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原创 清华女学霸毕业后回三线城市隐居,因画猫爆红:我要和世界保持距离

每天一条独家原创视频

贵州画家顾静,

清华大学毕业后,

没有选择留在一线城市北京,

而是回到贵阳,

成为了一名教授中国画的大学老师。

顾静画作,局部剪影

性格内向、不爱社交的她,

痴迷画猫,

把作品发到微博上以后,

收获了一大群爱猫的粉丝,

大家纷纷把自己猫咪的照片发来,

希望可以成为她的作品之一。

董桥 录 徐志摩《偶然》绢本,顾静配画

董桥 录 《四九年后的周作人》绢本,顾静配画

几年前,因为偶然的机会,

顾静开始为董桥先生配画,

两个人一直合作到今天,很有默契。

“我通过画画和外界保持着关联,

但它又把我挡在了身后,

没有功利的世界,真好。”

自述 | 顾静 编辑 翔宇

董桥先生书房剪影

今年8月,一条曾举办《当代文人书画》竞价活动,其中就包括了董桥先生的4幅字画作品,当天所有作品都被抢空,最高成交单价¥78960。

最近,董桥先生出了一套“读胡适”系列文件夹(袋),图案以董桥先生抄录的胡适先生诗词、名句为主体,配合画家顾静、陈如冬的绘画,让没有机会捧走董桥先生真迹的人,也能在日常的案头工作中,体会到字画之美。

更令大家好奇的,是被董桥先生“钦点”、为其书法配画的画家,竟然是一位来自贵州的女教师,顾静。

被董桥先生“钦点”的合作画家

2013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松荫艺术请到董先生写了一些书法作品,他们找到顾静,想请她帮董先生配画。

当时,董先生的作品一共有6件,书法和绘画是分开创作的。顾静在深色的仿古绢上画了一些素色的花草,董先生抄录《落花诗》,两个部分最终装裱在一起。当时的顾静非常紧张,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才完成了这个系列的作品。

顾静为董桥先生配画,局部剪影

从最初的书、画分开,到顾静先进行绘画创作,董桥先生再根据她的画配诗、题词,两人至今合作的时间已有6年之久。

顾静说:“我们产生了一种默契,知道什么样的作品会受到对方的欣赏。现在,大多是我先把喜欢的画画出来,董桥先生再配诗、题词。”

她最满意的一幅作品是《鸢尾花》,绘画部分占了宣纸的三分之二。

董先生配了一首胡适的诗:“前度月来时,仔细思量过。今夜月重来,独自临江坐。风打没遮楼,月照无眠我。从来没见他,梦也如何做。”画和字共同创造的诗意触动了很多人。

清华大学毕业,

却跑到贵阳蛰居

顾静出生在贵阳,从10岁开始系统地学习,大学毕业后,画画至今已经快20年了。除了在清华求学的几年,顾静基本都生活在这座西南地区的小城。

“清华博士毕业的时候,导师很希望我可以留在北京。但因为性格比较内向,不爱社交,只要给我一个画案,一张方桌,就可以创作。”

顾静 画 《醉花阴》绢本,2019年

现在,顾静在贵阳的一所大学里当老师,教中国画。她的爱好特别少,平时除了工作,大部分时间都在画画、看书或者旅行。

“也许正是贵阳地域的独特性,恰恰成就了我。我想即便我不是一名教中国画的老师,也会始终保持对绘画的喜爱。”

刚开始工作的时候,顾静一直在画主题性的内容,比如少数民族题材的作品。

2009年,女儿出生,顾静需要每天在家里陪伴她。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创作的绘画内容慢慢发生了变化,开始画一些生活中的小器物,就像一个小孩在摆弄自己的玩具一样,独处却很自在。

画猫成瘾,

微博粉丝纷纷寄来猫的照片

顾静家有个非常大的画案,即便工作再忙,每天下班她都要在画案前坐一会儿,心里会非常踏实、安静。

顾静 画 《一曲相思》绢本,2017年

顾静 画 《幽兰》绢本,2016年

她从2013年开始写微博,在微博上发布的作品,主题主要是花卉植物、文房器物、空荡荡的庭院和猫,可能正是这种很日常、很静谧的感觉,让关注顾静的人变得越来越多。

她痴迷于画猫,最初画的大多是黑色的猫,它们出现在顾静的水墨画上,在山水和云石之间,总是有一双明亮透彻的眼睛,非常灵动。

后来因为家里养猫,可以更加近距离接触到它,对于一个不爱出门、不爱社交的人来说,猫是最容易观察到的对象。

顾静家的波斯猫非常漂亮:“它跟我的性格非常像,安静、守规矩、好奇心不强。它似乎从一开始就知道什么对我是重要的,从来不去碰触它们。至今为止,它没有破坏过我的任何一个画卷、一个茶杯。”

顾静 画 《倦书斋》绢本,2019年

顾静 画 《待清风》绢本,2018年

顾静 画 《无声》绢本,2018年

顾静说自己画的猫是“拟人化的猫”。她喜欢捕捉它们最温情、最憨态可掬的一个瞬间,就像在表现一个人的某种感受。

把自己画猫的作品发布到微博上之后,越来越多的粉丝开始把自己家里猫的照片发给她。顾静会选择一些自己喜欢的画下来,再分享给别人,至今收到的照片不计其数。她说:“这种有选择性的创作,是我观察自己与这个世界的一种方式。”

顾静 画 《相见欢》绢本, 2009年

第一次创作的关于黑猫主题的作品

顾静画的第一张关于猫的作品,是满幅的太湖石。摊开画卷,左下角慢慢冒出一只黑色的、圆圆的、毛茸茸的、只探出了一半身子的黑猫,它瞬间打破了原本宁静的画面。这种触动关系,既存在于粉丝和猫,也存在于顾静和绘画之间。

在瓷器上画画,

吸收生活中的温暖气息

中国瓷器上有绘画这件事情,是非常早期就有的,每个时期的瓷器有着不同的美。比如,元代的青花瓷,最大的特点是层次丰富,纹饰构图丰满;而清代的瓷器,色彩丰富,艳丽照人……

对于长期伏案画画的人来说,尝试在瓷器上搞创作,本来就是一件很娱乐的事情。所以,每年顾静都会空出10天左右的时间,到景德镇画瓷。

顾静说,每次到景德镇画瓷,都觉得自己特别像一个匠人。日出而做,日落而息,全神贯注在这件事情上。对于现代人而言,这是一种极大的挑战。

她选择的大部分器物,都是小而精微的。大概分为两种,一种以文房器具为主,比如花瓶、笔筒、学生多年前为顾静打造的砚台......

顾静 绘 清供香炉

另一类是茶具。家里的画案旁边是顾静平时喝茶的地方,喝茶对她来说,是一种放松和休息,她会在这些茶具上画一些比较可爱、比较有趣味的东西。

“我觉得选择什么样的器物、搭配什么样的画,是一个人的本能。从审美上来说,我会凭着自己的直觉做判断。”

虽然从来没想过自己创作的瓷器会有什么用途,但大多是被收藏了起来。顾静家里画案上的小花瓶、笔桶、印泥盒,包括喝茶的杯子,都是自己画的。她不会在器物上画得很满,做到点缀就很好。

无论是一个人安静的喝茶,还是和朋友一起分享,这些小小的器物,会让人感受到生活中温暖的气息。

现在因为要照顾孩子,不能常常出去写生。顾静就在家里的花园种了各种各样的植物,闲暇时画它们。家里的植物都不名贵,却能自由生长。每一株植物都可以取一个局部,成为她创作的灵感来源。

对顾静而言,在瓷器上的绘画更享受和想要表现的,正是在小小的物件上的“情绪之美”。

画画让人与世界保持适当距离

顾静会把自己的作品归类于中国工笔画。但她并不把画得精细、写实的作品当作优秀的范本。“画画的时候,如果总是想要定义自己会成为哪一种风格的画家,反而失去了乐趣。”

很多人常常以为工笔画一定是非常精细、严谨的,一步都不能错。但顾静觉得,绘画有趣的地方,恰好是这种不稳定性。

北宋画家 郭熙 《早春图》

北宋著名画家郭熙的《早春图》,创作过程中有很多画错的地方,把这种错保留在画中,从其它地方重新画出新的东西,并将错就错地完成,反而让他的作品平添了更多的变化和丰富。这种完美不是刻意人为的,反而变得更高级。

顾静从小就很内向,希望自己能做一个幕后工作者。而现在她的生活就很简单:教书、画画和照顾女儿。

顾静书房剪影

书房是她经常画画和品茶的空间,这里有一张非常大的画案,即便工作再忙,每天下班她都要在画案前坐一会儿,心里会非常踏实、安静。

“很多人因为在网上看到我的作品,喜欢我、认识我,我们在网络上交流,我再也不用面对面告诉别人我是谁。

我通过画画和外界保持着关联,但它又把我挡在了身后。每当进入创作过程,我就会完全忘掉生活中的烦恼,得到一种重复的、专注的快乐。没有任何功利性的感觉,挺好的。”

顾静在景德镇画瓷

Q:一条

A:顾静

Q:为什么每年会选择到景德镇画瓷呢?

A:多年前,第一次去景德镇是机缘巧合。我非常喜欢景德镇这个地方,这里聚集了许多艺术家和匠人。

它有一种很浓厚的工匠精神,白天,每个人都专注在自己的手艺上。晚上,朋友们坐在一起喝酒、聊天、品茶,分享自己对一些作品、对生活的感受。对我而言,这种创作状态的切换,是非常有必要的。

Q:可以简单介绍一下画瓷的过程吗?比如从选择器物到创作完成的大致经过是怎样的?

A:对于在瓷器上进行创作,中国自古就有。我觉得在瓷器上绘画,选择怎样的器物、器型,是需要画家首先做出的一个评判和选择。也是画家对自己想要创作怎样的作品的一个内观的过程。

在瓷器上画画,从客观上打破了我长期在一种“固定”模式上的创作思路。全新的、立体的器物,我会非常慎重地选择它们。虽然两者相辅相成,但不同于其他画家的做法,我会先选择器物,再根据它的形状和材质,选择自己想要表达的内容。

Q:您和不同的文人都合作过,比如董桥先生、扬之水先生……您怎么看待彼此对同一作品的理解和创作关系?

A:在合作之前,其实这几位先生的书我都细致地品读过,我非常欣赏和喜欢他们在学术上的修养和文风。比如董桥先生,文字中透露着很多温暖、很多怀旧的东西。我为他配的画,大多是生活中常见的一花一草,再搭配他比较洒脱、轻松的文字,呈现的常常是画和字浑然一体的感觉。

而扬之水先生的字非常娟秀,选择以器物为主的作品,画也是工整、小巧的。

Q:很多绘画、瓷器作品,大多被用于收藏。您怎么看待这些被收藏的器物的价值?

A:绘画艺术在中国文化的整个发展历程中,占据着非常重要的地位。我觉得绘画,是人转换自己的思维,对人生、对社会的一种体悟。绘画对于中国人的生活,像是把一个人的心境和精神相互转化的媒介,更能够体现“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特点。

绘画、瓷器作品被得到珍藏,对于艺术家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认可。包括传承某个时期的文化、记录当代人的生活。对我而言,更希望自己的艺术作品,能够在每个人的日常生活中得到使用,时常想要见到它。

部分照片提供:顾静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