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原创 “花4000元见赵忠祥” 名人晚年捞金合法就行

4000元见赵忠祥,解锁一项娱乐圈新产业

文 | 令狐卿

近日,某机构自媒体采用了暗访的形式,通过中介,花费四千元与央视前主持人赵忠祥会面合影。自媒体将整个过程写成了一个猎奇文,读者对赵忠祥收费合影、乃至于收费为微商代言的事看法不一。相较起来,理解的人比反对的人多,感慨的人比愤怒的人多,可见社会对名人的自我经营还是很宽容。

具体到那篇暗访记,主要还是流于表面和过程描写,在表达上不乏揶揄的意味。赵忠祥选择广电总局家属区的单元楼下完成本次收费合影,中间夹杂着讨价还价的懊恼,对穿着艳丽的女性合影者相当警惕,呵斥“保持距离”,等于是将出售个人品牌的粗暴过程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拍摄中的赵忠祥及经纪人、合影团成员等 来源:娱理工作室

赵忠祥作为央视老资格的主持人,他主持的《正大综艺》、配音的《动物世界》在荧屏内容贫瘠的年代,伴随着几代人的成长。他成为中老年人群追捧的一代名人,也是可以理解的。而赵忠祥善用这种知名度,与中老年人合影、为微商打广告、录制祝福视频,在粉丝经济中也是很常见的供求行为。

自媒体的暗访除了重点描摹赵忠祥的收费模式,还涉及到李琦等“老同志”“老明星”,他们在职业生涯结束或星途末路之后,同样接受中老年受众的付费社交——像美国前总统、英国前首相以及大队的诺贝尔奖获得者所做的那样,在眼球经济中淘金——尽管赵忠祥老师收费低廉,但性质上并无不同。

2012年09月07日,湖南省长沙市,第九届中国金鹰电视艺术节开幕式晚会举行, 赵忠祥、倪萍 来源:视觉中国

对于央视主持人代言广告、参加商演等,曾经相当红火,以致于发生了一些虚假代言的情况。后来央视出台规定,加以约束。赵忠祥作为退休人士,即使不能不听组织的告诫,但相比在职主持人,想必掌握更多的自由度。无论是他还是经纪人,都看到市场中有这份需求,利用起来营利,不见得在道德上就矮了下去。

自媒体花费4000元完成一次暗访,收到许多阅读,也算是花了小钱却收获了很高流量。这笔对买卖双方都划算,比那些靠刷粉、刷评论、虚报流量搞营销声势的公司不知要高到哪里去了。同样,赵忠祥的自我经营只收钱,并且童叟无欺,比饭圈里普遍洗脑、强制对明星表忠心的,更不可同日而语。

77岁赵忠祥与友人聚餐写“福”字大展书法才艺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名人自我经营、网红营销的整个生态中,赵忠祥的做法既不出格也不激进,据说他还根据市场变化调低了合影收费的价格,从过万元降低到数千元,营销上讲究实际,收费上讲究落袋为安。外人大可以同情他,甚或讥笑他“落魄”,老态龙钟还出来搵食,但在生活压力前,似乎谁也不好站在道德高地上。

当然,一旦涉及到经营行为,赵忠祥也会遇到潜在的风险。像这次被自媒体“算计”,也是自我经营方式中不好掌控的险情之一。除此之外,还出现了他是否缴纳个税的追问,在名人营销暴露于大众舆论场后,税务部门通常会主动审视,在大家都在围观赵忠祥的花边新闻后,税务稽查人员只怕将闻风而动。

是否完税,是否合法经营个人名牌,这些都是赵忠祥及其经纪人要对税务、工商解释的问题,属于私人财务问题。如果非要说赵忠祥的代言与大众有什么关联,大概是说别代言虚假产品,不要误导消费者。大的品牌广告商会对标法律,但那些给微商站台、带货的,监管缺位,主要靠买家辨别真假,名人在这块的代言确实要有法规、道德的自我审查。

总之,与微商收费合影,搞付费社交,录制有偿代言视频,已经是赵忠祥这些过气名人所剩不多的自我经营方式。不管是经营规模,还是营销方式,他这些盈利模式都无法与网红时代的大型IP相提并论。收起心酸或刻薄、收敛毫无必要的同情,赵忠祥只要经得起税法工商的追问,他的收费就无可指摘。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