适合怀念和朋友互诉衷肠的日子。

上个星期,我和比我年长 7 岁的朋友白兒约了一次酒。

深夜十二点,我们坐在珠江新城东的某家威士忌吧里。他 laphroaig,我喝 Aberlour,两个人还点了一盘青口吃了起来。

实不相瞒,这两个听上去很装逼的苏格兰威士忌酒名,是我刚刚百度才知道的。

毕竟走进这家很受 CBD 中产人士欢迎的威士忌吧,我好像总得指着酒单上的名字若有所思,才能让自己看起来是消费得起的。

其实我有点心虚:白兒看我喝威士忌,和我看那个十岁的小朋友喝咖啡,难道是一样的吗?

Anyway,他看起来并没有在意。只是在自顾自地讲他最近出席一个婚宴,在饭桌上重遇绝交了几年的朋友的故事。

他的那个朋友我也认识。而让我一直非常疑惑的是,两个加起来都快 70 岁的大男人,为什么还像小孩子一样“绝交”?

他们是认识了十几年的好朋友,从第一份工作开始就是合作伙伴。一个擅长拍片子,一个擅长做创意,两个人都喜欢脑洞大开的新鲜事物,一拍即合。

但是后来,两个人的轨迹就不一样了。白兒专心做导演,那位朋友离开原来的单位去创业;白兒成家立室,有一个可爱的女儿,那位朋友还在感情里浮浮沉沉;白兒过着下午三点才上班的自由生活,那位朋友却每天忙于和投资人见面斡旋,维持公司。

两人联系越来越少,到了几乎无话可说的地步。

有一天,性格直率的白兒突然发了很长的微信给那位朋友。说自己很怀念以前“最佳损友”的日子,说自己不明白为什么他要坚持做这些看起来就很痛苦的事,说他已经不是当初认识的那个踌躇满志的他了。

那位朋友收到微信,无奈又愤怒,只觉得白兒莫名其妙。一场针锋相对过后,他们便再也没说过话了。

白兒一直对这件事耿耿于怀。每次约酒聊到那位朋友的近况,他也说对方很莫名其妙。

他说自己只是不吐不快。

直到最近的那场婚宴上,他们俩坐到一起,再次举起酒杯喝酒。

那位朋友轻松地和他分享近况,说交到了很好的女朋友,自己的事业发展得很不错,也开拓了一些新的兴趣爱好。

看到那位朋友重新展露欢颜,白兒顿时明白了很多。

“过得比较好的人,对朋友说什么都像是指责。”他无奈地笑道。

当年他发微信的原意,只是单纯的“恨铁不成钢”,希望能给朋友一些建议。

可对于朋友来说,“共情”往往是维系关系的前提。两个选择了不同人生道路,感受着不同滋味的人,既不懂对方的难,也不知对方的苦,又如何共情。

有一些苦涩,是设身处地也无法替对方品尝的。

白兒当然也有很多烦恼。做了七年的公司单子锐减面临转型,孩子准备上小学要开始看学校,作为独生子还得随时留意父母的身体状况。

而这些所有的苦,所组成的苦,也是没有经历过同样事情的人所不能理解的。

到了某个年纪后,总是追求彻底的理解,便多少显得幼稚了。

还是尊重每个人都有你理解不了的地方吧。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好喝的饮料都是苦的。

除了咖啡,还有啤酒,还有威士忌,还有凉茶,还有很多很多。

但偏偏,这篇文章是我在一间奶茶店写的。

现在是下午傍晚五点半,太阳直射南半球,广东的日落来得越来越早,悄悄地透过玻璃映着年轻爱侣们的影子。

“或许男朋友因为跟隔壁班的女生说了一句话,就被女朋友提出分手?

“或许女朋友只想为男朋友准备一个生日惊喜,却会被他说莫名其妙……”

我的脑海里再一次出现了许多许多,关于“16 岁的苦涩”的猜测了。

但我发现,这家店里几乎所有人都点了奶茶、水果茶等甜的饮料,只有我不合群地喝着一杯热拿铁。还是不加糖的那种。

苦笑。

但是,喜欢苦真的是一件好事吗?

或许对于这几位相拥着,沐浴在黄昏里的年轻朋友来说,只听懂《苦瓜》里的最后一句歌词,也是另一种美好的感受吧:

“这一秒坐拥晚霞,

我共你觉得苦也不太差。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