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原创 贾康对话诺奖得主马斯金:中国的资本非常充足,但未来经济发展需更多资金来源

金融如何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推动经济保持高速增长?10月18日,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贾康与诺奖得主埃里克·马斯金在2019中国银行保险业国际高峰论坛上,进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对话。

马斯金表示,如果银行用拆借的资金去进行放贷,一旦最初的借款方出了问题,整个金融体系都会连锁的陷入危机中,所以必须要有适当的监管。

“但不幸的是,我们可以看到好了伤疤忘了疼,忘记了监管的重要性。所以我现在很担忧,随着时间不断的演进,我们会忘掉以前非常惨痛的教训,希望危机不会再次发生。”马斯金说。

马斯金还表示,中国的杠杆率现在已经高到一个危险的地步,而资本化可以有效缓解高杠杆。但是我们只能对现有债务进行资本化。另外在去除高杠杆中,还可以通过扩大资本来源来实现。

马斯金称,当前中国的大部分借款来自于银行,股票市场还不是非常成熟,并没有在融资方面发挥和银行同样大的作用。我们还可以通过私募资金等方式在私有市场中获得资金,从而得到更长足的发展。

他强调,中国是一个非常富有的国家,资本充足,问题是我们要找到一个更好地利用资本的方式,让它能够产生更高的生产效率。

贾康:金融在服务实体经济时出现了一些脱实向虚的问题,您怎么看?

埃里克·马斯金:从经济学家的角度,所有这些金融危机有一点共同之处,就在于往往杠杆率太高了。

我在这里所讲的杠杆率是指银行,或者是其他的非银行金融机构,他们在把钱贷给创业者或者企业家时,并不仅仅是自有的资金,还包括借来的钱,通过杠杆的方式来进行放贷。

首先我想强调的是在现代世界,金融毫无疑问发挥了非常重要的角色,现代世界很大程度上的进展是由企业家、创业者推动的,他们有新的想法,通过所投放到市场当中的产品和服务来推动整体社会的经济进步。

但是企业家们并没有足够的资金来做到这一点,所以,这也是为什么金融行业非常关键。另外,金融机构在对创业者提供资金时,也会评估,会给有好想法的企业家进行投资。

但是对银行来说,他们并不总是有足够的自有资金来去投资,所以需要从其他银行那里去拆借,从其他投资者那里募资,通过放贷的方式给企业家提供资金支持。

这就是为什么我提到“杠杆”这个词。杠杆其实是可以发挥良好作用的,促进经济增长,因为可以使银行通过杠杆的方式去放大它的能力,支持更多的企业家。但是我们看到银行放贷的时候有一定的风险,有些情况下连本都收不回来。

如果一个银行在放贷的时候使用的是杠杆,用借来的钱去放贷,借来的钱最后又没有办法收回来,不光是放贷的银行会陷入麻烦,其他银行可能也会陷入资金问题。从这个角度来说,会产生一个所谓的锁链效应,整个金融体系可能会处于危险当中,甚至对很小的实体经济的行业,都会出现这种风险。

从一定角度来说,银行不可能为这个影响负责任,如果想预防这种金融危机的发生,必须要有适宜的监管。

什么是监管呢?是政府所采取的行动,把它称之为监管,或者政府机构的规章制度,确保在这些监管措施下杠杆率不会失控。

在金融危机发生以后,我们看到在美国,在欧洲,都有很多的影响,于是政府开始采取措施,尝试去进行去杠杆。但不幸的是,我们也可以看到好了伤疤忘了疼,总有一天会彻底忘了监管的重要性,所以我现在也很担忧,随着时间不断的演进,我们会忘掉以前非常惨痛的教训,希望这个不会发生。

贾康:您所观察的中国现在的高杠杆率和去杠杆的问题,在这方面您有什么点评和提出的建议?

埃里克·马斯金:我非常认同您的观点,中国的杠杆率已经高到一个危险的地步,其中有一个方式能够缓解或去除高杠杆,那就是资本化。

目前只是对现有的债务进行资本化。资金的数量不变,如果把这个量降下来,可能会降低企业的活力,我们不能那么做,所以只能对现有的债务进行资本化,这是一套好的方案。

此外,我们要扩大资本的来源,现在大部分借款来自于银行,我们有股票市场,但是还并不是非常成熟,并没有在融资方面发挥出和银行同样大的作用。而且我们可以通过私募基金等方式,在未来几年大力支持私有市场的发展,这样才能确保中国的经济向前发展。

中国是一个非常富有的国家,资本非常充足,问题是我们怎么样去利用好这个资本,让它能够产生最高的生产效率,生产力。

贾康:我们在去杠杆操作过程中遇到了疑惑,按照去杠杆的取向,严格控制融资活动,使得贷款的可得性一压再压。现在似乎在防范风险,却把创新活动的可能性一起压低了,带来新的风险是什么?是现在中国经济在转化过程中,必要的一些速度并不能得到保持,会更多的体现出下行压力。我们想追求的活力却不能在这个中间,在所有的去杠杆的过程中能够有一个替代,您怎么看?

埃里克·马斯金:其实在这个观点上,我们也有很多所见略同之处,尤其是提到在未来经济的成功,中国必须去找到更多资本支持,通过传统的银行系统可以做到,但是政府需要允许其他形式的融资行为的存在,包括外资。

当前中国进入到了新的阶段,很多过去针对外国投资,外资企业的障碍会被逐渐的放松,我觉得从这个角度来说,情况是朝着正确的方向去发展。(编辑/古双月)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