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原创 那些年在电视前守着动画的我,也是个爱做梦的少年 | 狐狸笔记

这是搜狐文化第10期狐狸笔记

随着动画电影《哪吒》的爆火,不少观众重拾对动画的回忆。如今我们走进电影院或者打开手机,瞬间就可能被海量的动画淹没,但对于20年前的孩子来说,却有着“一片难求”的奢望。那是一个全民荧屏的时代,也是中国电视译制动画片的黄金年代。

那些年总是要等到看完动画片,才知道功课只做了一点点;那些年每天守在电视前的我,还是个爱做梦的少年,男孩们梦想用英雄的方式拯救世界,女孩们希望走进住着公主的童话,那是一个时代的共同记忆,是中国人空前绝后的集体共鸣。90后、80后、70后,还记得陪你一起长大的动画片吗?本期狐狸笔记,跟着关中阿福,找回属于我们的“童话往事”。

关中阿福:童话往事工作室主编,中国电影评论学会动漫游戏专业委员会理事,《童话往事:中国译制动画片(1979-1987)》《童话往事:中国译制动画片(1988-1992)》总撰稿。

以下为关中阿福口述,由搜狐文化整理:

八年磨一剑:中国译制动画片“编年史”

1978-2000年是中国的荧屏时代,这是中国人最美好的一段回忆。也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其中,影视剧、春晚,甚至也包括以美影厂为主的老动画片,都有过回顾与盘点,唯独70后、80后的海外动画片追看潮,从来没有人系统的回顾过。

最初,这件事只是作为我个人的兴趣和爱好,去国家图书馆查查当年的报载资料,然后和朋友们把这些收获发表在网络上,写成一篇篇的博客,没想到后来引起了出版社的注意,最终促成了这场长达八年的创作历程。

关中阿福、罗星海 《童话往事:中国译制动画片(1979-1992)》 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 2017年10月

童话往事从主线上来说,是严格按当年动画片引进播出的时间顺序来收录与排序的,相当于“编年史”。从单篇文章来说,主要分为三个部分:该片在原产国诞生制作发展的过程,如何引进国内并进行译制的,播出后引起了什么样的反响。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我们都是采用的最笨的办法。

首先,自己或请朋友到全国的二十多家图书馆去查当年的电视报,上面有每部作品的精准播出时间。

电视台储存的珍贵录像带资料

其次,自己或请朋友去国家音像资料馆、上海音像资料馆、北京电视台、广东电视台、广州电视台等,以及十多家电视台去调取当年的录像带资料,主要是通过片头片尾的字幕搞清参与引进译制这些作品的电视工作者和配音演员的情况。

再次,自己或朋友对相关的历史见证者和亲历人进行见面、书面、电话的采访,并向前辈们借取借阅当年的照片、物件等。

中国译制动画片资料

最后,到这些作品的原产地去采购一些原版的图文或音像制品,搜集整理资料。

我们的主创团队是四位,我负责统筹整个项目,主笔撰写和修改文字,采访相关人员等;罗星海老师主笔撰写文字,搜集整理海外的相关资料,包括图片与文字;李翔老师负责书整体的装帧设计、内页的排版美化,特别是两卷书的大幅插画都是他完全手绘的;林翔老师负责各类视频的整理、研究,部分文章的撰写,以及部分插图的创作以及修补。

惊喜与遗憾并行:不能遗忘的幕后英雄

惊喜实在太多!比如居然能采访到心心念念的李真惠老师。

李真惠老师和《阿童木》

她是当年《铁臂阿童木》《森林大帝》《尼尔斯骑鹅旅行记》的译制导演和主配。而且一采访就是四次,从而为我们打开了采访的大门,后面的130多位老师的采访,其实都是从这里开始的。

为《非凡的希瑞公主》一片中“希瑞公主”配音的郑建初老师

为《布雷斯塔警长》一片中“变形马”配音的胡连华老师

为《国王与小鸟》一片配音的上译老师们

困难的事也挺多的。很多图书馆在新建翻修,老馆就封闭了,好多报纸都没办法查,有的一等就是两三年。很多老师,想采访但始终找不到,非常让人着急。比如为《恐龙特急克塞号》中女一号阿尔塔夏配音的贾珊老师,她去日本二十多年了,我花了两年时间才找到她。

如今的贾珊老师

遗憾的事也不少。有些老师我们想采访时已经去世多年了。有的老师接受了我们的采访,但却没有等到书出的那一天就去世了,比如为《堂吉诃德》一片中男一号堂吉诃德配音的王玉立老师,他也是八六版《西游记》中托塔李天王的扮演者。王老师当时不仅欣然接受采访,他还把珍藏多年的当年配这部片子的照片也给了我们,上面还有杨绛先生的身影,她是这部片子的文学顾问。

1985年《堂吉诃德》部分译制人员在北京电视制片厂的合影:后排左一王玉立,前排右三为杨绛

有一部动画片叫《小妇人》,是根据美国同名经典小说改编的。上世纪80年代后期由广东电视台引进,后在全国播放。但非常可惜,我们至今都没找到这部片子的录像带下落,至今是谜。所以在书中,关于这部作品的译制情况也是语焉不详。至今,我们仍不得而知。全书的正篇就这一篇的总结有欠缺,因为资料不全,甚为遗憾。

荧屏时代:中国人空前绝后的集体共鸣

因为当时的娱乐生活相对单调,电视业也不是很发达,几乎每家都收的是三个频道(央视-省台-市台),全国观众看的内容几乎一模一样,尤其是1992年小平同志南巡之前。所以,这可以说是中国人空前绝后的集体共鸣。

1979-1992年间中国译制动画片形象合集(部分)

比如,有很多词汇都是通过动画片才知道的。《变形金刚》里的“氖射线”《麦克瑞一号》里的“远距离传真”《恐龙特急克塞号》里的“白垩纪”“蛇颈龙”

还有一些历史著名人物、一些重要的发明发现,比如照相的原理,青霉素是怎么发现的,都是从这些动画片里看来的。

我们那时候不像现在的孩子,接触知识的渠道太多了。他们很难说清,哪个词汇、哪个知识点是怎么获得的,而且即使记得,可能也不会是一种集体回忆。

还有一类回忆是关于观看动画片过程的集体记忆。

比如90年世界杯,半夜中场休息,当时基本上所有的台都没有图像了,只有中央二台还在传播新疆台的节目。当时正在放维吾尔语版的《宇宙的巨人希曼》,非常有趣。

《宇宙的巨人希曼》

又比如,1992年3月22日下午6点多,中国第一次现场直播澳星发射,结果这第一次发射就失利了,火箭没起来。

发射失败的“澳星”卫星

当时我们作为孩子,不仅不沮丧,还有点“幸灾乐祸”,因为当时原本央视是要放《猫和老鼠》的,因为转播射澳星发射,所以没有放这部动画片,很让小朋友们恼火。现在想想,也挺可笑的。

《猫和老鼠》

从译制动画的“走进来”看国产动画的“走出去”

美国和日本是当今世界上最发达的两个动画大国,但你细研究他们的发展历程,你会发现,他们的原创建立在大量的兼收并蓄,以及国际合作的基础上。我们不能总说要搞民族动画,刻意追求所谓的独立性和原创性,其实这就是形而上学,闭门造车了。在全球一体化和国际分工协作的大背景下,走开放式合作之路,从各国各民族的文化遗产与最新成果中大胆的汲取营养与灵感,是非常必要的。

手冢治虫童年受万籁鸣《铁扇公主》的影响走上动漫创作之路,他最后一部动画作品就是《我的孙悟空》

研究这些海外老动画作品、动画人、动画公司,不仅让人感叹,真的是没有谁能随随便便成功。这些表面上给我们光鲜亮丽的动画制作人和制作机构,都经历过无数次的失败,甚至赔上身家性命,才有了那可能只是瞬间的高光时刻。这些都需要时间,所以我们的本土公司得有耐心,得慢慢来,大胆地走出去。

希望国产动画真正能树立起品牌意识,这话说起来空,但其实有很多细节,我们至今都做得不好。比如作品片名的艺术化、商标化处理,比如片中主角或团队的标签标志的符号化设计,这些方面我们的视觉设计和营销意识还比较弱,只想喊一声加油!

不忘初心,恢复当年的纯真与快乐吧

在如繁星一般的中国译制动画中,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儿时最喜欢的那部,如果让我来挑选,我可能会选以下几部:

1、《铁臂阿童木》(第一部长篇译制动画片)

2、《聪明的一休》(地方台第一部长篇译制动画片)

3、《小不点》(小学生配音的经典之作)

4、《米老鼠和唐老鸭》(译制动画片的里程碑之作,董浩和李扬老师的配音绝了)

5、《小飞龙》(台湾地区的经典配音之作)

6、《太空堡垒》(成人向科幻史诗风格动画,译制动画片配音的巅峰之作)

7、《天空战记》(香港地区的经典配音之作,罕见)

除了已经出版的《童话往事:中国译制动画片(1979-1992)》,我们还完成了《变形金刚》引进中国三十周年的《变形金刚·时代》一书;目前还有两部即将出版的《希曼与希瑞经典动画之旅》《忍者神龟视觉进化史》;接下来,我们还在筹划《克塞号引进中国三十周年》《特种部队玩具大百科》《机器引进中国三十周年》等新书及衍生品。

下一阶段的出版计划

对这套书和我们未来所做的内容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关注一下我们的公众号 “70后80后的童话往事”

最后,给还在看动画片的大朋友们送上一句话吧——不忘初心,恢复当年作为小观众观看动画片的那种纯真与快乐的心态与心境吧!

图片来源:蹦迪班长

(文 / 关中阿福,编 / 俎燚楠,审 / 任慧)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