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原创 约谈讲农村教育问题的女教师 是解决事还是解决人

文丨杜虎

湖南永顺县山村小学女教师李田田日前写了一篇公号文章,反映她亲历的农村教育怪现状,包括为了迎接考察、评选,组织学生停课打扫卫生,指派教师放下教学工作去扶贫等。

李田田此前发布的公号文章

10月15日深夜十点多,李田田发朋友圈寻求紧急帮助,称县教育局长让她连夜赶去说明情况。事情发展陡然间急转直下,李田田老师的职业遭遇令人关切。

李田田在朋友圈发文求助

李田田老师是小学语文班主任,文笔流畅,她自称是以文人的角色反映不正常的基层教育现状。在这些怪现状中,农村小学师生疲于应付上级的形式主义,“让学生劳动……一天三四次(搞卫生)”,学校深夜开会不是为教育,而是商量如何扫地、通过检查。老师加班到凌晨两三点,准备扶贫和教育检查材料。

在文章结尾,李田田发出沉重的天问:“明天,谁来真正关心那群孩子的教育?”对农村教育的荒谬之处,李老师满心愧疚:“但愿我们这样活着,不是浪费生命,亵渎灵魂,是有意义的!但愿我,不会因为社会的现实,而变得麻木不仁。”

这篇反映农村小学问题的犀利文章,为这位湘西土家族老师李田田带来了麻烦。网上有李老师的朋友圈截图,她讲述了事态最新进展:在她拒绝深夜赶赴教育局说明情况后,县教育局领导带队赶到李田田所在的宿舍,拿出县里针对她所反映问题的材料,要求她在这些答复文件上签字表示同意,并“承认自己目光短浅”,否则这事没法完结。

目前这是李老师单方面的说法,县教育局方面还没有给出官方回应。若李老师说法属实,那可以确定的是,她在发文后遇到的一切,是教育局应对突发舆情的动作。李老师的文章引起网络共鸣,演变成舆情事件,激活了永顺县的某种防御机制。李老师现在的角色,已经从人民教师转变为教育局竭力解决的问题对象。她徒劳地解释写作的初衷,试图将上司的焦点转移到解决问题而不是对付她。

网上流传的李田田的朋友圈截图

教育局与李田田老师之间的互动,究竟是自上而下的压迫,还是出于善意的沟通,这个尚待县教育局或者市一级的解释。但李老师确确实实感受到了恐惧,这是一种因为讲真话而被快速孤立、被教育主管全力当成矛头所向的恐惧。在这些恐惧背后,是她会否被开除或者遭到打击报复的担忧。

假若如李老师所说,县教育局以最快速度于凌晨12点找到李田田,那这是有恐吓之嫌的举动。按理来说,教育局当下最应该做的工作,是对李田田老师反映的问题作出实事求是的处理:证实李老师的说法是否属实;属实的话,则减少那些形式主义的检查,让老师从不相干工作中解脱,让师生回到教学相长的正常状态,才是教育局的职责。

李田田的文章之所以引发共鸣,是因为她反映的乡村教育问题,在其他地方也普遍存在。不仅要应付各种形式的检查,还因为基层政府人手不足,乡村教师成为了公务员系统之外的替补力量,承担一些和本职不相干的事,教学工作受到严重干扰,很多老师是敢怒而不敢言。

然而,作为教育主管机关或上级部门,看不到这些老师的苦衷,看不到农村教育本该解决的师资、软硬件、教学氛围建设等切实问题,不是殚精竭虑如何完善、改进,而是大搞检查运动,编造材料中的“进步”,为畸形的政绩服务,而不是为人奋斗。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李老师向深受错位的教育政绩观影响的人提出批评,是永顺县启动社会监督和内部省视的机会,不应该成为官方棘手的“靶子”和冒雨赶赴山区想要压服的对象。如果教育局能将更多的精力放在改善教育现状方面,农村教育可能还是大有希望的。

李老师说,她已经明确拒绝在教育局的说明书上签字,但她也表示,“拒绝任何回复”“不再发声”。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我们则无比遗憾地看到,一个最痛心、最关心农村教育的基层教师被迫噤声。但是,李老师反映的那些问题依旧没有人真正地在乎,离开形式主义,还怎样发展农村教育呢?李田田仅仅是摆事实讲道理,就面临恶劣遭遇,外界又岂敢期待更多?

当然,不排除李老师的文章也有瑕疵,也有不准确的地方。毕竟基层现实的复杂程度有时候超出想象,个人站位不同,看到的风景也有差别。但从那篇文章行文以及李老师的解释来看,她的善意很明显,是希望为乡村的孩子尽一份心力。即便有些事实出入,也不妨予以宽容,不能抓住细节去打压她,而是把更多精力用于解决现实存在的问题。

总之,李田田老师以赤子之心为农村教育现实鼓与呼,她理应收到教育系统最大程度的尊重和善意。确保李田田的工作不受此次风波的影响,收回那种李老师“让县里造成巨大损失”的不实之词,挽回外界和本地教师队伍的人心,真正关怀农村教育,才是当地教育局要做的事。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