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游

每座城市都有个“中央公园”梦?

每经记者:朱玫洁 每经编辑:刘艳美

退休后的马云,一点也没闲着。

最近,马云公益基金会向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慈善总会捐赠1亿元人民币,用于西溪湿地环境保护。捐赠仪式上,马云又给杭州许诺了一份“大礼”——要“将西溪湿地打造得像纽约中央公园一样”。

即便从未去过纽约的人,想必对纽约中央公园也不会感到陌生。

马云有句名言:“梦想总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其实,不止杭州, 据不完全统计,包括苏州、青岛、济南、重庆、成都、武汉等城市在内,都已建设或在建、规划自己的“中央公园”。

这些“中央公园”的共同特点,就是规格高、面积大,有城市在全球招标设计团队,也有城市打出“亚洲第一”等旗号。在当地媒体的报道中,不乏“对标纽约中央公园”“媲美中央公园”“xx自己的中央公园”等说法。

当生态宜居日益成为城市的共同追求,“中央公园”似乎正成为衡量城市发展水平的一大标杆。那么,纽约中央公园魅力何在?它真的适合所有城市吗?

纽约中央公园 图片来源:摄图网

热潮

鸟瞰曼哈顿,一幢幢拔地而起的摩天大楼中,有一片近4平方公里的绿洲,格外引人注目。这片绿地上,掩映着剧场、动物园、喷泉、草坪……本地居民拖家带口来这里散步放松,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则忙着拍照留影。

这个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闹中取静的地方,便是纽约中央公园。它于1873年建成,距今已有146年历史。

当下,中国许多城市建设的中央公园,亦是希望能在经济发展与生态宜居之间取得平衡。

而这些中央公园首当其冲的特点,就是体量可观

比如,2013年5月建成开放的重庆中央公园,占地面积1.53平方公里,南北全长2.4公里,被称为“继纽约中央公园、伦敦海德公园之后的世界第三大城市中央公园”。

2018年1月1日,青岛西海岸中央公园举行开工仪式。公园规划面积330万平方米,当地媒体在报道时也称,其“建成后或将成为亚洲最大、世界第三的城市中央公园”。

今年9月,合肥中央公园举行开工仪式。公开信息显示,公园景观和绿地面积共约782.67万平方米,号称“世界最大的城市中央公园”。

如此大体量的公园,早已超越一座公园本身的意义。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说代表了一座城市的“脸面”

此前,安徽方面就提出,建设合肥中央公园的宗旨,是“使之成为充分体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理念的代表之作,成为留给子孙后代一块‘幸福绿肺’的情怀之作”。

也是因此,不少中央公园都位于城市重点发展的核心地带,比如重庆中央公园就位于重庆两江新区,合肥中央公园位于合肥滨湖科学城,西溪湿地保护项目则位于杭州未来科技城。

不仅如此,许多中央公园都布局了重量级CBD、文博机构,公园附近也有中高端住宅。比如合肥中央公园将迎来安徽国际文化艺术中心、安徽省歌剧院、摩天轮。重庆中央公园则入驻有30余家政府及事业单位,被视为重庆城市第三次“北移”的中心。

理念

纽约中央公园为何会成为城市规划领域的经典之作?这还得从纽约的历史说起。

北京大学景观设计学研究院副院长李迪华告诉城叔,纽约曼哈顿建设之时,当时的世界城市规划理念直接来源于中世纪的城市模型——这类城市设计只有广场,没有公园,城市建成区部分非常密集。“即便是现在,纽约也属于典型的小街区城市,拥有高密度路网、高建筑密度、高容积率。”

待到中央公园开始规划建设时,纽约已步入工业化时代,公共生活、户外生活正逐渐成为市民生活方式的重要组成部分。尽管此时纽约中央公园所在地仍属远郊地带,但其建造者奥姆斯特德(Frederick Law Olmsted)与沃克斯(Calbert Vaux)预判,城市未来也将扩张至此处,并希望提前为城市预留一块公共自然空间。

他们的设想是:“公园四周的大楼,即便高得比中国的长城高两倍,设计也可以保证在园里,看不到这些大楼。”

在后来曼哈顿的城市扩张中,这种前瞻性眼光、自然人文情怀,为当地居民存留下这处唯一可以见到自然风光的地方,中央公园也成为纽约“中心的中心”。

可以说,今天的纽约中央公园,最吸引人的不是自然山水,而是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不是精妙的设计布局,而是城市发展不以眼前利益牺牲自然生态为代价的核心精神。

生态宜居的理念,当然值得学习。这正是中国许多城市在建设中央公园时的考虑。

不过,在李迪华看来,纽约中央公园很美,但并不代表纽约人的体验都很好。毕竟,纽约除了中央公园,其他地方绿地、公园很少,很多纽约人想晒太阳,就必须跑到中央公园去。这种“稀缺性”,也是中央公园意义非凡的一个原因。

“但我们的城市和纽约当初的建设情况不同,我们很多城市当初就规划建设有城市公园、社区公园等绿地体系。是否仍需向纽约那样,在城市中心供给一个超大面积的公园,这笔账还值得多计算。”李迪华说。

取舍

公园重在“公”字,其诞生之初便是都市现代性的一个标志。

随着城市发展节奏日益加快,公园在钢筋水泥的现代都市中俨然已成为“奢侈品”。19世纪中叶,欧美地区出现专门为公众游览设计的公园。1905年,在无锡,由一些名流士绅倡议并集资形成中国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公园。

当下,我们站在高质量发展的节点上,在越来越多城市重视公园建设、重视城市生态的时代,更有必要对什么样的公园才是好公园,展开思考。

答案或许有很多种。在李迪华看来:“ 如果对居民来说公园‘10分钟可达’全覆盖、‘5分钟可达’50%覆盖,那我们的城市就非常幸福了。”

李迪华告诉城叔,公园作为一种基础设施、一种公共服务,“普惠”是其最根本的建设目标。

实际上,今年年初的一份重磅文件,就格外强调基本公共服务的“普惠共享”“就近就便”。

今年2月,国家发改委、住建部等18个部门联合印发《加大力度推动社会领域公共服务补短板强弱项提质量 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行动方案》(下称《方案》),其中提到“补齐基本公共服务短板,加快实现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根据《方案》,到2022年,覆盖全民、普惠共享、城乡一体的基本公共服务体系不断健全,就近就便、高效快捷、便民利民的公共服务体验不断改善。

从这个层面来看,在纽约与中央公园齐名,而形式截然不同的佩雷公园,也引起中国城市的注意。

佩雷公园面积仅有390平方米, 在繁忙的街头为市民提供一小片休息活动的天地,被称为是“口袋公园”鼻祖

当下,北京、上海、南京等城市正在建设这种街边的小公园,成都、青岛对口袋公园也多有重视,有所规划。成都甚至更近一步,开始探索公园城市——从“城市中建公园”,转变为“公园中建城市”。

李迪华认为,不必刻意追求中央公园还是口袋公园。“我们真正要做的是实事求是研究自己的城市,到底老百姓喜欢什么样的生活?根据不同的需求,把居住区公园的绿地建设好,把办公区里的绿地建设好。”

每日经济新闻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